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风如初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那把金光闪闪的斩妖刀自己飞进荆棘百宝箱却是有目共睹。

    现在砰地一声,那小盒子已经合上了。

    而斩妖刀就被关在里面。

    嘭

    环绕着小盒子的五彩异光瞬间消失。

    小盒子重新又变回之前的样子,一只漆黑的、编织精巧的铁蒺藜盒子。

    现在这只小盒子看上去并无特别之处。

    一切都跟上一次荆棘女王把火魔的火刀火矛火箭火剑收进荆棘百宝箱时一模一样,利器一旦被收进盒子,小黑子立刻就会变回原来的样子,而小盒子所迸发出的五彩异光也会随即消失。

    荆棘女王眯着血红色的凤眼,看着小盒子顺利地收纳了金刀,不觉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露出甜美的笑容。

    “看来,这一切比我想象的要顺利的多。黑脸鼍龙,你的金刀不过如此。”

    荆棘女王说罢,得意地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对于金刀被荆棘百宝箱收纳的结果,本以为黑脸汉子会大惊失色,没想到他冷哼一声,“那植物,这又是你的老把戏,把一块干扰水晶装在小盒子上,来干扰利器的射程方向,让对手的武器最后飞到你的盒子里去。

    那小盒子上发出的五彩异光就是干扰水晶发出的光芒。凡是被干扰水晶发出的异光照射到的飞行物全都会改变方向。你念咒语让你那小盒子旋转,是为了让干扰水晶发出的异光来个360度无死角照射,保证每一个飞行物都会被你的干扰水晶照射到。”

    风如初闻言,惊道,“原来那小盒子上发出的五彩异光就是干扰水晶发出的光芒。干扰水晶实在是太强大了。”

    骷髅头道,“对啊,我之前就告诉过你啊。鼍龙说的没错,那小盒子慢慢旋转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干扰水晶发出的异光照到每一个飞行物上,从而干扰它们的射程方向,待它们改变方向之后,再把它们吸引到小盒子里去。”

    风如初点头,“难怪那些利器被干扰水晶发出的异光照射到之后,会在半空做短暂停留,然后再朝着那小盒子飞去了。”

    骷髅头道,“是的,利器被异光照到之后所做的短暂停留就是干扰水晶改变利器飞行方向所需要的时间,尽管这时间很短,只有几秒钟,也足够干扰水晶把利器飞行的射程方向修改为飞向盒子。”

    风如初道,“那么这次干扰水晶又成功搞乱金刀的飞行方向,把它收进盒子,再次立功。”

    骷髅头道,“目前看来,暂时是这样。”

    荆棘女王咯咯冷笑道,“黑脸鼍龙,你对装在我百宝箱上的干扰水晶很是了解啊,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就算是老套路,你的金刀不还是一样中招成了我的囊中之物了吗?”

    黑脸汉子冷笑道,“谁说我的金刀成了你的囊中物了?那植物,你现在试试看,能把我的金刀支使动不能?”

    “试试就试试,到目前为止,我还没看出你所谓的金刀跟火魔的火刀火矛火箭火剑有什么区别。”荆棘女王毫不示弱。

    黑脸汉子道,“卑鄙的植物,我知道你接下来的打算是什么。”

    “是什么?你不妨说说看。”

    “你打算利用我的金刀来攻击我,再次上演你之前操纵火魔的火刀火矛火箭火剑反杀火魔的戏码,你打算操纵金刀来对付我,就跟你之前对火魔做的一模一样。”

    “还算聪明,可是你猜到也没用,我只会做我该做的。”荆棘女王哈哈大笑。

    黑脸汉子冷笑道,“可惜的是,我不是火魔,火魔的火刀火矛火箭火剑也绝不能跟我的金刀相提并论。”

    “究竟是还不是,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要试过才知道!”

    荆棘女王冷哼一声,再次默念咒语。

    咔

    小盒子再度发出轻微的响声,焕发出五彩的异光。

    啪嚓

    盒盖猛地弹开。

    随着盒盖弹开,一抹刺眼的金光迸射出来。

    嗖

    金光闪闪的斩妖刀从盒子里飞出来,悬在半空。

    紧接着,斩妖刀像条金蛇一样在半空中不安分地游来游去,后面拖着的长长金线像条尾巴似的跟着它。

    此刻的斩妖刀看上去妖异无比,它像蛇一般地游走在半空,又如同蛇一般地从半空俯视着地面上的呆望着的人。

    少顷,那斩妖刀终于停下来,静止在半空一动不动。

    那一刻,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斩妖刀上,空气也似乎一下子凝结。

    潭边安静极了,风如初偷眼打量着在场的每个人,花容凌乱的麝月公主自是惊恐万状地捂住嘴巴死盯着金刀,形容枯槁的梁景胤紧张地张大了嘴巴。荆棘女王则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此刻的她看上去自信满满,志在必得。

    而黑脸汉子脸上的表情很奇怪,说不上是嘲讽还是愤怒,也许是因为他皮肤太黑,所以脸上不管有任何表情都感觉不甚分明。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在这含混不清的表情下,他的嘴角居然挂着一丝莫名的笑意。

    笑本身并没有什么毛病,是人就会笑,当然妖也会笑,只是在众人看来,此刻的黑脸汉子不怒反笑,让人觉得很奇怪。

    因为他的金刀被荆棘女王收走了,这本身是件很失败很郁闷的事,他应该恼火或者暴跳如雷才对,可是他居然在笑。这种不阴不阳、皮笑肉不笑的笑容让人看了不由地脊背发凉。

    风如初实在看不出,这件事有什么值得他好笑。

    风如初总觉得,这阴险的鼍龙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这种看上去总是笑的不阴不阳的家伙才是最难对付的。

    黑脸汉子则不理会众人异样的眼光,继续兀自微笑着。尽管那笑容很假,像是硬生生挤出来的,可是他仍旧在笑。

    难不成是他不在意失去那把金光闪闪的斩妖刀?

    可是这不可能啊,这么个宝贝,他不可能不在意。

    还是说这脸蛋黑呼呼的家伙又有了什么更阴险的主意?

    一切似乎也容不得细想,时间不等人。

    荆棘女王咳咳两声,“看来大家都准备好了,那么现在可以开始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