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盒子发出令人心碎的婴儿啜泣声并没有博得任何同情。

    相反的,鼍龙继续念咒,并且咒语的频率越来越快。

    于是

    砰砰砰锵锵锵

    那类似斧子或者凿子的敲击声还在继续。

    那砰砰锵锵的敲击声跟它们的主人一样无情,一样无视小盒子的哭泣。

    不仅如此,听上去敲击的频率似乎还在不断地加快。

    这些砰砰锵锵的敲击声在荆棘女王听来不啻于是小盒子的丧钟,她感到那砰砰锵锵的声音就如同那些斧子或者凿子一下下地敲在她的脑门上那么痛不可忍,于是她伸出两只触手抱住脑袋,狂吼道,“不!停下!快停下!”

    “你认为我会听你的命令停下来吗?愚蠢的植物。”鼍龙奸诈的脸上满是坏笑。

    啪嚓

    一声刺耳的金属刮擦声之后,小盒子表面裂开了一条口子。

    一抹金光从裂口处迸射出来。

    与此同时,小盒子也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鼍龙见状,兴奋地大喊,“怎么样?愚蠢的植物,第一步已经成功了。我说毁掉你的盒子,绝不是戏言,你看着吧,好戏在后面。这只可爱的小盒子即将被我摧毁。”

    “停下!快停下!”

    或许是小盒子上裂开的那个口子严重地刺激了荆棘女王的神经,也或许是小盒子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让她心碎,总之,现在的荆棘女王似乎完全崩溃了,她紧盯着悬在半空的小盒子,疯狂地大吼大叫。

    可是鼍龙哪里会在意她的感受呢,这不就是鼍龙想要的结果吗?彻底打败这个不可一世的植物。这个把它的领地黑水潭搞得一塌糊涂的家伙难道不该得到一点惩罚吗?此刻的鼍龙不知怎的,又想起被自己烧死的全部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以及被荆棘女王重创的火魔,不由地怒火中烧。

    “这一切,她必须付出代价!”鼍龙吼道。

    尽管烧死全部水族是它命令火魔去做的,归根结底,它还是会把这笔账算在她身上。

    “如果不是她莫名其妙来到这里找我打架,这一切全都不会发生!在她没来之前,我和我的水族部下过着多么幸福快乐的生活啊。”

    一想到昔日被一大群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簇拥着在潭底的水晶宫里喝酒听歌,鼍龙的眼眶就湿润了,那美好的日子彻底被毁了。就是被面前这个长着人类脑袋的植物给毁了。

    “那是多么美好的一段时光啊,就这样被她给毁了!”

    “她简直死不足惜!”鼍龙越想越气。

    鼍龙忽然没头没脑地大吼起来,尽管没有点名,荆棘女王也知道它说的就是自己,因为它在吼出这句话的时候,那双邪恶的黑眼睛一直恶狠狠地瞪着她。

    不知为什么,这一次面对鼍龙,荆棘女王感到信心尽失,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她把身体团得更小了,并且紧张到不住地颤抖。

    “愚蠢的植物,看样子,你完全被我吓傻了吗?别傻呼呼待在一边看着我把你的盒子毁了呀,做点什么,来防止我摧毁它,比如说用你的荆棘修补,把我划开的口子给缝上,快!速度,在我毁掉它之前,赶紧修补。跪求你给我摧毁小盒子增加一点点难度,否则只是一味地损毁就太无趣了。”

    鼍龙见自己的计谋一步步得逞,愈加得意,就连说起话来也满是挑衅的味道。

    鼍龙兴奋得四只脚爪乱拍,大地和岩石再次在它脚下颤抖呻吟,它依旧是毫不在乎,继续乱拍一气。

    嘭轰隆隆

    一块巨石承受不住鼍龙硕大脚掌猛击,嘭地一声,爆炸了。

    潭边再次被四处飞溅的碎石沙尘所笼罩。

    “这里是我的地盘!我的地盘,你明白吗?你这个愚蠢的侵略者!”

    “你这愚蠢丑陋的植物,奉劝你赶紧滚回你的法术世界,不要再赖在我的地盘。”

    “我的地盘我做主!”

    在巨石爆炸的轰鸣声中夹杂着鼍龙疯狂愤怒的吼叫声。

    巨石爆炸发出的轰鸣早就掩盖了小盒子发出的惨叫和啜泣。

    风如初低声道,“荆棘女王现在完全被鼍龙操纵了啊。”

    骷髅头道,“是的,主人。目前她的情形不容乐观。”

    鼍龙继续加快咒语的频率,小盒子发出的惨叫声愈加刺耳。

    荆棘女王皱紧眉头思索片刻,忽然默念咒语道荆棘修补。

    这下子,鼍龙更得意了,它笑得前仰后合,“愚蠢的植物,你真是听话,我让你出什么招你就出什么招,你这样听话,干脆归顺于我,给我做个得力助手好了。”

    荆棘女王怒吼道,“少废话,黑脸鼍龙,接招吧!”

    风如初见荆棘女王喊出荆棘修补,就已经傻眼了,“小白,荆棘女王的脑子真的坏掉了,鼍龙让她干嘛她就干嘛,鼍龙喊她出荆棘修补来修补盒子,她立刻照做。”

    骷髅头道,“我想现在的荆棘女王应该是很无奈吧,她当然不希望盒子被毁,她并不是要听命于鼍龙,而是目前防止盒子被毁的唯一方法就是荆棘修补了。至少是荆棘女王能想到并且做到的唯一方法。”

    风如初道,“可怜的荆棘女王,这一次她真的很无奈。”

    骷髅头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是她哭着喊着要来黑水潭的,所以目前的结果无论有多糟糕,她也只能选择承受。”

    一张巨大的由铁蒺藜织成的铁毯兜头罩下,正好盖在小盒子上方。

    铁毯的上方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巨手把铁毯往下压,最后把铁毯死死压在盒盖表面。

    这张铁毯把刚才由斩妖刀划开的裂口遮得严严实实。

    那一抹耀眼的金色光芒瞬间消失不见了。

    擦擦擦

    仿佛有一根看不见的针把铁毯牢牢缝在盒盖上。

    鼍龙看着小盒子上的裂口再度被缝上,居然哈哈大笑起来,“愚蠢的植物,干得漂亮,这针脚缝的真够细密,我相信如果你做的我的奴才,做事比火魔强十倍不止。”

    荆棘女王气得眉毛头发根根直立,炸毛狮子造型再现。

    “做你的奴才?黑脸鼍龙,别再做大头梦了,你这只丑陋的驼背龟给我做奴才我还得考虑要不要同意呢。你也就只配收个火魔这么愚蠢的低级法师做奴才。”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