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荆棘百宝箱的黑色碎片消失在空气中之后,空气中只剩下一股特有的魔法烧焦的臭气。

    其实刚才那声轰隆隆的巨响,把在场的每个人都惊呆了。

    那只神奇的、能收纳别人法器的小盒子就这样被炸成无数黑色碎片,然后消失不见了。

    尽管小盒子会被法力强大的鼍龙摧毁原本就是意料中的事情,可是当那一刻到来时,众人仍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紧张的空气再度凝结,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尽相同。

    荆棘女王由最初的愤怒绝望变得近乎失去理智,她把獠牙咬得咯咯作响,离着她很远的风如初都听得清清楚楚。

    的确,宝盒被毁的心情,人人都可以理解。

    对于荆棘女王来说,不光是宝盒被毁,还有更心痛的事嵌入宝盒的干扰水晶也被鼍龙据为已用。一下子损失两件心爱的宝贝,荆棘女王心痛不已。

    看着鼍龙那身光芒四射的鳞片,荆棘女王恨不能立刻把它那丑陋的龙脑袋从它的乌龟身子上扯下来拍碎,再把它那身龙鳞揭干净。

    她已经开始想象自己用巨大的触手把它身上的鳞片一片片揭去的情形。

    “最好是让它身上一块鳞片都没有!”荆棘女王恶狠狠地骂道。

    她恨它闪闪发光的鳞片,更恨那团笼罩着它的浅粉色光环,因为这一切都是拜干扰水晶所赐,而此刻鼍龙特意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她知道它是在故意炫耀那身鳞片的光芒,而这更激起了她的恨,她失去干扰水晶的恨。

    那枚昔日协助她俘获对手法器的可爱小碎片此刻却在她敌人的身上闪闪发光。

    试问这种痛,又有谁可以承受?

    沐浴在浅粉色光环中的鼍龙故意不去看荆棘女王的臭脸,它扭动着庞大丑陋的身躯,故意在潭边踱来踱去,这次,尽管它很小心,还是踩碎了不少巨石。是个人就能看出,此刻的鼍龙心情不要太好。

    纵观整个动物界,雄性总是更在意自己的外表,而且雄性也比雌性要美丽的多,比如说孔雀,雄性孔雀一开屏,引得多少人驻足观看,一看雌孔雀,样子丑到跟一只小母鸡差不多。鼍龙毕竟也只是一只雄性动物,尽管它本身的样子蠢笨无比,可是现在笼罩在它鳞片上的那团浅粉色光环让它自我感觉美了很多。此刻的它要有多开心,不言而喻。

    风如初看着荆棘女王心如刀割的模样,忽然有几分幸灾乐祸。他之前失去意识晶片的切肤之痛她终于有所感悟了。看来,老天爷终究是公平的,一报还一报,风如初恶狠狠地在心里暗骂。

    鼍龙忽然扬起脖子哈哈大笑,“关于那个愚蠢的盒子,它必须被摧毁,因为我要给受伤的火魔一个交代。那个愚蠢的盒子之前把火魔坑得太惨了,它应该得到教训,所以它必须被摧毁!”

    鼍龙的话立刻激起荆棘女王的一通怒骂,“闭嘴!你这疯子,你为了强占别人的干扰水晶,已经疯了,我看得出,你这丑陋的驼背龟只不过是以帮火魔复仇为借口来毁掉我的宝盒,而你真正的目的是想要得到干扰水晶!我说的没错吧?”

    荆棘女王一番犀利言辞,鼍龙却感到哭笑不得。

    “你这愚蠢的植物脑袋,我要怎么说你才好呢,我毁掉盒子目的是为了打败你!只要能战胜你,然后再杀了你,你的一切就都是我的,明白吗?不光是干扰水晶,只要我杀了你,你所挟持的麝月美人,还有你真气屏障上的那块意识晶片,全都是我的!这一切的前提是我必须杀了你!这么简单的道理,你这植物都想不到吗?居然会认为我只是为了一块干扰水晶,你真是快笑死我了。”

    听到鼍龙这样直白的解读,荆棘女王快气疯了,一向心高气傲的她会甘心被它打败并且杀了吗?它想的太天真了吧?她活了千年之久,都没有谁敢说杀了她,而这个长着龙头的丑乌龟却扬言要杀了她。它不会认为毁了她的宝盒,她就无计可施,再也对付不了它了吧?

    活了千年之久的荆棘女王第一次感到芒刺在背,被人挑战的感觉真的很有压力,之前她因为无聊一直希望遇上旗鼓相当的对手,可是真的一旦遇上,才发现自己是这样的力不从心。损失了两件宝贝之后,她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差。

    “你这丑陋无耻的驼背龟,你休想杀我,更是休想得到麝月美人和我的意识晶片,你休想!”

    “愚蠢的植物,以你的智商我很难跟你解释,总之,我会让你亲眼看见我是如何拿到你的意识晶片,然后抱得美人归的。”

    “你休想!你休想!”

    “愚蠢的植物,请接受我的忠告,在我杀掉你之前,赶紧滚回你的法术世界里去!”

    “无耻的驼背龟,你就做梦吧,没有人能够杀的了我!”

    荆棘女王尽管还在怒吼,可是她的声音却一直在颤抖,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出她已经底气不足,与之相反的是,鼍龙的气焰却越来越嚣张。

    潭边的氛围忽然变得很怪异,原本对峙的两个家伙,此刻,一个满身虚汗、浑身颤抖,一个趾高气昂、光芒四射,这战局是要改观了吗?

    风如初见状,低声道,“小白,看样子胜负已分。”

    骷髅头道,“现在说还为时尚早。”

    风如初道,“那么你认为荆棘女王还有翻盘的机会。”

    骷髅头道,“不知道啊,主人。凡事不到最后一刻就不要轻易下结论,因为定数往往逃不过变数。”

    风如初苦笑,“话说荆棘女王的思维方式还真是奇葩,人家鼍龙目的是为了杀她,她居然认为它做这一切只是为了得到干扰水晶,我真的醉了。”

    骷髅头也忍俊不禁,“原谅她吧,她毕竟只是一株植物而已,就算她是寄生在人类身体上借助人类的身体长大的植物,可是她终归只是一株植物,思维方式也只能是植物的思维方式。而植物的想法比较单纯,永远不及动物那么血腥、残忍和狡诈。”

    风如初点头,“所以鼍龙说的很明白,只要杀了荆棘女王,她的一切都是它的。”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