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

    自荆棘女王把火刀火矛火箭火剑全部收入荆棘百宝箱之后,剧情就一直在反转,先是火刀被荆棘女王驾驭着飞出百宝箱去追杀奄奄一息的火魔,而后是火魔念咒夺回火刀的控制权转而指派火刀攻击荆棘女王,现在又是荆棘女王念咒驱使火矛火箭火剑去攻击火刀,就在火刀应接不暇、万分危急的时刻,鼍龙又吩咐火魔念咒语把火矛火箭火剑的控制权拿回来。

    形势反转的实在太快,简直让人目不暇接了。

    鼍龙支的招是没问题,此刻最该做的就是抢回火矛火箭火剑的控制权。

    只要拿回利器的控制权,火魔的威胁警报自然就解除了。

    那么荆棘女王的借子之矛攻子之盾的计策就只能落空。

    可惜的是,这次火矛火箭火剑的速度实在太快,火魔连喘息的工夫都没,哪里得着机会念咒呢,就算火刀急速飞去救主,恐怕也是来不及了。

    只见那吓得丢了三魂去了七魄的火魔忽扇着一对大小不一的翅膀在前面逃命,那些裹挟着烈焰的火矛火箭火剑嗖嗖嗖地紧跟在它屁股后面紧追不舍。

    原本打算念咒的火魔嘴巴刚一张开,就看见前方一支火箭朝着它的喉咙射过来,它立刻往左闪身躲过,那咒语也变了呜咽,然后呱呱惨叫着往前飞。

    可怜的火魔几乎能感到屁股上的羽毛已经被利器裹挟的火焰烧焦了。

    空气中烧焦羽毛的臭味填塞着它的鼻腔,也在提醒它还得飞的更快一点,因为这一次只是烧焦了屁股上的羽毛,下一次可能烧到的就是****和翅膀上的羽毛了。到时候,它就真的变成一只燃烧的火鸟了,变成一只被自己的法器烧死的鸟,这将是多么可悲的事情。

    为了防止这种可怕又可悲的状况发生,它只好拼命地往前飞。

    “念咒啊,你个蠢货!念啊!”黑脸汉子气得直跺脚。

    主人的怒吼再次提醒了火魔,它此刻最该做的是抢回火矛火箭火剑的控制权。

    主人总是明智的。

    它该立刻念咒。

    火魔好容易稳住身形,再次张嘴,可是嘴还没张开,就看见一条火矛从斜刺里飞过来,矛尖正对着他的胸口,火魔惨叫一声,只得往右一闪身。

    可是这次却没这么幸运,等它闪到右边,正好赶上一柄火剑当胸砍到。

    这一次,火魔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避不开只好呱呱惨叫着,闭上眼睛硬着头皮去挨这一剑。

    当啷

    一声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响起。

    本以为会被火剑一劈两半的火魔睁眼一看,自己的胸口屁事没有。

    怎么会这样?

    原来就在火剑劈过来的时候,追在火矛火箭火剑后面的火刀赶到了。

    速度最快的一把火刀替火魔挡住了这一剑。

    啪嚓

    刀剑对峙相击,击得火星四溅,刀气剑气震得周遭的空气嗡嗡作响。

    这一对刀剑如同水火不容的敌人,一击之后,立刻缠斗在一起,几个回合下来,刀身和剑身上都是满是缺口和划痕。

    紧跟在后面的火刀也跟火矛火箭火剑战在一处。

    一场新的混战又拉开了序幕。

    “念咒啊!赶紧念咒!”黑脸汉子见火魔得空立刻大喊。

    凡事总是慢半拍的火魔其实早就该想到念咒,等黑脸汉子提醒它才反应过来,显然又是来不及了。

    荆棘女王再次抢了先,只见她咯咯一乐,“蠢货就是蠢货,很多时候,关键时刻的反应和判断能决定一切。而等待火魔这种蠢货的只能是失败。”

    随着荆棘女王的咒语声响起,那些火矛火箭火剑立刻停止跟火刀的缠斗,转而朝着火魔飞去。

    而火魔此刻正呆愣在半空中,张嘴打算念咒呢。

    可是它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因为这次,那些火矛火箭火剑离它实在太近了。

    嗖嗖嗖

    一条条火矛、一支支火箭、一柄柄火剑呼啸而至。

    它们一呼喇涌上去,所有的矛头箭头剑尖全部对准火魔。

    一起飞射过去……

    呱

    火魔发出凄惨的叫声。

    就在所有的矛头箭头剑尖即将戳到它身上的时候,它迅速幻化为一个黄豆大小的黑色小圆球躲过了这一击。

    由于火魔迅速变小,导致了它所在空中的中心点和位置也发生改变。

    那些火矛火箭火剑因为速度太快,来不及改变攻击的位置,它们相互撞击,发出刺耳的滋啦声。

    那些火矛火箭火剑扑了个空,呆立在半空不知所措。

    趁着这个工夫,幻化为小黑球的火魔迅速飞到黑脸汉子身边,黑脸汉子张嘴把小黑球吞进嘴里,藏在舌根底下。

    这次,火魔毕竟还存了点心眼,如果它不及时变为小黑球,非被火矛火箭火剑爆成碎片不可。

    看着火矛火箭火剑没能命中目标,荆棘女王显然有点失望。不过她依旧故作轻松地笑笑,“这次火魔的反应终于快了一回。”

    梁景胤低声道,“再不快,可就被爆得连渣都没了。”

    黑脸汉子哈哈大笑,“那植物,你不就是想毁了我的火魔吗?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荆棘女王冷笑道,“不是我要毁它,是你那个蠢货火魔一直想要对付我。既然它那么想对付我,你就把它放出来,让它继续跟我玩下去啊。躲在你的舌根底下,算什么英雄好汉!”

    黑脸汉子冷哼一声,“我的火魔已经受了重伤,它不能再战斗了。现在就由我来跟你过几招。”

    “你?没有了虾兵蟹将,又没了奴才火魔,我不知道你还有什么战斗力。”荆棘女王鄙夷不屑地笑笑。

    黑脸汉子道,“那植物,你小看火魔也就算了,居然连我也一起小看。那就出招吧。”

    荆棘女王默念咒语,原本呆立在半空的火矛火箭火剑火刀立刻噌地闪过一道寒光。

    仓朗朗

    那些被烈焰裹挟的火矛火箭火剑火刀一起把矛头箭头剑尖刀尖对准了站在潭边的黑脸汉子。

    这一次,不光是火矛火箭火剑听命于荆棘女王,就连火刀也加入被咒语控制的行列。

    黑脸汉子紧盯着悬在半空瞄准了自己的矛头箭头剑尖刀尖,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究竟那些受荆棘女王控制的火矛火箭火剑火刀会不会对鼍龙造成威胁呢?请听下回分解。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