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他捏出一个圆圆胖胖的东西,还没等他捏出形来,那东西就噌地从他手里跳下地,幻化为一头紫色豹子。

    黑脸汉子朝那豹子撇撇嘴,“你这小豹子,性急什么,还没整出形来,你就急着跑出来,你赶着投胎啊。你看,我本来想捏个狗熊来着,倒被你给抢了先。”

    豹子轻巧地落地之后,立刻兴奋地窜来窜去。只见它一会儿爬到潭边大树上磨爪子,一会儿又跳到潭边的巨岩上远眺。它像是生来就患有多动症,一刻也停不下来。

    尽管潭边的紧张氛围自从紫色鹦鹉和紫色小蛇的出现就已经得到缓解,可是此刻紫色豹子的出现,则是彻底让潭边的气氛活跃起来。最起码,在潭边轻快地跑来跑去的豹子给整个沉闷的画面增添了几分灵动的色彩。

    那豹子身上毛是紫色的,身上的圆点是紫黑色的,脚爪和眼睛也是紫黑色的,看上去威风凛凛。

    它扬起脑袋,嗷地叫了一声。

    轰地一声响。

    整个大地都在震颤,大树上的树叶和果实被震得稀里哗啦掉了一地,栖息在树上的鸟儿和潭边嬉戏的小动物们惊叫着飞的飞、逃的逃,刹那间跑了个精光。

    黑水潭中的水也忽然变得汹涌澎湃,水花溅起十余丈,潭边的小块岩石被震得纷纷掉进水里,扑通扑通的,响了半天。

    果然是兽王出山,威势不可挡啊。

    紫色豹子在潭边比划半天,然后撒丫子朝着荆棘女王扑去。

    它圆睁双眼,紫黑色的胡须如同钢针般的根根硬挺,雪白的獠牙和紫黑色的脚爪如同刺刀般的锋利。

    它扑到荆棘女王面前,扬起脖子又是嗷呜一声。

    麝月公主哪里见过这种阵势,立刻被吓得尖叫连连。

    荆棘女王担心吓到麝月公主,不得不往后挪动几步,冲着黑脸汉子大吼。

    “你这愚蠢的鼍龙,赶紧把你的豹子弄走,别吓坏了我的美人。”

    黑脸汉子继续假装无奈地摇摇头,“你这植物,真是难伺候,有礼貌的鹦鹉你嫌它把你头发弄乱了,好奇的小蛇你也嫌它把你头转晕了,凶猛的豹子你又嫌把你的美人吓坏了,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紫色豹子围着荆棘女王转了几圈之后,很快就失去了兴趣,大概是觉得跟它一样长着獠牙滴着口水的荆棘女王让它没有新鲜感又或者觉得形容枯槁、脸上满是干涸血迹的梁景胤让它倒胃口。

    也许是麝月公主的尖叫吸引了它,它看上去对封在花形水滴中的麝月公主很感兴趣,它围着花形水滴转来转去,目不转睛地盯着麝月公主。目光中流露出的居然是男性对女性那种渴望的眼神。

    那种来自异性的火辣辣的目光原本就让冰清玉洁的公主焦躁不安,再加上此刻发出这种目光的居然是一只雄性豹子,那就更让她觉得害怕了。

    “快,赶紧把它弄走啊。它在盯着我看呢。”麝月公主尖叫道。

    黑脸汉子哈哈大笑,“麝月美人果然是世间尤物,连兽王见了你都挪不动脚步呢。”

    豹子嗷呜一声,像是说是的。

    “走开!你这讨厌的豹子!”荆棘女王伸出一只触手驱赶着豹子。

    紫色豹子似乎已经完全被麝月公主吸引住了,它粗暴地甩开荆棘女王的触手,趁着荆棘女王没注意,他居然猛地跳起来伸爪去挠花形水滴,看样子是打算挠开花形水滴,把公主抢走。

    花形水滴发出惊恐的唧唧声,往左一闪,躲开了豹子的死命一挠。

    豹子扑了个空,发出不满的呜呜声。

    “简直是放肆!这色迷迷的豹子居然想对美人毛手毛脚,赶紧把你的豹子弄走。”荆棘女王不得不多伸出几只触手驱赶豹子,可是不管她怎么轰那豹子,它就是不走,跟焊在地上似的死盯着麝月公主。

    黑脸汉子咳咳两声,朗声道,“小豹子,这就是你的不是了,须知那麝月美人早晚是我的压寨夫人,你现在死盯看过眼瘾是几个意思?”

    豹子嗷呜一声,声音听上去有点委屈,现在它干脆一屁股坐在花形水滴下面,那双紫黑色的豹眼眨也不眨地盯着公主。

    黑脸汉子嘿嘿干笑两声,“好你个小豹子,真是个色胎子,连本大王的压寨夫人你都敢惦记,反了你了。本大王现在命令你赶紧回来!”

    那豹子听了黑脸汉子的训斥方才欠起屁股,站起身来,朝着公主嗷呜一声,又朝着黑脸汉子嗷呜一声,看样子很委屈。

    黑脸汉子拉下脸道,“小豹子,没得商量,美人是我的,你给我赶紧回来。”

    紫色豹子愤怒地嗷呜一声,才转身走了回来,边走边依依不舍地回头看。

    豹子走回黑脸汉子身边,像是大猫般的乖乖卧在他脚边。

    荆棘女王冷哼一声,“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其主必有其仆,也只有你这么没羞没臊的主人才会有这种色胎子奴才。”

    黑脸汉子再次假装无奈地笑笑,“好吧,既然你不喜欢这只豹子,咱们就再换个别的。那么色胆包天的小豹子只好委屈你先回去了。”

    紫色豹子嗷呜一声,表示委屈。

    随即,紫色豹子消失,重新又幻化为紫色火焰。

    看见那紫色豹子重新幻化为火焰,麝月公主才长长舒了一口气,刚才那豹子一下子窜起老高,差点就挠到花形水滴了,吓得她到现在还是心跳加速。她一直在担心,如果花形水滴被挠开,她会不会被那豹子挠伤呢?

    荆棘女王像是看出公主的心事,笑道,“美人,你多虑了,我的花形水滴里不光有意识晶片,而且我还在用自己的真气不断地掌控和修补它。首先有意识晶片的存在,豹子就不可能碰到花形水滴。即使没有意识晶片防止和避开外敌侵扰,任何利爪和尖锐的武器也不可能划开真气屏障,因为我会用自己的真气源源不断地修补它,所以不管那豹子再怎么挠,它根本不可能出现一丝裂痕。”

    麝月公主擦去额头的冷汗道,“那就好,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