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女王话音刚落,斩妖刀立刻发出一声悦耳的龙吟。

    悠长悦耳的龙吟尚盘旋在耳际,仓朗朗,斩妖刀亮出一抹刺眼的金光,如点点碎金闪过。

    旋即,斩妖刀就迫不及待地在半空操演起来,就如同此刻它正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握着一般,一招一式,倒也像模像样,只见金刀所至之处刀光闪闪,刀气迫人。

    即使是站在地面仰望着金刀,也能感觉到金刀发出的寒气砭人肌肤。

    那金刀时而快速旋转把自己舞得像个金色的刀轮,时而急行飞射在半空拉出一道华丽耀眼的金线,时而又一进一退的,似乎正在跟对手激战。一刀刀劈下,快如闪电,势若雷霆。金刀不时地腾挪辗转又给人险象环生之感。

    练够了刀法之后,它开始在半空中优雅地转圈翻转,像一个训练有素的舞者一般,速度时慢时快,惹得一条金色的影子总是随着刀身起舞,金色影子跟着金刀一起在半空转圈翻转,不知什么时候,金刀幻化为金龙,金色的影子幻化为金凤。金龙和金凤在半空中翩翩起舞、嬉戏玩耍,它们一忽儿亲热缠绵,一忽儿捉对厮杀,看得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舞至正酣处,金龙身上忽然落下点点金粉,那些金粉立刻幻化为无数金色小飞虫。

    金色小飞虫有着金色的身体,半透明的金色翅膀,它们在半空飞来飞去,晃得人眼晕。最后,它们聚在一起,围绕着金龙金凤飞来飞去,渐渐凝聚成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龙凤呈祥。

    被封在真气屏障中的麝月公主见状,不由地鼓起掌来。

    “好呀,这个龙凤呈祥真是太棒了。”梁景胤也赞道。

    好一把舞得出神入化的斩妖刀,只把众人看的目瞪口呆。

    原本晦暗而臭气熏天的黑水潭瞬间被金刀的光芒所笼罩,使人立刻忘记之前这里刚刚有无数的虾兵蟹将、鱼精水怪惨遭灭顶之灾,空气中的血腥气还未散尽。

    操演了半晌之后,斩妖刀耍出一个漂亮的刀花,随后,它在半空划了一道优美的金色弧线,作为收势。于是金凤消失,金龙在半空扭了几扭,仍旧幻化为那把金光闪闪的斩妖刀,悬在半空,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荆棘女王得意地哈哈大笑,“黑脸鼍龙,你不是说我不能操控你的金刀吗?那么刚才我秀的这套刀法怎么样啊?够不够炫?我不但能操控你的金刀让它帮我袭击敌人,还能让它在空中跳舞,刚才那个舞蹈龙凤呈祥,你觉得如何?”

    黑脸汉子像是没有想到荆棘女王居然能够自如地操控自己的金刀,一下子呆住,噎在那里,一言不发。

    荆棘女王见自己的挑衅没有得到回应,感到更得意了,于是她眯着血红色的凤眼,笑道,“那么,现在,就请大家继续见证一下,这把斩妖刀是如何攻击它自己的主人黑脸鼍龙吧。”

    黑脸汉子依旧不做任何回应,他那黑呼呼的脸上现在没有任何表情,可是看上去阴沉无比,让人看了直起鸡皮疙瘩。

    荆棘女王更加有恃无恐道,“怎么?黑脸鼍龙,不说话了吗?你刚才不是担心我打算利用你的金刀来攻击你,再次上演我之前操纵火魔的火刀火矛火箭火剑反杀火魔的戏码,还说我打算操纵金刀来对付你,就跟我之前对火魔做的一模一样。那么,现在,我就按你说的做,因为我本来就是这样计划的。接招吧!”

    荆棘女王默念咒语,斩妖刀再次发出一声悦耳的龙吟,它开始缓慢地顺着顺时针方向旋转,转了几圈之后,它停了下来,刀尖对准了面无表情的黑脸汉子。

    风如初见状,低声道,“这金刀看来还真是要倒戈,刀尖都对准自己的主人了呢。难道说火魔的悲剧真的要在鼍龙身上再演吗?”

    骷髅头道,“你急什么?我觉得鼍龙的实力不可小觑,他是个深藏不露的家伙。”

    风如初道,“可是刚才荆棘女王用法术操纵金刀演练刀法,还操纵金刀跳舞,刚才那个龙凤呈现你没看见吗?”

    骷髅头道,“操纵别人的武器也算不得什么特别顶级的法术,稍微有点来头的法师都能做到。”

    风如初道,“那就是说,你并不认为荆棘女王会胜出了?”

    骷髅头道,“结局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鼍龙不是个简单的对手,不过照目前情况来看,荆棘女王的确是略占优势。”

    这边厢,风如初和骷髅头小白正在开小会,讨论战局,那边厢,金光闪闪的斩妖刀已经受荆棘女王咒语的驱使,在半空耍了一个漂亮的刀花,朝着黑脸汉子飞射而去。

    金刀说话就到了黑脸汉子眼前,刀尖正对着他的左眼,眼看着,那金刀就要照着主人的左眼捅进去,给他戳一个血窟窿。

    一直面无表情的黑脸汉子忽然念起咒语。

    随着黑脸汉子的咒语声响起,那金刀骤然停住,当时,刀尖离他的左眼也就几公分。

    黑脸汉子咳咳两声道,“那植物,你真的确定你能控制我的斩妖刀吗?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这么认为?”

    看着去势如闪电的金刀被黑脸汉子定在半空,荆棘女王不由地面色微变。

    黑脸汉子继续朗声道,“那植物,我记得我曾今告诉过你,我的金刀跟火魔那蠢材的火刀火矛火箭火剑是不一样的,你偏偏不信,愚蠢的火魔会被剥夺操控自己法器的权利,我可绝对不会被任何法师抢了法器的控制权。”

    笑容一下子凝结在荆棘女王的脸上,眼前的状况显然是她始料未及的,她猛然意识到自己太轻敌了,居然把鼍龙看作是火魔那样的傻瓜。她紧皱眉头,死盯着悬在黑脸汉子眼前的那把金光闪闪的斩妖刀,如临大敌。

    潭边的氛围再次陷入紧张,每一个人都睁大双眼死盯着那把悬在黑脸汉子眼前的金刀。

    而那把金刀悬在那里,刀尖依旧对准自己主人的左眼。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