荆棘葫芦内的警报瞬间解除,鼍龙的神态也重新变得从容镇定。它仔细地审视着刚才墙壁上那些冒出箭头的地方,现在居然全部堵死了,没有留下一点缝隙。

    “不用说,又是那愚蠢的植物在放完冷箭之后,迅速把全部洞口用荆棘封死。”鼍龙自言自语道。

    荆棘女王看自己放的冷箭全部落空,气哼哼地念咒把箭全都收了起来。她以为故意逗鼍龙说话,它就会分心,没想到这阴险狡诈的鼍龙一只耳朵听她说话一只耳朵听箭头冒出来的声音,两边都没耽误。看样子指望用利器偷袭它肯定行不通,就像它说的那样,它有龟壳做盾牌,管你再锋利的武器,它往龟壳里一钻,你就一点办法都没了。

    麝月公主小心翼翼道,“那个,荆棘女王,刚才我们都以为你会偷袭成功了呢。”

    梁景胤道,“是啊。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荆棘女王咳咳两声,“这半天,你们也知道那鼍龙有多狡猾了,它可没那么容易中招,否则我也不会跟斗了这么多回合了。”

    鼍龙则心情大好,朗声道,“愚蠢的植物,不用对我放冷箭,这招对我是不管用的。我知道人类有句俗语叫做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招对我没用,因为我生来就带着最好最结实的盾牌,可以抵挡一切冷箭暗箭的伤害。那植物,恭喜你,再次失算了。”

    荆棘女王冷哼一声,“可笑的驼背龙,你那丑陋的龟壳就是你的救命稻草,请问,遇到危险,你除了立刻缩进你的龟壳里躲起来,还有别的本事没有?”

    荆棘女王的话当然很刺耳,鼍龙听了不但没生气,反而哈哈大笑,“是的,那植物,你说的没错,我的龟壳就是我最好的盾牌,我的救命稻草,我的一生中有无数次遭遇险境,全是靠着我的龟壳才能顺利脱险。所以我从来不会觉得它难看,因为做为一个保命的盾牌,我觉得它简直太完美无缺了。刮风下雨的时候,我可以躲在里面,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也可以躲在里面。最最有用的是,遇见讨厌女人的时候,我也可以躲在里面,比如说你。”

    荆棘女王冷笑道,“看来我是该羡慕你天生一个这么丑陋无比的大乌龟壳了?”

    她故意把乌龟壳三个字加重语气,既然在实际上没有算计到它,嘴头上侮辱它一下也好,荆棘女王就是不希望看见它开心。

    鼍龙果然气得咆哮一声,“愚蠢的植物,闭上你的鸟嘴,你整出这破荆棘房子就想关住我,你想的太天真了吧?看我现在就做法烧了你的破房子,我看你再嘚瑟!”

    荆棘女王毫不示弱,“没有任何火焰可以烧掉我的房子,因为这房子是由荆棘血尊变化而来的。”

    “是吗?那植物,你的愚蠢盲目的自信,一直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现在是该用我的紫色火焰来检验你所谓的荆棘血尊的时刻了。来吧,迎接挑战吧!”

    鼍龙说罢,立刻默念咒语。

    一个紫色小球立刻从它嘴里飞出来,停在它的掌心。

    紫色小球腾地一下子幻化为一团紫色火焰。

    这时候,鼍龙把一只爪子伸进嘴里,用獠牙狠咬了一下,也许是因为它咬得太用力,鲜血一下子喷出来,于是,它把鲜血滴到紫色火焰上。

    紫色火焰上滴了鲜血之后,色彩变得更加艳丽更加刺眼了。

    紫色火焰受着鲜血的影响,颜色也似乎也带了点绛色。

    荆棘女王见了不由地大吃一惊,“啊?阴险狡诈的驼背龙,你居然用自己的鲜血来喂紫色火焰?”

    鼍龙冷哼一声,“愚蠢的植物,这又是你的植物思维导致你说出这么奇怪的言论。既然你都能用鲜血把你的荆棘至尊变为荆棘血尊,我怎么就不能给自己的紫色火焰喂点鲜血呢?你能做的事我为什么不能?”

    荆棘女王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不过她的脸色很不好看。

    风如初道,“小白,你怎么看?”

    骷髅头道,“主人,依我看,荆棘血尊或许能对抗紫色火焰,可是加了鼍龙鲜血的紫色火焰,我可就说不好了。”

    风如初点头,“嗯,任何加了法师本人的鲜血的法器和法术,伤害和攻击度就会增加好几倍。”

    荆棘葫芦内的氛围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荆棘女王怒视着鼍龙,琢磨着如何打败这个庞然大物,鼍龙则看上去悠然放松,实际上,它体内的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它死盯着盘踞在对面球形房间里的荆棘女王,生怕她有哪一个动作或者眼神被它忽略了。因为它知道,双方对战的时候,任何一丝一毫的疏忽都会导致送命。尽管已经活了很久,鼍龙还并不想把自己的命送给任何人,至少不会送给眼前这个令人作呕的植物。

    鼍龙对着掌心的紫色火焰吹了一口气,诡笑道,“来吧,我可爱的紫色火焰,去烧这间愚蠢的房子,烧光它!”

    紫色火焰像是听懂了它的话,立刻噗地一声从它掌心飞出去,扑到球形房子的墙壁上去。

    轰地一声,球形房子瞬间着起火来,火光熊熊,四周全是荆棘燃烧发出的哔哔啵啵之声。

    荆棘女王见状,脸色一沉,默念咒语。

    只见那被紫色火焰灼烧的地方又有新的荆棘长出来,而且长出的速度还奇快,真乃紫色火焰烧不尽,咒语一念转眼又生。

    鼍龙哪里肯罢休,当然继续念咒,指挥紫色火焰猛烧。

    荆棘女王和鼍龙,一个念咒让荆棘迅猛生长困住鼍龙,一个念咒要烧掉这荆棘房子,以便破了这阵法。

    两个高手忙活了半天,依旧是维持原样,烧的刚烧掉一点,那边就赶紧念咒给长出来了。

    烧的烧,长的长,可是谁都没打算放弃,于是,两个妖怪继续念咒,然后,整个过程就这样周而复始,无限循环。

    可是这边烧,那边长的,何时是个头啊?

    难道就这样一直无限地循环下去吗?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