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的工夫,那一大群紫色公鸡全部幻化为小小的紫色火焰,融入到黑脸汉子掌心的那一大团紫色火焰中去了。

    地上只剩下被公鸡们刨得乱七八糟的泥土和一大堆小山一般高的、臭不可闻的粪便。

    噼啪轰

    那团紫色火焰忽然发出轻微的爆破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火焰中被烧的炸裂开来。

    随即,那团火焰立刻熊熊燃烧起来。

    可是之前,那火焰一直平静地停在黑脸汉子的掌心上方。

    它怎么忽然越烧越旺了呢?

    那噼啪一声响就像是有人给正在燃烧的木材泼了一桶油般的,那火焰的火势就此转旺。

    那火焰在黑脸汉子的左手掌心中兀自哔哔啵啵地燃烧了一阵。

    随着火势转旺,那团火焰的颜色变得愈加颜色鲜艳刺目。

    那火焰的颜色如此鲜艳,人盯着那团火焰看久了,眼睛居然有种酸痛肿胀的感觉。多看一会儿,眼睛便会刺痛的难受,仿佛整个眼珠子都会疼的要掉出来似的。

    奇怪的是,那团火焰偏偏又很邪门,只要看它一眼,就很难再把目光移开。

    尽管那火焰很刺眼,看了眼睛疼的受不了,可还是忍不住想看。

    荆棘女王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立刻尖叫道,“大家都把脸转开,不要盯着那火焰,那火焰会降低你们的视力,那火焰越热颜色越鲜艳对眼睛伤害也越高,你们再多盯着那火焰看一会儿,我保证你们全都会变成瞎子。”

    黑脸汉子得意地哈哈大笑,“那植物,看来你脑子不怎么好用,见识还是有的。我这团火焰亮度达到一定高度之后,一定会亮瞎你们所有人的眼睛。”

    风如初闻言,吓得赶紧捂住眼睛。

    这时候,梁景胤忽然发出一声惨叫,他的双眼已经被紫色火焰烤伤,现在他的眼圈是紫黑色的,眼睛肿得像两只红桃子。眼泪顺着他的眼角大颗大颗地滚落下来,可怜的他没有手,想擦去眼泪都不行。

    由于离着火焰最近,梁景胤受到的火焰伤害也是最高的。

    梁景胤听见荆棘女王的喊声,立刻闭上双眼,可是那高温火焰灼烧的痛感依旧在折磨着他。

    “梁景胤,你该感谢我,幸亏我及时提醒你,再看下去,你绝对会变成瞎子。”

    荆棘女王眯着血红色的凤眼,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露出甜美的笑容。

    “不过,黑脸鼍龙,你那套招数对我不起作用,我可以运用体内真气调节自己所看到的颜色,让你的紫色火焰对我不造成任何伤害。”

    黑脸汉子冷笑道,“看来我还得加大力度,那我就再把火焰的温度和亮度调高试试。”

    荆棘女王冷哼一声,“随便你怎么调,我说了这套对我没用,我修炼了上千年,连这点小小的高温和亮度都克服不了,那我不是白修炼了。”

    黑脸汉子毫不示弱,“凡事都要试过才知道的。你知道,我是个执着的人。”

    黑脸汉子脸上露出残忍冷酷的微笑,他果然说到做到,那团紫色火焰的确越烧越旺,颜色也越来越鲜艳。

    随着火焰颜色变得更加鲜艳,带着潭边的温度似乎也陡然上升了几度。

    目前潭边的温度是多少度,没谁知道,总之感觉温度很高就是了。

    众所周知,最适宜人体的温度是25度,温度过低人类会被冻僵冻死,那么过高呢,人类也会出现身体不适的反应。

    离着火焰最近的梁景胤早就热的受不了,低头哇哇吐了起来,令人无法接受的是,他吐出来的居然一滩滩泛绿的肉色黏液,那东西的形态和颜色就跟荆棘女王身上的黏液一样。

    被封在花形水滴中的麝月公主倒还可以呼吸着花形水滴中的正常空气,不过不容乐观的是,麝月公主被封进去也有半天时间了,真气屏障中氧气已经不多,再加上真气屏障本身并不隔热防寒,所以再过一会儿,麝月公主也会像梁景胤那样热的生不如死。

    而荆棘女王已经开始暗运真气,来调低自己的体温。

    黑脸汉子脸上的笑容也愈加诡异了。

    “黑脸鼍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搞什么花样,你故意把大量真气输进紫色火焰,来疯狂提高紫色火焰的温度,你要知道,现在是我跟你两个人在斗法,你提高温度,并难不倒我,我可以用真气调低自己的体温来应付。可是这里不止你我两人,所以,麻烦你把温度降到正常高度,不要伤及无辜。”

    荆棘女王这番话,显然是替已经被高温折磨得快要虚脱的梁景胤说的,因为高温再持续下去,只剩下一颗头颅的梁景胤很可能难逃死亡的命运。

    黑脸汉子冷笑道,“真抱歉。我做事从来不会为别人考虑,说到伤及无辜,只能说他们活该,谁让他们不长眼,跟着你这个愚蠢的植物跑到黑水潭来找不自在,既然他们要跟着你一起来,那就让他们先行死去,给你做个陪葬品吧。”

    嘭轰隆隆

    离着火焰比较近的一棵枯萎古树受不了高温的折磨,率先着起火来。

    那棵古树业已枯萎死亡许多年了,因为根系已死,无法吸收和储存水分,故而整棵树也没有什么水分,再加上长久的日头暴晒,树身早就干透了,偌大的一棵树就是一大根干柴而已,现在受紫色火焰的高温炙烤,无异于干柴遇烈火,腾地一下子就着了起来。

    荆棘女王咳咳两声,朗声道,“黑脸鼍龙,我已经说过了,现在我跟你两个人斗法,你那套调高温度的招对我没有任何作用,而且还会伤害无辜,拜托你不要再玩那些低级游戏了,你已经灼烧了梁景胤的眼睛,现在又轰掉一棵枯萎的古树,而他们都是无辜的,拜托你用点对付我的招数。不要再伤害他们。”

    黑脸汉子干笑两声,“那植物,你不是就喜欢搞破坏吗?怎么也会变得悲天悯人,转性了吗?”

    荆棘女王冷哼一声,“不是我转性,要玩破坏,我的破坏能力是你的N倍,并不是我仁慈,而是我和你比拼的法力,而不是破坏力。所以我希望你能出一些只针对我的招数。”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