鼍龙所谓的新世界经过荆棘女王的解释立刻给众人以自相矛盾、无比搞笑的感觉。

    无端端被抢白的鼍龙,其愤怒可想而知。不过,它居然忍住了,此刻它趴在一块巨岩上喘着粗气,那双犹如铜铃般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得意洋洋的荆棘女王。

    它很喜欢看着她在嘴头上占了便宜之后得意洋洋的模样,它觉得这正是她的愚蠢可笑之处,哪怕在嘴头上占点小便宜也能让这愚蠢的植物开心半天。

    “她是这样的愚蠢幼稚!”鼍龙恶狠狠地骂道。

    不过,在它的新世界里,食肉动物和它自己将以什么为食物这么严肃重要的问题似乎被它疏忽了,那么食肉动物和它自己吃什么好呢?既然新世界宣扬的是真正彻底的和平共处,那么牛马和猪羊鸡鸭鱼就该好好活着,不受到任何杀戮才对。对此,鼍龙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鼍龙思索半天,仍旧没有得出结论,于是怒吼道,“我的新世界必须跟愚蠢血腥的人类社会相区分,必须达到真正的和平共处!”

    麝月公主和梁景胤只得使劲忍住笑,他们担心一旦笑出声来,又要被这毒舌的鼍龙一通侮辱。毕竟在鼍龙眼中,他俩都属于被妖怪俘获控制的人类,是弱者,而弱者是没有资格开口说话的,甚至连发出声音都必须要经过许可。至少,鼍龙是这么认为的。

    风如初笑道,“这鼍龙嘲讽荆棘女王是植物脑袋,是低智商的弱智,我看它这脑袋也不怎么聪明,以它的逻辑来看,它所谓的新世界中的食肉动物吃什么呢,它自己又以什么为食物呢?”

    骷髅头道,“任何妄图推翻人类统治的想法都是空谈,如果任何动物或者植物够聪明的话,那么现在统治生物界的绝不可能是人类了。人类是万物之灵,是生物界的霸主,这是整个生物界进化的最终结果。”

    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么多问题的鼍龙感到头疼欲裂,它不耐烦地使劲甩了甩脑袋,咆哮一声,大地再次颤抖,漆黑的潭水再次变得汹涌澎湃,就如同水里有无数的虾兵蟹将、鱼精水怪在翻腾。

    鼍龙咳咳两声道,“愚蠢的植物,不管怎么说,人类都必须灭绝,他们根本就没有资格做生物界的霸主,旧的世界必须打破,新的世界即将建立,只有我们尊贵的龙族才是未来世界的霸主。”

    荆棘女王哈哈大笑,“说的好,愚蠢丑陋的驼背龙,你说的简直是太好了。那么,现在,请你先放下你那拯救全世界的高谈阔论,跟我进入下一轮的斗法。”

    荆棘女王的话让鼍龙感到十分意外,它立刻咆哮起来,“什么?还有下一轮,愚蠢的植物,你已经被我打败了,现在的你只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而已。识相的话,就赶紧滚出的我领地!快滚!趁我心情还不错,饶你不死,赶紧交出意识晶片,留下麝月美人,然后你立刻滚蛋!别让我再看见你那张丑得让人想呕吐的脸!”

    荆棘女王冷哼一声,“我会滚的,不过在我滚之前,必须要做到一件事,就是打败你这个貌似强大、实则愚蠢的家伙!来吧,看招!”

    她举起一只肉色触手,比出剑指,默念咒语道荆棘飞剑。

    嗖嗖嗖

    一把把宝剑形状的荆棘立刻从荆棘女王的指尖飞出,朝着鼍龙飞射而去。

    那些荆棘宝剑的大小形状与真的宝剑相仿,而其锋利程度确是普通宝剑的百倍以上,用削铁如泥、吹毛断发来形容都不夸张。

    此刻,无数把寒光闪闪的荆棘宝剑朝着鼍龙射去。

    鼍龙愤怒地张大嘴巴正要给荆棘女王一通恶毒的抨击,却看见无数把荆棘宝剑占满了他的视线,剑头全都对准了它。

    剑尖的寒光刺的它睁不开眼,这无数把荆棘宝剑带着破空声呼啸而至,惊得它忽然想起此刻它该念咒,毁掉那些该死的宝剑,可是太迟了,那些飞剑的速度比它想象的要快的多。

    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工夫,那些飞剑已经到了它的眼前。

    念咒显然来不及了,如果此刻选择站在原地念咒而不是逃跑的话,相信那些寒光闪闪的飞剑会一起射中鼍龙,到那时候,它的身上将插满了锋利的荆棘飞剑。

    “不!绝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鼍龙怒吼道。

    鼍龙当然不会笨到在无数把飞剑射过来的时候,选择停在原地不动,那样不是等死嘛,尽管那些飞剑的长度不足以致命,那么被飞剑刺中也会让那愚蠢的植物得意一下。

    不!它似乎一下子反应过来了,那些飞剑当然杀不了它,可是,糟糕的是那些飞剑会戳穿它的鳞片!

    它那闪闪发光、被浅粉色光芒笼罩的美丽鳞片!

    一旦被飞剑戳穿,它美丽的外表不就被破坏了。

    一想到自己美丽的鳞片将被那愚蠢植物的飞剑戳穿,它就立刻心疼地咆哮起来。

    这简直是在毁容啊,没有谁可以对它美丽的鳞片搞破坏,绝不容许!

    鼍龙为了保护自己美丽的鳞片免受损伤,选择了最明智的对策逃跑。说跑就跑,刻不容缓,鼍龙掠起身形,庞大的身躯腾地一下浮在了半空。

    一时间,大地和岩石发出愉快的欢呼声,终于可以摆脱这庞然大物的碾压了。

    可是让鼍龙始料未及的是,它在半空还未稳住身形,那些寒光闪闪的飞剑立刻呼啸而至,它们的速度完全超乎它的想象,它几乎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当然,也更没有时间念咒。

    它完全慌乱了,因为它庞大的身躯十分笨拙,行动起来尤为不便,比不得那些轻巧锋利的荆棘飞剑,它拼命地在空中翻转腾挪以逃避飞剑的追踪,可是根本没用,它们就如同安装了最先进的雷达定位器,无论它往哪个方向逃逸,它们总是会在第一瞬间改变方向,然后朝着它飞射而去。

    现在在半空疲于奔命的鼍龙终于能够感受火魔当时的痛苦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