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如初看见那裹着紫色火焰的紫蟒,立刻惊道,“小白,这下子惨了,荆棘女王本来打算让血蟒喷潭水来浇灭紫色火焰,没想到,潭水反而成了助燃剂,不但让火焰烧的更旺,现在还多了一层紫色火焰保护膜,这可怎么办啊?”

    骷髅头道,“这次是有点不好办了,这紫色火焰委实厉害,居然能把它的克星水变成助燃剂,这也是我没有料到的。”

    风如初道,“可是看荆棘女王说话的语气,好像她信心十足,根本不惧的样子。”

    骷髅头道,“也许她还有什么狠招没使出来吧。拭目以待。”

    裹着紫色火焰的紫蟒明显比刚才活跃了许多,反倒是血蟒气势转弱,紫蟒尽管一直悬在半空停留在原先的位置,可是它不停地甩动巨尾示威,它焦躁不安地晃动着紫色的脑袋,一双深紫色的蛇眼不断地闪出瘆人的寒光,一副满含杀机的样子。

    血蟒则围着紫蟒做着顺时针飞行,这两条巨蟒一个围着另一个做着圆周运动,另一个则虎视眈眈地悬在半空,伺机而动。

    一个是静如处子,一个是动若脱兔。

    潭边再度变得静的可怕,偏偏这个时候风也停了,聒噪的虫子们早就被高温烤的四处逃命去了,没有风声,没有虫鸣,潭边静的简直如同坟墓一般。

    荆棘女王忽然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这笑声在静的让人头皮发麻的潭边不啻于投下了一枚炸弹。

    血蟒一听见这笑声像是立刻接着什么信号似的,身子一震,然后它转而飞到鼍龙的头顶上方。

    荆棘女王一看见血蟒飞到那个位置,立刻伸出一只触手,比出剑指,默念咒语道变。

    原本还是一条生龙活虎的血蟒,此刻忽然幻化为一栋巨大的荆棘房子把鼍龙和紫蟒全部罩在其中,非但如此,荆棘女王那边也出现一个荆棘房子,把她自己也罩在其中。

    罩着鼍龙和紫蟒的荆棘房子是球形的,罩着荆棘女王的房子也是球形的。

    两个球形的房子中间是连通的。

    荆棘房子的颜色自然是血红色的。

    从外面看起来,就见平地上忽然生出一个巨大的荆棘葫芦把鼍龙紫蟒和荆棘女王全部罩在其中。

    风如初正看得津津有味,不提防眼前的鼍龙紫蟒和荆棘女王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葫芦出现在眼前。

    风如初使劲地揉揉眼睛道,“小白,怎么搞的?正看的好好的,怎么他们都不见了,难道是我的眼睛出问题了?是不是紫色火焰已经把我的眼睛给烧坏了?怎么会有一个大葫芦冒出来?”

    骷髅头低声道,“主人,你的眼睛没出问题,他们都在葫芦里呢。”

    风如初傻眼了,“哎呀,这下子什么也看不了了,只能看见一个巨大的荆棘葫芦了。”

    骷髅头笑道,“这有何难?可以开透视法来看啊。”

    一句话提醒了风如初,风如初立刻比出剑指,念道,“透视开启。”

    开了透视法后,果然看见葫芦内的情形。

    荆棘女王照旧眯着血红色的凤眼,盘踞在葫芦的左侧。

    鼍龙则满脸怒气地趴在葫芦的右侧,紫蟒乖乖地停在它头顶待命。

    “愚蠢的植物,你这又是在搞哪一出?怎么?蛇玩腻了还是觉得拿蛇对付我没把握又换成这个房子?”鼍龙语带讥讽。

    荆棘女王咯咯一乐,“愚蠢的驼背龙,我记得我告诉过你,荆棘至尊是变形的至尊,它可以任意变化为各种形状和物品动物。”

    鼍龙苦笑道,“可以任意变为各种形状和物品动物?所以现在就变出这个愚蠢的房子来把我关起来。”

    “是的哦,自然界风大雨大,生存环境恶劣,我特意造个房子给挡风遮雨。”

    鼍龙扬起脖子哈哈大笑,“说的这么动人,我都感动得快要流泪了,可惜的是,我在黑水潭潭底有一座非常豪华的水晶宫,等我战胜你之后,如果心情不错的话,可以带你下去参观一下,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金碧辉煌的宫殿,相信你一定会被镶嵌在宫殿上的无数颗宝石而震惊。”

    荆棘女王笑道,“是吗?你居然住着这么奢侈的宫殿呢,只可惜我给你造的房子可没那么好。”

    这一次,荆棘女王的笑容甜的发腻。

    鼍龙刚要张嘴讽刺下她令人恶心的皮肤和笑脸,却忽然感到不对,因为她的眼神出卖了她,她似乎有什么阴谋,它不由地闭上嘴,仔细倾听。

    要知道,这愚蠢植物的心里藏不住事,有什么都会写在脸上。这一点,它太了解了。

    她显然是要有什么动作,否则,她绝不会笑成那样。

    噗噗噗

    听见这奇怪的声音,鼍龙禁不住伸长脖子四处张望。

    它在球形房子的墙壁上发现许多寒光闪闪的小点。

    那些小点也就黄豆大小,可是它们很亮,所以被它发现了。

    那些闪着寒光的小点是什么?

    鼍龙傻眼了。

    不!

    它明白了。

    那些闪着寒光的东西是箭头的尖!

    这时候,又是一阵噗噗噗声。

    一切正如鼍龙所料,无数支荆棘冷箭出现在球形房间的墙壁上,刚才只是探出箭尖来,现在则是露出了整个箭头。

    啊啊啊

    居然有这么多的箭头?

    全是对准自己的?

    鼍龙呆住了。

    这植物果然有阴谋!否则这厮怎么会忽然笑的这么得意猥琐?鼍龙暗自庆幸,自己的反应还算够快。

    荆棘女王的笑容瞬间凝住,默念咒语。

    除了她含糊不清的咒语之外,鼍龙还听见她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和她得意洋洋的话,“我这招叫做关门,放狗!驼背龙,接招吧!”

    鼍龙立刻听见头顶和周身传来嗖嗖嗖的破空音,道声不好,急忙把自己的头部和四肢全部缩进龟壳里。

    当当当

    一阵当当乱响之后,鼍龙身边堆满了寒光闪闪的冷箭。

    等四周不再有任何声音之后,鼍龙才慢悠悠地把脑袋伸出龟壳。

    “好一个关门放狗的招数,这招可能对任何法师都有效,可是对我,却一点屁用没有!”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