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女王的咒语声一起,那条血蟒立刻扭动着庞大的身躯朝着鼍龙扑了过去。

    这次的血蟒跟刚才的草绿色蟒蛇显然不是一个级别的,血蟒看上去凶悍异常,血红的信子上满是锋利的倒刺。

    鼍龙不慌不忙地念动咒语。

    原本悬在它头顶上方的紫色火焰忽然发出一声轻微的噼啪声。就如同有人往那紫色火焰里加了一勺油或者添了了一块劈柴,那火焰骤然变得更加鲜艳更加刺眼了。

    潭边的温度陡然上升,风如初急忙运用真气调节体温。

    那靓丽的紫色瞬间爆发出的热量,使得毫无防备的梁景胤打了个喷嚏,然后剧烈地咳嗽起来。此刻他感觉就像是有人把一块烧红的铁块硬生生地塞进他的喉咙,烫的他的喉管都要爆裂了,在感觉那铁块强行进入喉咙的同时,他还感到整个头部像是被一团火焰灼烧着,那似曾相识的被折磨的感觉瞬间被唤醒了。

    于是,梁景胤痛苦地大喊,“荆棘女王,救我啊!我要被紫色火焰给烧死了。”

    荆棘女王见状,冷哼一声,“这混蛋驼背龙,又往紫色火焰中输进真气来提高紫色火焰的亮度和温度,这无耻的家伙,当真让人恶心。”

    荆棘女王略一皱眉,立刻用触手拍着脑袋大笑,“我真是太笨了,对付它的紫色火焰,我是有办法的,不是吗?”

    于是她默念咒语,凭空出现一个巨大的花形水滴把她整个罩在了里面。

    “美人,梁景胤,睁开眼睛吧,这下你们可以安心看戏了。”

    梁景胤闻声睁开双眼,果然感觉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得清凉了。

    鼍龙冷笑,“愚蠢的植物,你又在寄生在你身上的人类和美人面前扮圣母呢。”

    荆棘女王眯着血红色的凤眼,伸出猩红的舌头,舔去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露出甜美的笑容。

    “那么,现在,接招吧。”

    “既然你喜欢玩蛇,那么我就陪你玩蛇好了。”

    鼍龙念动咒语,那团靓丽的刺目的紫色火焰立刻幻化为一条紫色巨蟒。

    紫色巨蟒和血蟒立刻缠斗在一起。

    血蟒来势汹汹,照着紫蟒的七寸就是一口,紫蟒咆哮着闪过,血蟒欺身而上,乘势再咬,还是被紫蟒闪开了,于是血蟒再咬。这下子形势似乎来了个逆转,血蟒一味攻击,紫蟒闪来闪去,不过这紫蟒倒是始终没有逃跑,尽管它一直在躲避,看得出它应该是在伺机反攻。

    两条巨蟒正酣战中,那血蟒忽然掉头,一下子扎入漆黑的潭水中。只见它的巨尾在脏污的潭水中晃动了几下就消失不见了。

    起初还有气泡咕嘟嘟上冒,很快,连气泡都没了,潭水恢复了死一般的平静。

    鼍龙得意地哈哈大笑,“那植物,你这血尊也不怎么样啊,就坚持了这么一会儿,还是做了逃兵了。怎么你吹嘘的东西全是逃兵啊?真是丢人现眼啊。”

    这次荆棘女王并没有接茬,而是眯着血红色的凤眼看着漆黑的潭水。

    忽然,原本平静的潭水忽然变得波涛汹涌,一层层浑浊的浪花翻了起来,一声轰隆的巨响过后,一股巨大的水柱喷了出来。

    浊浪中赫然出现一个巨大的血色蟒蛇脑袋,然后迅速扬起一条粗长的血色尾巴,那蟒蛇脑袋尾巴上血鳞密生,闪着冷冰冰的金属光泽。

    血蟒摆动着巨尾,在潭水中灵活地游动,眨巴着如灯笼般大小的血红色眼睛怒视着悬在半空的紫蟒。

    荆棘女王咯咯一乐,“愚蠢的驼背龙,都是你的紫蟒把潭边的温度弄得太高,我的血蟒觉得太热,想在潭里洗个澡。”

    血蟒似乎在潭水中玩上瘾了,它一会儿把脑袋扎进水里,潜在水里,一会儿又伸头出来透气,好像完全忘了还要跟紫蟒打斗这回事。

    紫蟒没有主人的命令不敢轻举妄动,只好悬在半空看着血蟒在水中嬉戏。

    鼍龙冷哼一声,“那植物,这就是你所吹嘘的血尊,连这点高温都耐不住,还想跟我斗?”

    话音未落,只听见噌地一声,就见那血蟒从潭中一跃而出,腾身朝着紫蟒飞去。

    紫蟒原本正在看血蟒戏水,没堤防血蟒这么忽然从水里窜出来,居然忘了闪避。

    血蟒张开血盆大口,喷出一股漆黑的潭水。

    紫蟒没防备,居然被那股漆黑脏臭的潭水悉数喷在身上。

    荆棘女王冷笑道,“你的紫蟒太热了,我让血蟒帮它降降温吧。”

    鼍龙哈哈大笑,“你居然想用普通的潭水浇灭我的紫色火焰?我看你还真是植物脑袋,一切都是植物的思维方式,实话告诉你吧,我的紫色火焰普通的水根本浇不灭,你把水浇在我的紫色火焰上就跟浇油是一样的,只能使紫色火焰越烧越旺。”

    鼍龙话音刚落,就听见轰地一声,紫蟒身上多了一层紫色火焰的缠绕,这一层紫色火焰就像是一层火焰保护膜把紫蟒护在其中。

    多了一层紫色火焰保护膜的紫蟒也带来更高的热量,此刻潭边的温度已经热的人透不过气来,风如初不得不运用大量的真气来降低自己的体温,即便如此,仍旧感到嗓子冒烟,喘气艰难。

    鼍龙得意道,“看见没啊?愚蠢的植物,现在的紫蟒被你喷上潭水之后,反而多了一层火焰保护膜。我说你的血蟒无端端地钻进潭里去干嘛,原来是钻进去打算吸饱了潭水把我的火焰浇灭,只可惜,你失算了。普通水对于紫色火焰来说就是助燃剂。多谢你把助燃剂喷给我。幸亏你在之前给自己加了个真气屏障,否则火焰保护膜带来的高温能瞬间把那颗寄生在你身上的人类脑袋给烤熟了。”

    荆棘女王自知失算,于是拉下脸,冷声一声,“丑陋的驼背龙,你不用那么得意,不论如何,这一次,你是没有办法赢我的。”

    鼍龙哈哈大笑,“你植物,自信是好事,不过盲目自信只能是愚蠢的表现。这一次,我会让你输的心服口服的。麝月美人和意识晶片早晚都是我的囊中物。”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