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一阵擦擦之声过后,铁毯被细密地缝在小盒子表面,风如初不由地叹了口气。

    “小白,至少到目前为止,荆棘女王的荆棘修补不是同样把小盒子修补好了吗?”

    骷髅头道,“小盒子的确是给修补好了,可是你忘记这是谁让她去修补的了?”

    风如初道,“没有啊,不是鼍龙让她修补的吗?”

    骷髅头道,“对啊,鼍龙刚才不是说了,让她修补的目的是为了增加摧毁的难度嘛,我觉得它只不过是想再增加点摧毁的乐趣罢了。”

    风如初道,“那不是太变态了嘛。要毁就毁,还特意让人家修补再慢慢地毁,真过分。那么小白,你觉得这次小盒子一定会被毁了吗?”

    骷髅头道,“不知道啊,至少鼍龙对于毁掉小盒子,有着十足的把握。”

    这边厢,风如初和他的骷髅奴小白正在激烈地讨论当前的战局,那边厢,潭边,鼍龙和荆棘女王依旧是非常紧张的对峙局面,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是胜负未分。

    鼍龙咳咳两声,朗声道,“那植物,你确定已经修补完成了吗?”

    荆棘女王用触手梳理下额前的乱发,强撑出笑容道,“废话就不用再说了,拿出你的手段吧,你不是扬言可以毁掉我的荆棘百宝箱吗?那么,动手吧。”

    鼍龙冷哼一声,默念咒语。

    于是

    砰砰砰锵锵锵

    那类似斧子或者凿子的敲击声再度响了起来。

    与刚才不同的是,那砰砰锵锵的敲击声响得又快又急。

    风如初注意到,这次鼍龙念的咒语也是频率飞快,就看见它那张满是獠牙的大嘴在频频地快速开合。

    不!

    用快速来形容它嘴巴开合的速度恐怕都不恰当,应该是飞速开合才对。

    风如初惊道,“小白,这次鼍龙一上来就把咒语念得飞快。”

    骷髅头道,“既然它说过要毁了盒子,那么速度越快,毁坏的速度也越快。”

    风如初担心地问,“小白,你肯定盒子会被摧毁吗?”

    骷髅头道,“不知道啊,主人。我也只是推测而已。”

    啪嚓

    一声刺耳的金属刮擦声之后,小盒子表面裂开了一条口子。

    一抹金光从裂口处迸射出来。

    与此同时,小盒子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风如初无奈道,“一切再次重演。”

    他的话音刚落,又是啪嚓一声响。

    紧接着,小盒子底部又裂开一条口子。

    一抹金光从盒子底部的裂口处迸射出来。

    小盒子也再度发出瘆人的惨叫。

    风如初惊呆了,“厉害了,这次鼍龙在盒子底部又划了一道口子。”

    骷髅头道,“鼍龙仍旧是跟荆棘女王玩折磨游戏。”

    风如初道,“怎么讲?什么折磨游戏?”

    骷髅头道,“鼍龙不是要毁了盒子嘛,它不是说要增加点损毁的乐趣嘛,这难道不是折磨游戏,多一些折磨,它就多一些快乐。”

    风如初道,“这鼍龙简直太变态了。”

    鼍龙得意地哈哈大笑,“来吧,愚蠢的植物,继续你的荆棘修补啊。这次盒子的顶部和底部各有一条口子,我看你要怎么办?”

    荆棘女王眉头紧皱,默念咒语道荆棘修补。

    一张巨大的由铁蒺藜织成的铁毯再次兜头罩下,正好盖在小盒子上方。

    与其同时,另一张由铁蒺藜织成的铁毯从盒子的底部缓缓往上升。

    小盒子的上下方像是各有一只无形的巨手分别把两块铁毯往下压和往上推,最后把两块铁毯死死压在盒盖和盒底的表面。

    两块铁毯再度把刚才由斩妖刀划开的裂口遮得严严实实。

    上下两抹耀眼的金色光芒瞬间消失不见了。

    擦擦擦

    仿佛有两根看不见的针把两块铁毯牢牢缝在盒盖和盒底上。

    荆棘女王做完这一切之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此刻的她已经是满头大汗。

    鼍龙则咧开满是獠牙的大嘴,哈哈大笑,“愚蠢的植物,没想到,这次我划开两道口子,依旧被你修补好了。很不错的上下修补法,那么,接下来,我再多划几道试试。如果我划上无数条口子的话,看你再怎么办?”

    荆棘女王怒道,“黑脸鼍龙,你简直不是人,用如此残忍的手法来折磨一个可怜的法器。”

    鼍龙鄙夷不屑地笑笑,“可怜的法器?法器本身并没有罪,错在它跟错了主人,所以它也必须为此付出代价。凡事都是有代价的,愚蠢的植物,你活了千年之久,不会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吧?”

    鼍龙说罢,立刻默念咒语。

    这一次,它念咒语的速度更加快,就看见它的血盆大口不住地开合。

    啪嚓啪嚓啪嚓

    一阵刺耳的金属刮擦声之后,小盒子顶部裂开了无数条口子。

    从小盒子顶部的裂口处,可以看见那把金光闪闪的斩妖刀正在盒中飞速旋转。

    至于此刻,斩妖刀是正在进行顺时针旋转还是逆时针旋转就无人能看得清了,因为它转动得实在太快了。

    刺啦刺啦刺啦

    此时像是有几只看不见的手在使劲撕扯小盒子顶部的裂口,似乎还嫌裂口不够大,想给撕得更大些。

    啪嚓啪嚓啪嚓

    这次,不光是盒子的顶部,除了顶部以外,盒子的底部和盒身的四个面也裂开了无数条口子。

    小盒子发出的惨叫声只能用毛骨悚然来形容了,叫声的凄惨程度让风如初想起了鼍龙和荆棘女王同时施法作用于斩妖刀时,斩妖刀所发出的惨叫声。当然比起斩妖刀,小盒子的惨叫声要柔和多了。

    荆棘女王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因为这次小盒子的六个面上全都有无数条裂口,她想要念咒修补都不知道要召唤出多少块铁毯。急得她是如坐针毡又无计可施,只得目瞪口呆地看着。

    鼍龙忽然冷哼一声,“那植物,我也玩的差不多了,干脆给你的盒子来个痛快了断,省得它再吱吱叫得人心烦。”

    鼍龙说罢,再次默念咒语。

    这次的咒语比以前的速度更快。

    嘭轰隆隆

    悬在半空的小盒子登时炸成黑色碎片。

    那些碎片很快消失在空气中,不见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