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女王眯着血红色的凤眼,死盯着在空中拼命往前飞的鼍龙,看着它那庞大蠢笨的身体笨拙地挥动四肢奋力奔逃,忽然感到忍俊不禁。

    于是,她朗声道,“愚蠢的驼背龙,你确定不肯把干扰水晶还给我,是吗?”

    “不!绝不!干扰水晶是我通过辛苦努力得来的战利品,任何人都休想拿走它!”

    鼍龙的语气很坚决,因为它无法忍受失去干扰水晶的痛苦,一只习惯了有着亮闪闪鳞片的雄性动物让它瞬间变得不那么光彩四溢甚至还将失去围绕着它的浅粉色光环,那不如让它去死!

    再说了,一向自视很高的鼍龙何曾被人威胁过,今番难道要它向这个它认为蠢的要命的植物低头,谈何容易?

    “那么,我只好说声对不起了。”荆棘女王说罢,立刻伸出一只肉色触手,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那无数把紧追着鼍龙的飞剑立刻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加速朝前飞去。

    鼍龙发现不妙,立刻往边上一闪身,可还是没有完全躲开。

    一阵刺耳的啪嚓声过后。

    有十数把飞剑趁势插进了它的身体,捎带着又戳碎了十几块鳞片。

    看着自己闪着浅粉色光芒的鳞片变成无数块小亮片,漫天飞舞,它仿佛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可恶卑鄙的植物!”它再次发出愤怒的咆哮。

    此刻,咆哮也不足以表达它的伤心。

    荆棘女王得意地哈哈大笑,“那么现在,我再问你一次,肯不肯把干扰水晶还给我?”

    “无耻的植物,你已经疯了,你死心吧,休想再把水晶拿回去!”

    荆棘女王冷哼一声,“愚蠢的驼背龙,果然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呢,是你说的不肯还,那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

    说罢,再次默念咒语。

    不用说,这次荆棘飞剑的速度更快了。

    鼍龙甚至还没来得及闪身就被它们戳进身体了。幸运的是,鼍龙背上有一只巨大龟壳,那些戳到龟壳上的飞剑自然是被弹得飞出去了,而它的后腿、脖子和前肢就没那么幸运了。

    一阵刺耳的啪嚓声过后。

    天空中下起了好看的亮片雨,这些被戳成碎片的鳞片上全都有着浅粉色的光芒,美极了。

    鼍龙扭脸看了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的身上又多了几十把飞剑,被戳碎的鳞片又多达几十块,这次的飞剑戳得比较深,有几把剑戳中的部位正在流血,鼍龙再次发出愤怒的咆哮。

    “怎么样?这下子愿意把干扰水晶还给我了吧?如果你不想变成刺猬的话,其实照我看,变成刺猬倒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下一次,我的飞剑将会戳中你更多的鳞片,既然你的鳞片被我的飞剑一戳就会变成碎片,那么我的飞剑继续戳下去,不多一会儿,你就会变成一只没有鳞片的庞然大物了。想象一下,一只没有鳞片驼背龙是多么的丑陋。”

    荆棘女王说这些话的时候,故意提高嗓门,好让这些话一字不漏地传进它的耳朵里。

    “好好想想哦,这样下去,你可是要变成一只没有鳞片的丑八怪哦,尽管你本身已经很丑,这样的话,你会变得更丑的。”

    鼍龙发出痛苦的哀鸣,如果没有了鳞片,将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现在的它根本不敢看自己的身体,更不敢想象自己没有了鳞片会变成什么鬼样。

    一只没有鳞片的龙吗?鼍龙感到浑身发冷。

    荆棘女王似乎并未打算就此放过它,而是继续提高嗓门喊道,“哦,对了,我还忘记一点,你根本不会被我的利剑插成刺猬,因为你有一个大大的乌龟壳,其实我建议你最好不要在天上飞,最好回到地面上,缩进你的乌龟壳里去,你的壳那么厚,我的飞剑是绝对戳不穿的。”

    荆棘女王这些明显带有侮辱意味的话语并没有激起鼍龙的怒骂,它只是很沉默地摆动四肢继续朝前飞。

    它知道自己已经飞不动了,它的体能毕竟有限的,而荆棘女王的飞剑似乎越战越勇,它们毫不懈怠地追着它。

    荆棘女王刚才的话提醒了它,它的体型过于庞大,根来就不适合在天上飞,对,她说的没错,它刚降到地面去,缩进龟壳里,那样,她的飞剑就拿它没招了。

    于是乎,众人就看见鼍龙飞着飞着,忽然整个身体往下沉,急速朝地面坠去。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鼍龙轰地一声落在潭边的巨岩上。

    大地和岩石再度发出痛苦的呻吟。

    与此同时,鼍龙的头部和四肢一起缩进了巨大的龟壳里。

    嗖嗖嗖

    无数把荆棘飞剑刹不住闸悉数撞在龟壳上,当啷当啷地响了好一阵,而那些剑也均被撞到岩壁上,有的落在岸边,有的落在漆黑的潭水中。

    荆棘女王只好念咒把飞剑一一收了起来。

    再说这鼍龙,一缩进龟壳里,果然半天都不冒头了。

    荆棘女王立刻得意洋洋地挪动触手,把庞大的身躯在鼍龙身边安置好,伸出触手,敲打着它的龟壳,柔声道,“哎呀,愚蠢的驼背龙,把你弄成这样,真的是很抱歉呢。”

    半晌,才有一只黑色巨爪从龟壳里伸出来,那巨爪上托着一枚亮晶晶的、闪着浅粉色光芒的小碎片。

    正是这惹祸的小碎片导致了鼍龙和荆棘女王争了半天。

    荆棘女王看见那小碎片,很是吃惊,“我的干扰水晶?”

    “是的,还给你。”

    缩在龟壳中的鼍龙很卑微地回答。

    荆棘女王欣喜地从鼍龙的巨爪上拿回自己的宝贝,小心翼翼地收好。

    “怎么?愚蠢的驼背龙,你打算就这样一直当个缩头乌龟吗?”

    “当然不。”鼍龙说着,伸出它的龙脑袋和四肢打了个哈欠,“我只是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

    “你刚才不是死都不肯把干扰水晶还给我吗?怎么忽然又改了主意了呢?”

    “因为我发现,并不是所有的好东西都适合我,我承认干扰水晶是个好宝贝,但是它并不适合我,所以我决定把它还给你。”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