鼍龙在潭边满意地踱步,它巨大的脚爪每向前走一步,大地就会震颤一下,可是它毫不在乎,潭边的岩石悉数被它踩成碎块,脆弱的黑水潭似乎根本无法承受它庞大的身躯和可怕的体重。

    大地和岩石在鼍龙脚下呻吟,它们都在拜托它赶紧回到漆黑的潭水中去,以免它把这里踩塌压碎。

    “不!在把那愚蠢的植物打败之前,我绝不会回到潭水中去。”鼍龙如是说。

    此刻鼍龙紧盯着悬在半空的斩妖刀,居然露出温和慈爱的目光,那眼神类似一个艺术家在欣赏自己得意之作时流露出的神情。

    不知怎的,鼍龙眼中的温和慈爱倏然消失了,它重新变得严肃起来。

    “不!我的宝贝还不完善。我得完善它,绝不能让愚蠢的植物用它那满是恶心黏液的触手再次操纵它!绝不能!”

    鼍龙的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刚才被荆棘女王耍弄的痛苦还在折磨着它,于是它默念咒语。

    “是时候用到我的法宝了,不是吗?”鼍龙露出得意的笑容。

    叮

    一枚亮晶晶、闪着七彩光芒的小碎片从鼍龙口中飞出来。

    “意识晶片?想不到鼍龙也有意识晶片。”风如初看见那个小碎片的时候,禁不住脱口而出。

    骷髅头道,“是的,主人。意识晶片的数量少的可怜,没想到鼍龙居然也有一枚。”

    “这下荆棘女王有麻烦了。”风如初已经猜到鼍龙下一步的动作会是什么。

    那枚亮晶晶的意识晶片朝着悬在半空的斩妖刀飞去了,然后,叮地一声,嵌入斩妖刀中,待它一嵌入斩妖刀,斩妖刀的光芒更加耀眼了。

    对于这一切,荆棘女王似乎浑然不觉,她实在是太大意了。

    那枚亮晶晶的小东西她觉得很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可是她一时半会却没反应过来那是什么。

    鼍龙得意地笑道,“好极了,我的斩妖刀终于完成了,这下,你这愚蠢的植物再也不能操控它一下了。”

    荆棘女王冷笑道,“是吗?你这么确定?我记得你之前也曾经说过我不能操纵斩妖刀的蠢话,可是结果呢?你大概忘记之前我操纵你的斩妖刀演练刀法,还能让它在空中跳舞,还记得那个舞蹈龙凤呈祥吗?对了,我和你刚才还上演了斩妖刀控制权的争夺战而最终导致了斩妖刀的毁灭,这一切你都忘记了吗?你是不是得了失忆症啊?”

    对于荆棘女王提起的一切,鼍龙只感到无限的屈辱,它把獠牙咬得咯咯响,恨不能扬起巨大的前爪把那颗恶心的植物脑袋拍个粉碎。毕竟自己的法器被别人操纵的感觉,不是每一个法师都能够承受的,尤其是顶级法师,他们都把得意的法器视若妻子,试问有谁能忍受自己的妻子被别人压在身下?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看出你跟愚蠢的火魔,有什么区别?”尽管看见鼍龙气得龙须倒竖,荆棘女王还是故意把刺激它的话说出来。

    “闭嘴!你这愚蠢的植物,够了!够了!”居然把它说的跟愚蠢的火魔一样,是可忍孰不可忍。

    “愚蠢的植物,我所遭受的这些屈辱,你统统都要偿还!”鼍龙吼道。

    暴怒的鼍龙不经意间,又踩碎了无数岩石。

    荆棘女王却对鼍龙的咆哮不理不睬,只是冷哼一声,“黑脸鼍龙,你用法术将金粉从泥土中弄出来,再把金粉重新聚合在一起弄成金疙瘩,再把金疙瘩重新打造成斩妖刀,所谓的金甲虫和金色虫子塔只不过你还原斩妖刀的障眼法而已。”

    鼍龙冷哼一声,“对,愚蠢的植物,这次你总算聪明了一回。既然我的斩妖刀已经复原,那么现在,就请接受斩妖刀的复仇吧。”

    鼍龙说罢,默念咒语。

    噌地一声,悬在半空的斩妖刀发出耀眼的光芒。

    像是为了配合那一抹耀眼的光芒,斩妖刀发出一声悦耳的龙吟。

    荆棘女王见状,立刻用触手比出剑指,默念咒语。她现在要做的是,试验下重新合成的斩妖刀是否还会对她的咒语有反应。

    可是这一次,斩妖刀对荆棘女王的咒语毫无反应。

    荆棘女王心里着了慌,继续念咒。

    鼍龙干笑两声,“愚蠢的植物,不用再念咒了,这一次,无论你怎么念都是白费,我的斩妖刀不会再听从你的任何命令了。”

    荆棘女王哪里肯甘心,仍旧继续念咒。

    可是令她失望的是,这次斩妖刀真的不再对她的咒语有任何回应了。

    “哼,我明白,一定是刚才你最后装上去的那个亮晶晶的小东西在作怪。”荆棘女王沉吟半晌之后,总算想通了。

    鼍龙哈哈大笑,“是的,愚蠢的植物,我最后装上去的那个亮晶晶的小东西叫做意识晶片,被安装了意识晶片的法器就只会听主人一个人的指挥,所以你的愚蠢咒语将不会对它起任何作用。我的宝贝斩妖刀不用再纠结是受你操控还是受我操控了,我得感谢你这蠢货,如果不是你提醒我,我还不能发现自己的宝贝有这样一个漏洞。这下子,我完善了它,它将永远只听命于我一个人。”

    荆棘女王听罢,不由地倒吸一口凉气,她知道,这次不能再用操控斩妖刀的方法来跟鼍龙搞拉锯战了。

    风如初长吁了一口气,“这个荆棘女王的记性真的很有问题,之前她从我的人形水滴上抢了我的意识晶片,这么快就忘到脑后勺去了。”

    骷髅头道,“大概是因为得来的太容易了吧,人们对得来容易的东西总是到手就忘的,相信这一点,妖怪也是如此。”

    “可我总觉得也许是因为她的植物脑袋,智商有限。”

    “也许吧。”

    风如初叹口气,“只可惜了我的意识晶片,被她无端端地抢走,据为已有,还装在自己的花形水滴上,简直叫人不能忍。”

    骷髅头叹气,“那又能怎样,咱们不是她的对手。不过她现在不也遇上恶人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