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荆棘女王没有说话,只是发出刺耳的笑声,等她笑够了,她才眯着血红色的凤眼,朗声道,“那么,愚蠢的驼背龙,你知道摆脱那些荆棘飞剑最简单的方法是什么吗?”

    鼍龙愤怒地朝着地面上荆棘女王啐了一口唾沫,怒道,“愚蠢可笑的植物,你究竟有没有脑子?我要是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摆脱你讨厌的飞剑,我还用被它们追得飞来飞去吗?”

    令人尴尬的是,那口唾沫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荆棘女王的脑门上。

    以鼍龙这么大的嘴巴,这口唾沫一下子糊了她满脸。

    荆棘女王却没有生气,她只是很镇定地用触手抹去脸上的唾沫星子,再次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愚蠢的驼背龙,你给我听好了,其实,摆脱荆棘飞剑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干扰水晶还给我!”

    “什么?”鼍龙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把干扰水晶还给她?

    这厮居然说出这么无理的要求,而且是在它被飞剑追的四处逃窜的时候。她简直毫无廉耻,现在对它提这种要求跟要挟它又有什么区别?

    就算干扰水晶原本就是她的,这种时候以此来相要挟也太过分了。

    绝不能让她得逞!鼍龙恶狠狠地暗骂。

    一旦把干扰水晶还给她,不就意味着鳞片将变得黯淡无光、围绕在周身的那团可爱的浅粉色光环也会随之消失?

    不!绝不!那样的话,还不如杀了它。尽管干扰水晶带给它的美丽光环只是在不久以前,可是它已经习惯了鳞片闪闪发光的感觉和那团围绕着它的浅粉色光环。

    习惯是件很可怕的事。

    比方说,美女习惯了用化妆品和珠宝装饰自己,有钱的男人习惯了花钱买爱情,可是一旦这些习惯无法继续的时候,比如美女因为赌博欠下巨额债务,那么她将没钱继续用化妆品和珠宝来修饰自己,有钱的男人破产之后也无法再花天酒地。到那时候,真正的难受才刚刚开始。

    没有谁能够承受习惯一样东西之后再失去它的痛苦。

    这一点,任何人都一样,妖怪也如是。

    而目前,鼍龙也处于习惯了干扰水晶带来的美丽光环中。

    要知道,这枚干扰水晶也是鼍龙通过艰苦的斗法战胜了荆棘女王之后赢来的,这枚战利品凝结着它的汗水、智慧和荣耀,它岂会轻易地拱手让人?

    它通过努力赢得的东西当然就是属于它的。

    “愚蠢的驼背龙,你难道没听清吗?把干扰水晶还给我!”荆棘女王提高嗓门吼道,她以为刚才说的一切它都没听见,因为鼍龙一直在天上飞,呼啸的风声和剑声可能干扰了它的听力。

    鼍龙想都不想就大吼道,“你休想!现在干扰水晶是我的!我的!你明白吗?你休想借着荆棘飞剑的追踪来威胁我放弃干扰水晶。”

    荆棘女王冷哼一声,“那么,既然你不肯把干扰水晶还给我,你就好好地享受被荆棘飞剑追踪的快感吧!”

    什么?鼍龙听得直坠五里雾,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把干扰水晶还给她跟被荆棘飞剑追踪有一毛钱关系吗?可是这愚蠢的植物却硬生生地把两者扯在一起。

    尽管屁股后面有一大群荆棘飞剑追踪,鼍龙还是尽量让自己静下心来。

    鼍龙开始仔细分析荆棘女王刚才说的话,她说想摆脱荆棘飞剑追踪的最简单方法是把干扰水晶还给她。没错,她的原话就是这么说的。刚才它实在是给气糊涂了,所以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她。

    也许,它该好好问问她这样说究竟是什么意思。

    因为到目前为止,鼍龙还没看出,把干扰水晶还给她跟被荆棘飞剑追踪之间有什么联系。

    于是,鼍龙提高嗓门吼道,“愚蠢的植物,你所说的如果我不把干扰水晶还给你,我就会被荆棘飞剑追踪是什么意思?”

    荆棘女王得意地哈哈大笑,“愚蠢的驼背龙,你不是一向自视高智商嘛,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呢?”

    愚蠢的植物,还想在我面前卖关子吗?鼍龙气得浑身发抖,什么时候轮到它这么低智商的家伙在它面前装逼卖乖了?简直不能忍。

    “说吧,你这蠢货!”鼍龙怒吼道。

    荆棘女王的口气愈加得意,“你是不是发现我的荆棘飞剑的追踪能力一流,定位感方向感超好啊?无论你怎么逃,都甩不掉它们呢?”

    “闭嘴!不用再废话了。”

    她说的这些情况不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嘛,还用再问吗?鼍龙对她所问的这些低级问题一点兴趣都没有。这些问话像是有意提醒它刚才被她的荆棘飞剑追踪并且被戳碎三块鳞片的事实,事实上,那三把讨厌的飞剑现在就插在它背上,像三个耻辱柱那样旁若无人地立在它的身上,一想起这些,它再次发出愤怒的咆哮。

    荆棘女王眯着血红色的凤眼,伸出猩红的舌头舔去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露出甜美的笑容。

    “那全是因为干扰水晶的功劳,干扰水晶的功能就是干扰飞行物的射程方向,然后让它们转而飞向自己。所以说,你当初把干扰水晶嵌入自己的鳞片就是个很严重的错误,当时的你居然以为这样一来,就无人能战胜你了,其实大错特错,因为这样一来,你就成了众矢之的,所有的飞行物都会被你所吸引,最后插进你的身体。你简直是蠢到家了!”

    鼍龙立刻呆住了,它即使反应再慢,也明白荆棘女王说的是事实,难怪像荆棘飞剑这类低级法器会缠住它不放,而且它们的定位感和方向感一流,全都是干扰水晶的功劳。

    看见鼍龙默不作声,荆棘女王知道它应该是反应过来了。

    于是她朗声道,“那么现在,能帮助你摆脱荆棘飞剑追踪的唯一途径就是把干扰水晶还给我!”

    “不!别做梦了!干扰水晶已经是我的了!”鼍龙怒吼。

    潭边的空气再度陷入紧张,鼍龙和荆棘女王,一个想借着荆棘飞剑死命追踪的机会要回自己的宝贝,一个咬死了不还,看来好戏还在后面。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