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修整完毕的鼍龙看上去精神抖擞,它扬起脖子懒洋洋地对着和煦的阳光打了个哈欠,活动了下酸麻僵硬的四肢。

    “其实这种温暖舒适的天气正适合睡觉,可是我却不得不陪着你这丑陋愚蠢的植物斗法,真的是辜负了如此明媚的阳光呢。”

    荆棘女王眯着血红色的凤眼,伸出猩红的舌头,舔去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露出甜美的笑容。

    “愚蠢的驼背龙,等我打败你之后,你想睡多久就睡多久。”

    鼍龙冷笑道,“愚蠢的植物,你好大的口气,打败我?谁给你的自信?”

    荆棘女王微笑道,“实话告诉你,我尚有绝招未使呢。”

    的确,不得不说,刚才一战,鼍龙被荆棘飞剑搞得浑身是伤,尽管它的身体已经修复如常,可是丢面子啊,伤口确实可以修复,丢的面子如何修复呢?可这倒给荆棘女王很大的信心,因为之前她一直被鼍龙压制着,一度处于崩溃状态中。关键是让荆棘女王找回了自信,双方斗法的时候,自信往往是决定胜负的关键之一。

    经过这么一折腾,鼍龙自己都觉得说话没底气。

    反倒是荆棘女王,气焰越来越嚣张。

    鼍龙怒道,“丑陋的植物,什么狗屁绝招?别又是什么荆棘盒子之类,来一个我毁一个,来十个我毁十个。”

    荆棘女王哈哈大笑,“愚蠢的驼背龙,放心吧,这次不是盒子。我的荆棘至尊很久没用过了呢。”

    啊啊啊

    荆棘至尊!

    没听错吧?

    听见荆棘至尊这四个字之后,除了鼍龙,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潭边再度安静下来,这一次静的可怕,别说是鸟叫,连虫鸣都听不见了。

    荆棘女王的这番话可把麝月公主和梁景胤给吓坏了。

    梁景胤哆哆嗦嗦地问道,“荆棘女王,你真的确定要使出荆棘至尊这一招吗?”

    麝月公主也紧张道,“荆棘女王,你要不要慎重考虑下?”

    明知道在鼍龙和荆棘女王交谈的时候,插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梁景胤和麝月公主还壮起胆子开了口。他们意在提醒她不要忘记打出荆棘至尊之后所造成的后果。

    因为麝月公主曾经亲眼看见,梁景胤使出荆棘至尊之后,痛苦万状的模样,梁景胤自不必说,当时痛的撕心裂肺的感觉还记忆犹新。他俩现在一听见这四个字就禁不住瑟瑟发抖。当然他们此刻着急也是为自己着想,毕竟他俩现在,一个脑袋就长在荆棘女王的身体上,另一个被封在荆棘女王的花形水滴里。万一出了什么岔子,最倒霉的就是他俩。一个也跑不掉。

    麝月公主和梁景胤担心的是打出荆棘至尊后会带来不良后果。而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俩岂不成了重灾区。

    荆棘女王冷哼一声,“眼下,我能拿出手的也就剩下这招了,为了打败这个愚蠢丑陋的驼背龙,我只好使出杀手锏了。”

    梁景胤低声提醒她,“可是荆棘至尊不是会触犯荆棘法术的禁忌吗?”

    荆棘女王哈哈大笑,“梁景胤,你真够愚蠢,那禁忌只是针对你们这些修炼荆棘法术的法师而言,而对于我,一点用都没有。”

    尽管荆棘女王说的很轻松,梁景胤却无法释怀,当初自己使出这招之后,荆棘女王从他体内一点点长大再从他脖子上长出来,到最后完全吞噬他的身体,一切都历历在目,真是往事不堪回首,一回首,全是眼泪啊。

    风如初低声道,“哇,这次荆棘女王要是打出荆棘至尊,那咱们可大开眼界了。据说修炼荆棘法术的法师因为害怕触犯禁忌,很少有法师敢使出这招。”

    骷髅头道,“所以说,真正见过荆棘至尊的人几乎没有几个。”

    风如初道,“凡是见过的人估计都死了吧。”

    骷髅头道,“应该是的,据说还没有哪个法师能够抵挡这一招。”

    风如初道,“那么,现在荆棘女王打出这一招不是必胜了吗?”

    骷髅头道,“很有可能,不过也不一定。”

    风如初道,“小白,你不是说还没有哪个法师可以抵挡的了荆棘至尊这一招吗?”

    骷髅头道,“是的,主人。据说是这样,可是万一人家鼍龙有办法对付呢。鼍龙可是能驾驭紫色火焰的法师呢,荆棘女王所驾驭的荆棘毕竟是植物,植物是怕火的,尤其还是法术界等级很高的紫色火焰,所以,结局的话,真有点不好说。”

    风如初道,“那么接下来就很有意思了,看来鼍龙的紫色火焰还真是对荆棘女王的荆棘坚韧度、耐火度的一大考验啊。”

    骷髅头嘘了一声,示意他继续看戏。

    性急火爆的鼍龙哪里容得荆棘女王和梁景胤当着它的面婆婆妈妈,于是它咳咳两声,不耐烦地嚷道,“她使出荆棘至尊的招数是为了对付我,你们叽歪个毛线?真是皇帝不急急太监。那个长在植物身上的愚蠢人类脑袋,你可以闭嘴了。表示你们吵的我很烦。”

    面对鼍龙恶狠狠的目光,梁景胤只好把嘴闭上。一看见它充满恶意的目光,梁景胤立刻想起它用紫色火焰把他疯狂烧灼的痛楚,这样的狠角色,他自然是惹不起。

    鼍龙似乎又担心自己刚才嚷的太响了,吓坏麝月公主,于是立刻柔声道,“美人,别急,乖乖等着我,等我打败这植物,并且杀了她之后,再迎娶你做我的第一夫人。”

    荆棘女王咳咳两声,“愚蠢丑陋的驼背龙,拜托你死了那条心吧,只要我打出荆棘至尊,你就输定了,还在那里做梦打败我之后娶美人。”

    鼍龙哈哈大笑,“那植物,出招吧!从你说出荆棘至尊这四个字,那个长在你身上的人类脑袋和美人就紧张的要命,我倒是很想见识下这招有什么可怕。”

    当初,梁景胤因为打出荆棘至尊这招触犯禁忌把荆棘女王从法术世界里召唤出来了,那么,如果由荆棘女王打出荆棘至尊这招,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呢?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