鼍龙只有在心里祈祷,祈祷它们会像刚才那样把山腰再次撞出个透明窟窿,不过这次,它绝不会停在原地跟荆棘女王聊天斗嘴了,它会把嘴巴腾出来,立刻念咒,毁掉那些追着它不放的飞剑。

    此刻的它无比后悔,刚才能够稳住身形的时候,它居然没有念咒而是选择跟那个愚蠢的植物吵架,这个愚蠢错误的决定使得它再次陷入被动局面。

    只有毁掉那些荆棘飞剑,才能让荆棘女王闭上那张得意的臭嘴。

    它已经受够她得意洋洋的样子了,它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毁掉那些倒霉的飞剑,然后它立刻回到潭边,一爪拍碎那个愚蠢植物的脑袋。

    是的,拍碎她的植物脑袋,看她再在它面前叽叽歪歪!

    “这一切会结束的!”鼍龙咆哮道。

    鼍龙依旧照着刚才的样子朝着山腰撞去,当然在距离岩壁几公分时,它迅速掉头闪到一边。

    一切都跟上次一模一样,只不过这次它打算演得更像一点,刻意地离岩壁又稍微近了一点,当然,不能再近了,再近的话,那些岩壁凸出的棱角会划花它美丽的鳞片的。

    鳞片上绝不能有一丝划痕,这关乎它的外表形象。

    鳞片对于它来说,简直太重要了。

    要知道,雄性动物的美丽外表直接决定了它求偶的成功率,人类中的女性选择配偶主要看的是男性的荷包,也就是所谓的经济实力,而雌性动物们选择配偶时则注重的是雄性的外表,比如鳞片和羽毛的光泽度和鲜艳度,会直接决定雌性对它们的青睐程度。

    也许这一次,它离着岩壁实在是太近了,它似乎听见轻微的擦擦声,已经被岩壁凸出的尖角划到了吗?它扭脸看了下自己的身体,可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实在是太庞大了,而且时间上也不容许它仔细检查自己的身体,因为那些紧追着它的飞剑说话就到。它几乎可以听到它们发出的嗖嗖声。

    还是划到自己美丽的鳞片了吗?它感到很沮丧,已经很小心了呢,还是会划到,都是离着岩壁太近的缘故。

    没有时间再为自己鳞片上划痕难过了,现在它要做的是迅速闪到岩壁的一边而不是撞向岩壁。

    可是当它把庞大的身躯闪到一边时,它并没有听见预料中的轰隆隆的巨响。什么情况?

    没有爆炸声?

    它使劲揉揉眼睛,山腰上也并没有被撞出透明窟窿。

    清风抚弄着岩壁上的树木花草,满眼是嫩绿的青草和鲜艳的野花,一切都像它撞向岩壁之前那么美丽静谧。

    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些可恶的飞剑呢?

    它们居然消失不见了吗?

    鼍龙忽然感到很不安,那些荆棘飞剑并没有按它所想的那样集体撞进山腰再次上演把山腰撞出个透明窟窿的好戏,而是消失不见了。

    那些可恶飞剑去了哪里呢?

    正在这时,它忽然听见耳边传来利剑才能发出的破空声,一股子寒意从脊背陡然升起。

    “不!我上当了!这该死的植物来了个将计就计,她再次坑了我。”鼍龙大吼一声。

    鼍龙回头一望,立刻惊得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

    无数把飞剑正用剑尖指着它,跟它的距离不过几公分。

    鼍龙只好悲鸣一声,拖着庞大的身躯继续往前飞。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啪嚓啪嚓啪嚓

    有三把飞剑已经戳进了它的身体。

    它身上的三块鳞片立刻应声碎裂,看着那三块闪着浅粉色光芒的鳞片碎成无数块小亮片,它心疼地大吼一声。

    那三把飞剑并没有在戳碎鳞片后就住手,而是借势插进了它的身体,尽管它的皮肤非常厚,这三把小剑根本连它的皮肤都未扎穿,就更不要提把它扎痛了。

    可是这三把飞剑对于鼍龙来说却是屈辱的标志,它们扎碎了它心爱的鳞片,哪怕只有三块也是无法容忍的。

    羞辱和愤怒折磨着可怜的鼍龙,它在半空使劲扭动着庞大的身躯想要甩掉扎在它身上的三把飞剑,可是它怎么甩不掉它们,当然,在它身后,还有无数把飞剑在紧跟着它。

    此刻的鼍龙就如同一头被无数只蚊子包围的狮子,尽管狮子贵为百兽之王,可是仍旧无法搞败蚊子。

    黑水潭的上空,满是鼍龙愤怒的吼声,它有生以来似乎从未如此被羞辱过,被一株愚蠢植物的低级法器追得团团转。

    这些荆棘飞剑明明是很低级的法器,它们怎么会有如此好的方向感和追踪定位感呢?

    这不科学啊。

    此刻的鼍龙显然已经筋疲力尽了,它粗重的喘息声连潭边的荆棘女王都听得一清二楚。

    荆棘女王望着鼍龙疲惫不堪的庞大身躯,露出甜美的笑容,“要不了多久,它就飞不动了,一旦它飞不动了,我的荆棘飞剑就会全部插在它身上,到那时候,驼背龙样子可就好看了。”

    麝月公主惊道,“荆棘女王,你真的打算用利剑把鼍龙插死吗?”

    荆棘女王冷笑道,“美人,你多虑了,驼背龙的皮比我的剑还要厚呢,这些飞剑根本伤不了它,我只是想要好好羞辱它一番。”

    荆棘女王眯着血红色的凤眼,想象着鼍龙的背上插满了利剑的情形,得意地哈哈大笑。

    正当鼍龙被无数把飞剑追得无处可逃的时候,它听见地面上传来荆棘女王的喊声。

    “无耻的植物,你现在喊我,是想害得我故意分心,然后你好趁机指挥你的荆棘飞剑加大攻势,对吗?告诉你吧,休想!我是绝对不会上当的。”

    鼍龙尽管没听清她喊的是什么内容,还是立刻愤怒地给以抨击,它是想让她打消愚蠢的念头,就凭她那植物脑袋,也想搞攻心策略,她还差的太远。

    为了让鼍龙听清楚她说话的内容,荆棘女王不得不把自己的声音提到最高,“愚蠢的驼背龙,你想摆脱我荆棘飞剑的追捕吗?”

    鼍龙听到这样愚蠢的问话,差点没把眼泪笑出来,就是一头猪处于这种状况,也会想着怎么摆脱那些讨厌飞剑的纠缠。

    “简直是废话!”鼍龙没好气地回答,“我承认你的问话的确很弱智,不过以你智商来说,问出这样问题,也太正常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