鼍龙一边加快飞行速度一边发出愤怒的吼声,是的,它感到糟糕透了,它怎么会变得像火魔一样只知道逃命了,可是眼下,它根本无法稳住自己庞大的身躯来念咒。除了逃命,毫无办法。

    可是令鼍龙感到奇怪的是这些荆棘飞剑怎么会速度如此之快,而且它们方向感又是如此之好,它转弯它们也转弯,丝毫不会出错。

    它们追的很紧,一刻也没有懈怠。有很多次,几把飞剑就擦着它亮闪闪的鳞片呼啸而过,吓得它不断地发出怒吼,潭边的空气被它吼声震得嗡嗡作响。

    它们应该只是很普通的法器啊,怎么会具有如此强大的定位追踪功能呢?

    鼍龙用余光往地面扫了一眼,果然,那愚蠢的植物正兴奋地手舞足蹈。这使它大为光火,它难道就被这样的蠢货搞败了吗?她那猩红的舌头正一进一缩,她显然正在对着麝月美人夸夸其谈,尽管它听不见她在说什么,也能猜个大概。无非她又胜利之类的蠢话。那种蠢货除了对着美人吹牛之外,还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本领。

    她胜利了吗?它被这些低级的法器荆棘飞剑给困住了吗?

    不!它绝不会轻易认输的。

    它现在要做的是稳住身形,可是,糟糕的是,这对于身躯庞大的它来说,这并不容易,只可惜恢复人形的时间还没到,它只好再忍受下真身的蠢笨。这也它很少用真身外出的原因之一。

    鼍龙发现前方不远处是一座小山,那山并不高,以前,鼍龙时常带着自己的水族部下爬到山顶远眺。

    眼下这座小山也许能帮上自己的忙。

    鼍龙看见小山,脑海中忽然灵光乍现。

    打定主意之后,鼍龙加快速度朝着那小山飞去了。

    确切点说,它不是飞去,而是朝着山腰飞速撞了过去。

    看着鼍龙撞向山腰,荆棘女王吃惊地张大了嘴巴,麝月公主吓得尖叫一声,捂住了双眼。风如初和梁景胤也傻眼了。

    这是要自杀的节奏吗?

    一头朝着山腰撞去?

    那么庞大的一只龙头龟撞在并不是很大的一座小山上,会是什么结果?

    是小山被撞得四分五裂还是龙头龟被撞死?

    鼍龙和小山之间,谁会比谁更坚韧耐撞?

    这次撞击的结果,恐怕连最睿智的先知都无法预料。

    看着鼍龙撞向小山,最兴奋的大概要数那些紧随其后的荆棘飞剑了,它们继续带着刺耳的破空声呼啸着追了过去。

    荆棘女王看着庞大蠢笨的鼍龙被飞剑追的朝小山撞去,不由地叹息一声,“愚蠢的鼍龙,就算是我的飞剑缠得你喘不过气来,你也不用急着自杀啊,我知道让麝月美人看见你输的这样惨的确是有点过分,可是你真的不用自杀啊……”

    荆棘女王的唠叨还没完,麝月公主就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

    因为鼍龙马上就要撞到山腰上,从潭边望去,似乎它巨大的龙脑袋已经撞上山腰的巨石了。

    众人期待着听见轰隆隆的巨响。

    可是没有。

    接下来,令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

    鼍龙在即将撞到山腰之前,忽然改变了方向。

    没人能想到这样粗蠢庞大的身躯也能够在关键时刻灵活地转弯。

    这一次,紧跟在鼍龙身后的荆棘飞剑们大概没有料到它的诡计,它们来不及转弯,统统飞射进山腰。

    轰隆隆

    一声巨响之后,沙尘碎石四处飞舞。

    尘埃落定之后,众人定睛望去,只见山腰上出现一个巨大的透明窟窿,透过那个窟窿,众人可以看见山那边的绿树青草。

    原来,刚才鼍龙假装撞山,那些荆棘飞剑来不及转弯,悉数飞射进山腰,无数把锋利的宝剑再加上飞快的速度都在同一时间集中在山腰的一个点,发生爆炸也就再正常不过。

    已经在半空稳住身形的鼍龙得意地哈哈大笑,“愚蠢的植物,你的飞剑根本就是无用的废物,被我略施小计,就骗得集体撞进山腰了。这样愚昧的招数也敢拿出来现眼吗?依我看,你根本不知道丢人二字是怎么写的!”

    本以为荆棘女王会尴尬地无话可说,没想到她眯起血红色凤眼,伸出猩红的舌头舔去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露出甜美的笑容。

    “愚蠢的驼背龙,你高兴的太早了,你应该回头看看身后!”

    荆棘女王说完,立刻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看着荆棘女王狡诈阴险的笑脸,鼍龙忽然感到脊背发凉。

    它竖起耳朵一听,才惊觉得身后有破空声呼啸而来,一回头,却发现无数把荆棘飞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杀到它的身后,离它不过几公分而已!

    只有几公分!

    这就意味着它又没有念咒的时间。

    也许它可以试着念咒,可是它担心的是万一它刚张开嘴,那些讨厌的飞剑就已经刺进它光彩多么的鳞片,那将是多么悲哀的事。

    “不!绝不能让那些愚蠢的飞剑刺到的鳞片,哪怕只是划一下也不可以!”

    它悲鸣一声,继续奋力朝前飞去,可是由于它身躯庞大,同样是飞行,它需要比别人更多的能量和体力,它刚才已经耗费了大量的体力,眼下,它感到很吃力,沉重的呼吸声和又酸又麻的四肢再次提醒它,它的身体已经在发出疲劳信号了。

    鼍龙知道,它已经快支持不下去了,因为它的身躯实在太庞大了,不但行动不灵活而且需要大量的体能,而这两点都是它快速飞行的最大障碍,它忽然羡慕起身轻如燕的火魔,至少火魔在逃生的时候,可以比它多坚持一会儿,因为火魔需要的体能很少,因为它体重很轻。

    前方又出现一座小山,这次鼍龙还是选择故伎重演。

    它再次假装朝着山腰使劲撞去。

    当然它仍旧是假装的。

    故伎重演,老调重弹,那些荆棘飞剑会上当吗?

    “但愿如此!让那些愚蠢的飞剑继续把山腰撞个透明窟窿吧!”鼍龙在心里狂吼着,朝着山腰死命撞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