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斩妖刀再次飞进荆棘百宝箱,风如初立刻傻眼了。

    一切又跟之前一模一样。

    金光闪闪的斩妖刀像归巢的小鸟一样快乐地飞进了小盒子。

    风如初低声道,“这也太坑了,难道说,装了意识晶片的斩妖刀仍旧不能避开干扰水晶的干扰和吸引而最终难逃再次被荆棘百宝箱收纳的命运?”

    骷髅头道,“主人,意识晶片只是起到防止斩妖刀被其他法师的咒语所控制,它本身并不能避开干扰水晶对它射程方向的更改,所以斩妖刀会再次被收进盒子里。”

    风如初道,“那么接下来不是糟了,又要上演荆棘女王操纵斩妖刀攻击鼍龙的戏码了。”

    骷髅头道,“主人,你难道忘记了,斩妖刀上装了鼍龙的意识晶片之后,它就不会再受任何法师的操控了,荆棘女王根本不可能再次操控斩妖刀。”

    风如初点头,“如此说来,情况的确与之前不同了。那么……”

    骷髅头道,“不要再问我,主人。继续看吧,我个人觉得接下来的情形恐怕神仙也难预料。”

    潭边的氛围依旧很紧张。

    那个再度把斩妖刀收纳了的漆黑小盒子若无其事悬在荆棘女王的头顶上方。

    荆棘女王兴奋地盘踞在潭边的巨岩上,用触手梳理着额前的几缕头发。

    鼍龙则阴沉着面孔伏在她对面一块巨岩上,没人知道,这家伙现在在想什么。

    “看来荆棘女王又要赢了呢?”完全看不清形势的麝月公主小心翼翼地道。

    荆棘女王得意地哈哈大笑,“我必须赢,美人。”

    鼍龙冷哼一声,“愚蠢的植物,你还真会吹牛皮呢,你从哪里看出自己会赢?谁给你的自信?”

    荆棘女王咳咳两声,“黑脸鼍龙,谁说老招数不行?刚才是谁说的?”

    鼍龙冷笑道,“愚蠢的植物,其实我就等着你出这招荆棘百宝箱呢。”

    荆棘女王愕然,“什么?黑脸鼍龙,你脑子出问题了吗?现在你的宝贝斩妖刀再次被我的百宝箱收纳了,你还有什么话说?既然你认为我招数老不管用,怎么你的金刀还是像一只可爱的小鸟一样自动飞进我的盒子?”

    本以为鼍龙听了荆棘女王的抢白会噎得哑口无言,没想到它却像是听见什么特好笑的笑话般的笑了半天之后,才恶狠狠地道,“如果我的斩妖刀不飞进你的盒子里,那么我怎么摧毁你那叫做荆棘百宝箱的愚蠢盒子呢?”

    原来如此!

    它是故意让斩妖刀飞进小盒子里的。

    荆棘女王忽然感到浑身发冷。

    好个阴险的家伙。

    荆棘女王明白自己上当了,此刻她忽然想起自己现在根本无法操控鼍龙的斩妖刀,那么她亲自把一个不能操控的法器关进了百宝箱,结果会是什么?之前她能顺利地操控关进盒子里的法器是因为那些法器上没有法器主人的意识晶片,可是这斩妖刀上可是有鼍龙的意识晶片啊。她为自己的再次大意感到懊悔。

    一阵阵的恶寒涌上心头,荆棘女王仍旧强自镇定。

    风如初道,“小白,这一段,你又如何解读?”

    骷髅头道,“这次完全是鼍龙给荆棘女王设了一个套,鼍龙利用荆棘百宝箱上干扰水晶能更改飞行物射程之后把其吸纳进盒子的特性,从而达到把斩妖刀装进盒子的目的。”

    风如初道,“鼍龙果然是个诡计多端的家伙。可是它把斩妖刀装进盒子打算干嘛?”

    骷髅头道,“它不是说了嘛,它要毁了那个叫做荆棘百宝箱的小盒子。”

    “不!你休想毁掉我的荆棘百宝箱!”荆棘女王怒吼。

    鼍龙哈哈大笑,“很遗憾,那个可怜的盒子马上就要被毁掉了。从你用干扰水晶改变斩妖刀的射程方向开始,就注定了它被毁灭的命运。”

    “闭嘴!你这只愚蠢丑陋的黑乌龟,你绝不可能毁了我的百宝箱!”

    这一次,荆棘女王是真的急眼了,要不也不可能一连串的禁词往外冒。

    鼍龙气得咆哮一声,巨大的前爪使劲拍下去,一大块岩石顿时成了齑粉。

    一时间,碎石四溅,灰尘迷得人睁不开眼。

    “依我看,你这长着人类脑袋铁蒺藜身子的怪物也好看不到哪去,你泛绿的肤色和你满身臭哄哄的黏液叫人看一眼,恶心三年!你简直丑到家了!拜托你今后不要再在我面前梳头照镜子,像你这么丑陋的家伙最好赶紧滚回你的法术世界里去!人类世界根本不需要你这么丑陋家伙的存在!滚回去吧!”

    “闭嘴!你这丑陋的乌龟,既然这里是人类世界,你又为什么存在于这里?如果你这愚蠢的驼背龟都可以存在于这里,那我为什么不能?”

    荆棘女王显然快被鼍龙气疯了,她眯着血红色的凤眼,身子紧紧团在一起,不知是因为太激动还是太气愤,她剧烈地喘着粗气、瑟瑟发抖。

    他居然敢让她滚回法术世界里去,让她滚回那个寂寞无聊、只有她一个人的世界里去,他有什么资格这样说,他算老几?

    不!没有谁有权利让她再次回到那个只有她的世界里去,那种孤零零的滋味真是无聊透顶,她早就受够那种无趣的生活了,每天打扮得漂漂亮亮只是为了等待来自人类世界的法师们的召唤,她已经为那些愚蠢的法师们服务了上千年了,凭什么还要她继续?凭什么!

    “来吧,是时候教训下你这愚蠢的植物了!”鼍龙说罢,默念咒语。

    砰砰砰锵锵锵

    悬在荆棘女王头顶上方的小盒子立刻传来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就像是有人拿着斧子或者凿子在盒子里钻洞或者打眼。

    荆棘女王立刻慌了神,“你在搞什么?阴险的黑脸鼍龙。”

    鼍龙冷笑,“你很快就会知道。不过,我并不介意提前预告下我的行动,对了,我记得我刚才提醒过你的,我打算毁掉这只叫做荆棘百宝箱的跟你一样愚蠢的盒子。”

    那小盒子再次发出类似婴儿的啜泣声,那稚嫩的哭喊声让人听了感到小刀割肉般的难受。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