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脸汉子面对那些悬在半空瞄准了自己的矛头箭头剑尖刀尖,居然还能笑得出来,也是一支奇葩中的战斗机。

    一般人看见那么多的利器瞄准自己早就吓尿了,更别提这些利器还是裹挟着火焰的。

    那些裹挟烈焰的寒光闪闪的火矛火箭火剑火刀说话就要射过来,把他扎成马蜂窝、再爆成碎片,他居然面无惧色。

    那些火刀刚把十数棵大树炸成两截,他难道忘记了吗?

    这次对准他的,可不光是火刀,还有无数的火矛火箭火剑,这要是一下子戳中他,后果不堪设想。

    好像自打黑脸汉子把火魔吞进嘴里、藏在舌根底下之后,就立刻变得神态自若,刚才那个焦躁愤怒的鼍龙是遍寻不着了。

    荆棘女王眯着血红色的凤眼,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露出甜美的笑容。

    “怎么?黑脸鼍龙,你好像对那些火矛火箭火剑火刀一起把尖头对准你一点也不感到畏惧?”

    荆棘女王的话显然是挑衅,她刚刚把火魔收拾得服服帖帖,看着黑脸汉子手忙脚乱、气急败坏地指挥总是慢半拍的火魔,她别提有多开心了。

    那个愚蠢可笑的火魔被自己的火刀炸伤翅膀,连飞都飞不动,真是个可怜又可悲的家伙呢。

    他们简直是太愚蠢了,为什么总是给她安排这么弱的对手,要是总赢的话,也太无聊了,荆棘女王一边舔口水一边想。

    毕竟势均力敌的对手才是最有趣的。

    要是一方太弱的话,即使赢了也无趣,因为缺乏挑战性。

    黑脸汉子哈哈大笑,“火魔是我亲手收服的,它的法器,你觉得我会感到害怕吗?”

    他的话似乎也不无道理,他凭什么去害怕自己奴才的法器。他既然能收服火魔,自然也能轻松应对它的法器。

    荆棘女王被噎在那里,她只好冷哼一声,对着漆黑的潭水,继续梳理她那由细若发丝的肉色铁蒺藜组成的头发。

    黑脸汉子咳咳两声,“我说,卑鄙的植物,不要再没事梳头,就你那头发再梳还是那么丑。”

    这话显然刺伤了荆棘女王的自尊心。

    没有一个女性会认为自己很丑,即使她们当中的一些真的很丑。

    前几天,看了一部叫做珍爱的电影,影片的女主角珍爱就是个又胖又丑的黑人女孩,可是每次当她照镜子的时候,她看见镜中的自己却是个金发碧眼的苗条美女。

    我觉得珍爱这种明明很丑却在镜中看见自己是美女的情况,其实是女性对自己的看法。因为在每一个女性心中,她自己都是个完美无瑕的女人。就像珍爱在镜中所看见的那样。

    在我们了解了女性极度自恋的心理之后,回头来看黑脸汉子刻意说荆棘女王再梳头还是那么丑,会让她有多愤怒。

    荆棘女王转过脸来怒视着黑脸汉子。

    “来吧,尽管放马过来。省得你认为我就是个靠火魔和虾兵蟹将保护的笨蛋。”黑脸汉子看见自己成功地激怒了荆棘女王,显然很得意。

    于是荆棘女王皱起她那由细若发丝的肉色铁蒺藜组成的眉毛,立刻默念咒语。

    在咒语的感召下。

    嗖嗖嗖

    一把把火刀、一条条火矛、一支支火箭、一柄柄火剑朝着站在潭边的黑脸汉子呼啸而去。

    黑脸汉子站定身形,不慌不忙地喷出一股紫色火焰。

    那是一种非常绚丽的紫色,那紫色艳的刺眼。

    那鲜艳的紫色火焰一出,立刻映得天上的红日都黯淡无光。就连岸边的岩石、漆黑的潭水和大树都变得色彩晦暗。

    荆棘女王看见那紫色火焰立刻呆住,连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都忘记舔了。

    紫色火焰和被红色烈焰裹挟的火矛火箭火剑火刀在半空中相遇。

    噗嗤

    就听见轻微的爆破音响起。

    接下来是噼啪噼啪的轻响。

    那紫色火焰竟像是凭空张大的嘴巴一般把被红色烈焰裹挟的火矛火箭火剑火刀一点点地吞了下去。

    尽管那些火矛火箭火剑火刀不安分地在红色火焰中飞来飞去,想要逃脱紫色火焰的吞噬,可是它们无论怎么飞,也飞不出紫色火焰和红色火焰的区域。它们像是被紫色火焰锁在火焰区域中,受控在那里,它们全都挤在红色火焰的边缘,试图从那里飞出去,可是没有一个能够飞出去。紫色火焰像是有着某种魔力,让它们无法摆脱。

    待那一团紫色火焰把火矛火箭火剑火刀全部吞下之后,火焰的颜色也由靓丽的紫色变成了绛色。

    绛色火焰飞回黑脸汉子身边,皱缩成一个黄豆大小的圆球,停在他的手心。

    黑脸汉子哈哈大笑,把绛色小圆球吞下肚里。

    风如初见状,惊呼道,“哇,这紫色火焰好厉害。貌似连荆棘女王都为之色变呢。”

    骷髅头笑道,“红色火焰是初级法师掌控的,黑色火焰是中级法师掌控的,而紫色火焰是高级法师掌控的。你说紫色火焰厉不厉害?”

    风如初点头,“自是厉害,紫色火焰刚把裹挟着利器的红色火焰全部吞噬了呢。没想到这鼍龙这么厉害呢。”

    骷髅头道,“不厉害的话,能盘踞一方无人收服吗?”

    “那么鼍龙和荆棘女王最后谁会胜出?”

    “不知道,主人。继续看吧,我不是事事都懂。”

    荆棘女王咳咳两声,“黑脸鼍龙,既然你完全有办法对付那些火矛火箭火剑火刀,为什么还让火魔这么受罪?”

    黑脸汉子笑道,“我之所以命令火魔把法器收回来,是不想毁了它的法器而已。不过现在的话,既然火魔已经受了重伤,命在旦夕,这法器留不留的也没什么必要了。我原先是指望火魔把你解决掉,省得再脏了我的手,可惜的是,这个蠢货智商太低,对付不了你。现在只好由我亲自出马了。”

    荆棘女王冷笑道,“看来我终于遇见对手了。既然这样,不必废话了,动手吧。”

    黑脸汉子笑道,“我是主人,你是客人,客人先请。”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