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

    那把金光闪闪的斩妖刀居然发出的是人类的惨叫声。

    那很明显是一个成年男子的声音。

    那宏亮的喊声说明声音的主人应该是个强壮健康的男人。

    可是现在,他的声音听上去很痛苦,像是正在经受难以忍受的折磨,发出刺耳的惨叫。

    那并不是寻常的惨叫声,跟咱们平时手被割伤或者一不留神摔到在地发出的叫声有着天壤之别。

    那叫声极度凄惨、痛苦,人类若非被人往死里折磨是绝不会发出如此痛苦的叫声。

    那惨叫声就如同一个正在遭受车裂或者五马分尸酷刑的囚犯,其身体被拉得四分五裂时发出的痛苦叫声,即使现在是光天白日,潭边的众人仍旧被斩妖刀的惨叫吓得头皮发麻、两股战战。

    令人悚悸的是,这惨叫并不是一声两声就了事了,而是一声声地一直叫下去,一声比一声更凄惨。尤其是几分钟后,那惨叫声也变得类似酷刑到后期阶段,可以想象那囚犯的肢体已经被刑具或者骏马扯得四分五裂,可是他仍然还活着,时而嚎声高时而嚎声低,一下下的,就像是一个人快要断气还没断气之前的那种惨叫。

    那彻底绝望、无比痛苦的惨叫声刺激着在场所有人的耳膜。

    饶是那惨叫一声接着一声,一声惨过一声,连带着潭边的空气透着一股刺人的寒气,尽管此时阳光和煦,众人仍然觉得浑身发冷,止不住地打哆嗦。

    胆小的麝月公主吓得把耳朵捂得死死的,可是眼睛又忍不住去看那把不断发出惨叫的斩妖刀。可怜的梁景胤没有手来捂耳朵,只好忍受着那刺耳的惨叫声一下下折磨着自己脆弱的神经。

    麝月公主轻声道,“荆棘女王,可以让那把刀不要再惨叫了吗?那叫声实在是太凄惨了,就像是一个强壮的男子被折磨致死时,临死前发出的惨叫。”

    荆棘女王没有回答,只是皱紧眉头,用力地摇摇头,因为此刻她正紧盯着黑脸汉子的嘴巴,既然他一直在念咒,她当然不可能停下来回答美人的问题,更不可能满足美人的要求。关于让这把斩妖刀停止惨叫,她能一个人说了算吗?

    既然黑脸鼍龙坚持念咒,就代表他绝不认输,那么她也必须坚持下去。

    这些话,荆棘女王当然无法说出口,因为她现在没空解释,必须念咒。

    风如初低声道,“小白,这斩妖刀为什么叫得如此凄惨?”

    骷髅头道,“两个顶级法师一起念咒操纵斩妖刀,两股不同的强大法力同时作用在刀身上,斩妖刀承受不住了呗。”

    风如初道,“那么……”

    骷髅头道,“不要问我结果,结果我也不知道。继续看。”

    风如初望向潭边,看见荆棘女王仍旧在不停地念咒,而黑脸汉子则席地而坐,以剑指对准那悬在半空的斩妖刀,也是咒语不停。

    尽管他俩看上去已经筋疲力尽,可是他俩仍旧在坚持念咒,因为他们俩谁也不想输给对方。

    最后,那惨叫声时断时续,像是随时都可能断气,而听的人则早就吓得浑身瘫软、魂飞魄散。

    随着那斩妖刀不断地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斩妖刀自身也开始发生变化。

    尽管它仍旧像刚才那样,悬在半空。

    首先是斩妖刀的光泽变得黯淡了,原本金光闪闪的斩妖刀,现在变得颜色晦暗,就像是蒙上了一层沙,那耀眼的金光还在,只是隔着一层沙,更像是磨掉了金粉的镀金铜刀,可是金粉又未全部掉光,于是就半是金粉半是铜胎的模样。

    而且随着叫声变得更加凄惨,斩妖刀的光泽也变得更加黯淡,像是蒙尘愈多或者因金粉掉的更多而露出更多的铜胎。

    不知过了多久,那凄惨的叫声终于在最后一声、刻意被拉长的惨叫声中断之后,彻底停止了。

    那最后一声惨叫听上去凄惨、痛苦无比,余音悠长,可是那悠长的余音则更像是一把锋利、满是毛刺的小刀一下子捅到人的心脏上,并在那里不停地搅动,搞得人五脏六肺全都鲜血淋漓,刺得人心里说不出难受。

    亦可以想象,像是那个行刑的囚犯受尽折磨后,终于断了气,又像是执行死刑的是个仁慈的刽子手,他实在不忍看着囚犯死时的惨状,于是拿起寒光闪闪的屠刀照准他的喉咙一下子捅进去,给他来个痛快了断。于是,囚犯倒地,一命呜呼,惨叫也彻底终止。

    噗地一声。

    此时,再看那把斩妖刀已经光芒尽失,那刀现在看上去跟一把铜刀般的毫无光泽可言。

    之前那把金光闪闪的斩妖刀现在是遍寻不着了,眼前这个仍旧悬在半空的灰不溜秋的东西让人看了说不出的别扭,更无法把它跟之前光芒四射的斩妖刀联系在一起。

    接下来,更诡异的情形出现了。

    那把刀先是刀背上凸出一个角,就像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把它用力拽出一个角似的,而且那个角还在不断变得更尖锐。

    与此同时,在刀刃上又凸出一个角,两个角同时都在变尖边长,就像是有两只看不见手在从刀背和刀刃两个方向同时拉扯斩妖刀。

    正当众人目瞪口呆之时,斩妖刀上又出现了更多的角,似乎有无数只看不见的手在从四面八方拉扯它。

    最倒霉的要数那九个小巧玲珑的金环,因为有几只看不见的手最先扯住金环使劲拉拽,可怜九个可爱的金环吃不住劲,全部都给拉豁了。

    由于无数只手的拉扯,那斩妖刀也不停变化为各种形状,一忽儿被拉成一只猪,一忽儿又被扯成一只鸡,再过一会儿又被拉成一条蛇,当然还有更多说不出是什么形状的奇怪动物。

    这些动物有的吱吱叫着,有的咯咯叫着,还有的唧唧叫着,就算听不懂动物的语言,也知道它们是在呻吟。

    黑脸汉子怒道,“那植物,你是不能把我的斩妖刀怎么样的。你还打算继续拼下去吗?”

    荆棘女王哈哈大笑,“为什么不?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你斗,我更是无聊症都治好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