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鼍龙的选择,风如初倒是双手赞成,“明智之举,既然留着干扰水晶反而成了众矢之的,不如把它还给荆棘女王,我觉得鼍龙这步棋走的是对的。”

    骷髅头道,“大丈夫,能屈能伸。咱们给鼍龙点赞。”

    风如初道,“所以说,人算不如天算,鼍龙好不容易得到干扰水晶,欢天喜地地装在鳞片上,那点小光芒还没闪几下,就弄成这样惨状。”

    骷髅头道,“要知道干扰水晶的主人就是荆棘女王,如何利用它的特性来打败对手,当然是她更清楚。”

    鼍龙早在心里盘算过了,对于目前的结果,它感到很无奈,它知道一直攥着干扰水晶的下场可能真的会如荆棘女王所说,变成一只没有鳞片的丑陋鼍龙,把水晶还给她,自身的鳞片会少许多光彩而且那层可爱的浅粉色光环也会失去,可是,即使这样,也总比没有鳞片要好的多。

    两害相较取其轻,这是猪都明白的道理。

    荆棘女王冷哼一声,“你还真会给自己找借口,其实你是担心继续带着我的干扰水晶会让自己变成一个没有鳞片的丑八怪吧。”

    尽管荆棘女王的话比刀子还要锋利,鼍龙还是选择了忍让,“随便你怎么认为吧。这局算我输了。”

    荆棘女王得意地哈哈大笑,“怎么?你也会认输吗?”

    鼍龙咳咳两声,“愚蠢的植物,请注意我的措辞,我说的是这一局我认输,并不是我已经输给你了,明白吗?”

    “那么你的意思是,还要跟我斗下去吗?”

    此刻的荆棘女王完全是一副胜利女神的姿态,她把自己庞大的身躯盘踞在它面前,尽量摆出最优雅的姿势。被这可恶的鼍龙毁了荆棘百宝箱之后,她晦暗的心情终于在把鼍龙搞得浑身是伤、鳞片又毁了过半的情况下渐渐好了起来。她相信,对于这个貌似强大、实则愚蠢的鼍龙,她应该有必胜的把握。毕竟,她已经看见它刚才被她整得有多狼狈。

    “这便是我胜利的第一步!”荆棘女王信心十足地给自己打气。

    “当然。其实严格来说,这一局我也并没有输给你,我毁了你的荆棘百宝箱又夺走了你的干扰水晶,现在只不过是发现那干扰水晶不适合我把它还给你而已。”

    鼍龙还是那样,死要面子活受罪。

    荆棘女王哈哈大笑,“愚蠢的驼背龙,你都吓得缩进乌龟壳里不敢出来了,还不承认输了,像你这么嘴硬的对手还真不多见呢。依你看,怎样才算是输了呢?”

    鼍龙气得咆哮一声,低头却看见自己正在滴血的前肢和爪子,当然,它也看见那些仍旧插在它身上的飞剑。它们如同无数个宣告它失败的白旗,得意洋洋地插在它的身上。一看见那些沾着它鲜血的飞剑,它强撑出来的好心情刹那间被破坏了。

    这一切当然逃不过眼尖的荆棘女王,她趁机挖苦它,“愚蠢的驼背龙,你看看你身上还插着我的飞剑呢。”

    鼍龙哈哈大笑,“愚蠢丑陋的植物,你的这些低级法器的伤害,我会当回事吗?”说罢,它默念咒语,把真气聚集在体表。

    鼍龙的咒语声一起,那些原本插在它身上的飞剑立刻有了动静,它们开始不约而同地朝着顺时针方向缓慢转动,边转动边向上拔高,就像是有无数只看不见的手正抓着剑柄使劲往外拔它们。

    这个过程显然很疼,因为那些飞剑在转动的同时,伤口在不住地流血,可是鼍龙咬牙忍住了,它甚至没有哼一声。因为它知道此刻如果它有一丝痛苦的表情反应出来会立刻遭到荆棘女王的嘲讽和攻击。为了不让那植物得意,再痛它也绝不喊出声来。

    那些飞剑当时插进去的时候,有不少剑插的几乎深及剑柄,还有一些飞剑则完全钻进了它的身体,连剑柄都看不见了。

    可是一眨眼的工夫,那些飞剑就被拔出一多半了。

    此刻鼍龙咆哮一声,再次运出一股真气直逼体表。

    嗖嗖嗖

    数十把飞剑从它的体内被逼出来,悉数朝着四面八方飞去。

    荆棘女王起初吃惊地看着这一切,当她看见鼍龙把飞剑从身体里弄出来之后,不由地笑道,“愚蠢的驼背龙,这个法子不错,运用体内的真气把飞剑逼出体外,高招啊!”

    鼍龙咧嘴笑道,“愚蠢的植物,不把你的飞剑从我身体里弄出来,难道还让它们一辈子留在我体内吗?”

    众人看得出,它的笑很勉强。

    鼍龙似乎懒得搭理众人,它闭上双眼,静下心用真气调理身体,修补伤口,不一会儿,它身上的伤口就完全愈合了。包括哪些被戳碎的鳞片也得到了真气的滋润,重新长了出来。

    鼍龙又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了,此刻的它,尽管因为缺少干扰水晶的润泽,鳞片不那么闪亮,周身也没有浅粉色光环笼罩,可它终究是回到最初的健康状态了。

    荆棘女王笑道,“似乎还是这种黑不溜秋的你才是最帅的,最起码不会成为众矢之的。”

    “闭嘴!愚蠢的植物!闭上你的臭嘴!”鼍龙咆哮道。

    风如初笑道,“这次,鼍龙因为贪恋干扰水晶给它的鳞片带来的浅粉色光芒,结果搞得伤痕累累。”

    骷髅头道,“正常,多数雄性动物把外表看的比命还重要呢。”

    风如初道,“其实,我总觉得为了那么一点小小的亮光把自己搞得伤痕累累,真的很不值。”

    骷髅头道,“那是因为,你是人类,雄性动物们可不是这么想的,要知道光芒四射的鳞片和鲜艳的羽毛可是它们最值得炫耀的本钱呢。”

    荆棘女王眯着血红色的凤眼,默念咒语,把那些散落在四周的荆棘飞剑一一收了。

    鼍龙咳咳两声,“那么,愚蠢的植物,咱们现在就进入下一轮的斗法。”

    潭边的氛围再度变得紧张起来,因为新的一轮的斗法即将开始。

    树上的小鸟和潭边嬉戏的小动物们再次争先恐后地飞的飞、逃的逃,潭边再度安静下来。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