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气氛不要太紧张。

    金刀尽管被悬空定住,可是刀尖仍然对准自己主人的左眼,距离不过几公分。

    在场的所有人都紧盯着悬在半空的斩妖刀,大气都不敢出。

    没人能预测下一秒钟,金刀是将噗地一声扎爆黑脸汉子的眼球还是将继续悬在半空,每个人都紧张到了极点。

    黑脸汉子恶狠狠地盯着盘踞在他面前的荆棘女王,而后者正在假装若无其事地用触手梳理头发。

    “我说过,不要再在我面前梳头,丑八怪。”黑脸汉子无限厌恶地白了她一眼。

    荆棘女王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作为回敬,然后慢条斯理地道,“作为女性,我有权利在任何情况下保持美丽。”

    她特意把美丽这俩字加重了语气。

    “你那也叫美丽,没有自知之明的家伙。”黑脸汉子冷哼道。

    其实此刻的荆棘女王正一遍遍地在心里问自己,到目前为止,算是输了吗?不!在她的字典里,根本就没有输这个字,从来就没有过。

    荆棘女王使劲稳住纷乱的心绪,她紧盯着那把悬在半空的斩妖刀。

    那把斩妖刀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依旧给人金光四射的感觉。

    恰逢清风微拂,那宝刀上挂着的九个小巧玲珑的金环立刻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十分悦耳。

    也是这阵清风提醒了她,刀尖的方向仍旧对准它的主人鼍龙的左眼,而且刀尖距离他的左眼只有几公分。

    仅仅几公分而已。

    如果她施法速度够快,谁说她不能操纵金刀戳爆他的左眼?

    现在要做的是,试探下,自己是否还能够操纵他的金刀,仅此而已。

    如果能操纵他的金刀,而且又速度够快的话,那么这一局的赢家非她莫属。

    只要她能操纵金刀戳爆他的左眼,他就是不认输也不行了,即使这样他还不认输,至少可以杀杀他的锐气。

    一想到这里,荆棘女王的嘴角立刻浮现一丝笑意,于是她清清喉咙,朗声道“我修炼千年的阅历告诉我,凡事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要轻易放弃,机会往往自绝望中来,你也只不过是把飞速前进的利器用法力定住而已。”

    荆棘女王的潜台词是你只是定住了金刀,并不见得就是我已经无法再操纵金刀了。

    的确,强势如荆棘女王又怎么肯轻易认输呢?

    黑脸汉子仰着脖子,哈哈大笑,“有自信是好事,那植物,我担心的是,你修炼了千年,最大的成果也仅仅只是自信。”

    这话当然足够刺耳,可是荆棘女王却没有分辩,而是默念咒语。

    因为她知道此刻就算嘴仗赢了,实际行动上制不住对手,仍然会给对方留下笑柄,让对手闭上嘲讽嘴巴的最好方式就是做出些让他打脸的事情。

    令她感到欣慰的是,斩妖刀立刻发出一声悦耳的龙吟。

    这声龙吟显然是荆棘女王的咒语所致。

    这声龙吟给了荆棘女王很大的信心。

    荆棘女王得意地笑道,“怎么样?似乎我仍旧能够操纵你的金刀啊。你的斩妖刀依旧对我的咒语有回应。”

    这结果当然出乎黑脸汉子的预料,而他自然更不肯输给这个他看不起的植物。

    “是吗?你确定吗?”黑脸汉子说罢,也念起了咒语。

    噌地一声,金刀居然来了个360度的大转身,刀尖对准了荆棘女王。

    尽管隔着好几米远,荆棘女王仍旧能感受到来自斩妖刀的迫人寒气。

    只是那把金刀依旧悬在半空,现在是刀柄对准黑脸汉子的左眼,距离跟刚才一样,还是只有几公分。

    黑脸汉子干笑几声,“那植物,看见了没,我的金刀是知道谁才是它的主人,刚才的一切只不过是它在跟你办家家酒。”

    荆棘女王一见,吃了一惊,再度默念咒语。她当然没料到在她念咒语的同时,他依然有办法让那把金刀转而把刀尖对准自己。

    噌地一下,刀尖再度转了回去,依旧对准黑脸汉子的左眼。

    荆棘女王得意地哈哈大笑,“怎么样?斩妖刀的刀尖又转回去了。这把金刀似乎真的晕头转向了,我看它八成是打算换主人了。看样子,你之前对它不够好,关键时刻,它准备倒戈,帮助外人来对付你,看来你跟火魔一样悲哀啊。”

    黑脸汉子沉下脸,皱眉道,“那植物,少废话,你还跟我较上劲了。”说罢,再次念咒语。

    噌地一下,刀尖再度转回去,对准了荆棘女王。

    荆棘女王见状,冷哼一声,旋即,念动咒语。

    黑脸汉子见她念咒语,立刻也念咒。

    因为这次是他俩一起念咒,于是来自两个法师的不同咒语同时加注在斩妖刀上。

    这一次,斩妖刀发出的龙吟居然像是轻微的呻吟和哭泣。

    就见那把金光闪闪的斩妖刀轻微地震动了一下,然后开始顺时针旋转,可是它刚开始顺时针旋转,几乎是刚动一下,立刻就被来自逆时针方向的力量给拉回去了。

    黑脸汉子怒道,“卑鄙的植物,休想控制我的法器!”

    荆棘女王也不甘示弱,“你的法器,哼,你先看看能不能完全掌控它再说话吧。”

    两个法师再次一起念咒。

    于是,斩妖刀就在来自顺时针和逆时针两股力量的牵制下,一会儿顺时针转,一会儿逆时针转。

    几番僵持不下,最后依旧照原样悬在半空。

    荆棘女王和黑脸汉子见状,同时大惊,再度一起念咒语。

    他俩为了尽快得到操纵金刀的主动权,也同时加大了咒语的力度。

    两个顶级法师,同时加大咒语力度在同一个法器上,结果难以想象。

    两个法师也全都拼尽了全力,冷汗顺着荆棘女王的脸颊哗哗流下,顺着她的铁蒺藜身体流到了地上,把地面浸湿了一大片,黑脸汉子则是青筋暴突,他额头和脖颈上的粗大血管似乎随时都可能因为用力过度而爆裂,可是他俩,谁也不肯放松,只听他们念咒语的频率越来越急,声音越来越高便可以知道。

    这一次,斩妖刀发出的龙吟居然类似人类凄惨的叫声。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