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百宝箱被炸毁之后,那把金光闪闪的斩妖刀再次出现在众人眼前。

    它依旧悬在半空,清风拂过,光彩夺目的刀身微微震动,发出一声悦耳的龙吟。

    如果不是这声龙吟,众人几乎都要把它忘记了,因为现在荆棘女王和鼍龙正吵得不可开交,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俩身上呢。

    那声龙吟似在提醒潭边众人,以示自己的存在。

    有一点,众人绝没有料到。

    那就是对龙吟反应最快的居然不是它的主人鼍龙,而是荆棘女王。

    这一点,相信连斩妖刀自己都没想到。

    荆棘女王一听见龙吟,就立刻抬起头来,怒视着那把悬在半空的金刀。

    恰逢一阵清风拂过,斩妖刀上的九个小金环立刻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可是荆棘女王怒视着那把斩妖刀却恨得几乎把獠牙都咬碎了,就连斩妖刀上九个小金环发出的清脆悦耳的声音在她听来也像是对她最大的嘲弄。

    鼍龙微笑道,“我的斩妖刀,真的很抱歉,我差点把你给忘记了。都是这愚蠢的植物非要跟我撕逼,人类有句古话叫做飞鸟尽,良弓藏,是时候把你给收起来了。我实在是太糊涂了,施法过后,居然连宝贝都忘记收起来,真是蠢到家了。愚蠢的植物,你真该死,跟你斗嘴作战之后,我的智商也跟着降低了呢。来吧,我的斩妖刀,我该把你收起来了。”

    斩妖刀再次发出悦耳的龙吟,像是说早该如此。

    此刻斩妖刀像是为了祝贺鼍龙取得胜利,而刻意摆出傲人的姿态,柔媚的阳光照在它身上,金光大胜,映得潭边金光一片,就连漆黑的潭水也被映得碎金鳞鳞。

    “不!愚蠢可耻的黑脸鼍龙,你毁掉了我的荆棘百宝箱,还强占了我的干扰水晶,我会让你为此付出代价的!”荆棘女王忽然举起一只触手,对着鼍龙狂吼。

    荆棘女王是如此的愤怒,就连大地都被她的吼声震动了。

    然而,鼍龙却像是没有听见荆棘女王的吼叫一般,镇定地举起一只前爪,柔声道,“我的斩妖刀,你已经完成使命了,是时候回来休息一下了。”

    像是为了回应鼍龙的吩咐,金光闪闪的斩妖刀立刻发出一声龙吟,然后它幻化为一只金色小鸟,振翅朝着鼍龙飞去。

    金色小鸟喳喳叫着,围着鼍龙飞了一圈又一圈,最后停在它举起的那只前爪上。

    鼍龙继续柔声道,“我说了,你该休息了。”

    金色小鸟像是听懂了鼍龙的话,喳喳叫了几声,幻化为一团紫色火焰。

    紫色火焰越缩越小,最后皱缩为一只黄豆大小的紫色小球,那小球腾地一下子飞进鼍龙的血盆大口里。

    鼍龙合上嘴巴,满意地点点头,“真乖,算来算去,我这么多的法宝还是要数斩妖刀最听话懂事。最不听话的就是那只小豹子,我明明召唤的是狗熊,它却自说自话地跑出来,来了就跟我抢美人,简直是没大没小,让它回去又磨磨蹭蹭的不肯走,真是个令人头疼的小家伙呢。”

    鼍龙自顾地唠唠叨叨,似乎完全把荆棘女王给忘记了,而后者正满脸怒气地瞪着它,她用那双血红色凤眼恶狠狠地瞪着它,呲着獠牙,似乎随时打算一口咬下它的脑袋。

    “愚蠢的驼背龟,既然你这么喜欢变戏法给我看,那么现在我也变个戏法给你看看吧。”刚才还满脸怒气的荆棘女王,不知为何,忽然转怒为笑,此刻,她眯着血红色的凤眼,舔去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露出甜美的笑容。

    鼍龙鄙夷不屑地瞥了荆棘女王一眼,“愚蠢可笑的植物,你那低级的智商我实在不敢恭维,你想出招的话,我随时奉陪。”

    对于这个被它整惨了的植物,它现在根本无暇搭理,暖暖的阳光照在它身上,那浅粉色的光环完全迷住了它,它有生以来,从未觉得自己也可以如此美丽,可惜的是,黑水潭附近并没有雌性鼍龙的存在,否则它相信自己绝对有魅力去成就一段新的爱情佳话。

    要知道,孤单已久的它真的很需要爱情的滋润呢。

    不!也许并不需要雌性鼍龙,眼前不就有个打着灯笼都难找的绝世美人麝月公主嘛,它眯着又黑又亮的龙眼,朝着美人伸出前爪,满怀深情道,“美人,不着急,你早晚都是我的!我相信你一定会成为有史以来最贤惠的妻子,而我将成为最温柔体贴的丈夫,守护你一生一世。”

    鼍龙深情的告白吓得麝月公主瑟瑟发抖,她缩成一团,吓得牙齿打颤。

    诚然,每个女人都会被告白,每个女人都期待着被异性告白,哪怕是最丑陋的女人。

    可是如果前来告白的是这样一个庞大丑陋而又蠢笨的家伙,还有几个女人能够开心地笑出来呢。当然这样说,也许有点过分,好歹鼍龙也是个修炼多年的龙子呢。

    看着鼍龙含情脉脉地告白,风如初忍俊不禁道,“这鼍龙自从把干扰水晶装在自己身上之后,周身就多了个浅粉色的光环,它立刻就觉得自己变美了。”

    骷髅头道,“是啊,它此刻的告白只是动物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自认为变美的鼍龙当然会发发春梦,人类也是如此啊,男人一旦有了钱,就认为自己变帅了,立马去过花天酒地的生活。而雄性动物们衡量自己变帅的标准则是鳞片或者羽毛的亮度和鲜艳程度,既然鳞片变亮,身上多了浅粉色光环笼罩,它做做迎娶麝月公主的美梦倒也无可厚非。”

    荆棘女王冷哼一声,“愚蠢丑陋的鼍龙,你大概不知道自己有多丑陋,居然也敢做把美人据为己有的美梦,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花形水滴为了给主人助威,也发出不满的唧唧声。

    “那么现在,为了让你愚蠢的美梦化为泡影,接招吧!”荆棘女王怒吼道。

    鼍龙的当众告白显然激怒了荆棘女王,因为她一直把麝月公主视为自己的私有物品,既然现在鼍龙想要迎娶美人,她自然是第一个反对。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