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女王微眯着血红色的凤眼,伸出猩红的舌头,舔去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露出甜美的笑容。

    “我亲爱的种子,春天来了,生根吧!发芽吧!长啊长啊,使劲地长啊!”她念道。

    那些嫩绿的小芽果然见风就长,眨眼的工夫,地上就已经新绿一片。满地绿意,再加上和煦微风的轻抚和明媚阳光的照耀,居然给人一种春季来临的错觉。

    对此,黑脸汉子鄙夷不屑地笑笑,“又是那些雕虫小技。”然后朗声道,“我的公鸡何在?”

    紫色公鸡咕咕地大声叫着,像是说主人,我在这里。

    公鸡就像它的主人一样,沿着潭边雄赳赳气昂昂地踱来踱去,它看上去信心十足,志得意满,并且不时地咕咕叫两声,像是在跟荆棘女王宣战。

    看得出,紫色公鸡并不把荆棘女王和她的种子放在眼里。

    紫色公鸡迈开大步走到荆棘女王身边,尽管它的个头只有五十公分,站在身躯庞大的荆棘女王面前,渺小的简直不值一提,可是它仍旧像个骄傲的将军那样在她面前走来走去。

    反倒是荆棘女王,看着紫色公鸡走过来,紧张地把身体蜷缩得更小了。

    荆棘女王紧盯着紫色公鸡,摸不透它接下来会怎么做,心里七上八下的。

    黑脸汉子鼓掌道,“好公鸡,该你表现了。”

    咯咯咯咯咯咯

    那紫色公鸡再次伸长了脖子打鸣。

    荆棘女王被紫色公鸡的打鸣声吓了一大跳,因为这次,它跟她离得太近了。这次打鸣,简直就是公开宣战或者示威。

    应该说,这一主一仆应和的不错,主子一喊,奴才立刻打鸣示威。

    就目前来说,这紫色公鸡至少比火魔会给主子长脸。

    再看那只紫色公鸡,打鸣完毕之后,它径直走到那些刚刚长出的嫩芽边上,停住脚步。它那双紫黑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地上的新芽,口水顺着它的嘴角淌了下来。它那贪婪的眼神就是傻子也能看明白,它想要干什么。

    “不!不要过去!”

    荆棘女王死盯着那只公鸡,似乎意识到什么,立刻尖叫一声。刹那间,她忽然明白鼍龙指派紫色公鸡的目的是什么,她觉得自己太傻了,居然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没想到,可是,她感到悲哀的是,她无力阻止这一切。

    黑脸汉子见状,朝着公鸡打了个手势,示意它继续。

    没错,紫色公鸡的眼神明白地写着饥饿俩字。主人的授意使它更加无所顾忌。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生物能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控制自己对美食的欲望。

    当然这只紫色的公鸡也不例外。

    那只紫色公鸡抱歉地朝着荆棘女王咕咕叫了两声,微眯着紫黑色的眼睛,似乎是很绅士地笑了一下,然后低头,张开喙,啄住一根嫩芽。

    那根新长出嫩芽被它尖锐的喙啄住,强行从泥土中拽了出来,那根可怜的嫩芽万分不舍地离开它赖以生存的土壤,作为抗拒,它发出一声轻微的脆响。

    这声脆响在荆棘女王听来不啻于一声类似救命的呻吟。

    这真是啄在嫩芽身上,疼在她心里。要知道,这些嫩芽可都是她的子孙呢。

    “不要!”荆棘女王再次尖叫。

    此刻,她的尖叫声显得如此单薄无助,明知道,喊了也是白喊,因为那公鸡不会因为她的叫声凄惨就放过她的孩子,而那一心要打败她的黑脸鼍龙就更不会在意她的感受。在他来说,恐怕是她越难过,他就越开心吧。

    果然,黑脸汉子见状,立刻哈哈大笑,“好公鸡,干得漂亮,吃了那根嫩芽,吃光她所有的幼苗!把她所有长出地面的子孙统统吃光!”

    荆棘女王恨得牙齿咯咯作响,鼍龙比她想象的还要毒辣。他居然命令那只公鸡吃光她所有的孩子。

    紫色公鸡咕咕叫了两声,抬头看了她一眼,啄紧嫩芽连根都拔出来,然后它把整棵嫩芽连根一起,吞进肚里。

    嫩芽鲜美的口感使它食欲大开,那略微带点苦涩的青味令它回味无穷。

    对于一只鸡来说,有什么食物比刚从泥土里长出的嫩芽更鲜美呢?

    接下来,紫色公鸡再也不看荆棘女王,而是一脑袋扎进新芽堆里,大啄特啄。

    它知道荆棘女王不希望它这么做,可是相比鲜嫩铁蒺藜幼芽的诱惑和主人的命令,这个对于它来说,完全是陌生人的荆棘女王开不开心早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荆棘女王看到这里,眉头皱了起来。她张大嘴巴,忘记伸出舌头舔去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刺溜刺溜,地上又流了一大滩口水。

    屈辱和愤怒轮流折磨着她,她的子孙就这样成了这贪吃公鸡的腹中美食。

    荆棘女王气得浑身发抖,她恶狠狠地瞪着那只可恶的公鸡。

    可是那只紫色公鸡可不会在意荆棘女王现在是什么表情,它继续埋头吃嫩芽。它像是几百年没吃东西般的那样狂啄嫩芽。

    紫色公鸡进食的速度如此之快,令人都看不清它嘴巴啄苗的频率,就看见它的小脑袋像是在磕地般的快速一点一点的。

    不大的工夫,刚长出的嫩芽居然被它吃了个干干净净。

    不仅如此,那只紫色公鸡还伸出脚爪,在泥土里挠来挠去,把那些还没来得及发芽的种子也一一挠出来吃了。

    那只紫色公鸡吃完所有的嫩苗和种子之后,再度在潭边踱来踱去,然后伸长了脖子打鸣。

    黑脸汉子哈哈大笑,“那植物,你还有多少种子,不妨都撒出来吧,我这只公鸡最爱吃种子了。”

    躲在树后的风如初见状,急忙道,“糟了,糟了,荆棘女王的种子居然都被鼍龙的紫色公鸡给吃光了,要知道,那些种子都是她的子孙呢。”

    骷髅头道,“那也是没招,一物降一物。”

    风如初点头道,“看来这次输的是荆棘女王喽。”

    荆棘女王一脸黑线,面色阴沉,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她脸上的恨意很明显。她恶狠狠地瞪着黑脸汉子和他的公鸡,后者因为吃的太饱,不得不一边打饱嗝,一边沿着潭边踱步消食。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