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躲在树后的风如初见状,立刻大惊,“哎呀,这火刀说话就要戳在荆棘女王身上,糟了,糟了啊。”

    骷髅头笑道,“她都不急,你急什么。”

    “小白,依你看,这招她能躲过去吗?”

    骷髅头嘘了一声,“主人,这谁说的好,刚才我还以为那么多的火刀会把火魔炸得连渣都不剩了呢。结果只有天知道,继续看就是了。”

    风如初点点头。

    荆棘女王终于不再用触手梳理头发,她眯着血红色的凤眼,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露出甜美的笑容。

    事到如今,她也会紧张吗?

    可是看她表情完全没有一点紧张的样子。

    说时迟那时快,那些寒光闪闪的火刀裹挟着烈焰带着凌厉的风呼啸而至。

    火刀带过来的风所发出的尖啸刺得人耳膜生疼。

    当时速度最快的一把火刀离荆棘女王的喉咙只有0.01公分,但是四分之一炷香之后,局势来了个彻底的大反转。

    麝月公主看见一把把火刀呼啸而至,吓得尖叫一声,捂住了眼睛,

    梁景胤发出一声悲鸣,闭上了双眼。

    风如初也惊呼一声,可还是忍不住紧盯着那些攻势凌厉的火刀。

    荆棘女王则不慌不忙地念起了咒语。

    砰砰砰

    小盒子再度发出异响。

    此时的小盒子处于盒盖打开的状态,事实上,自荆棘女王念咒、盒盖打开,火刀飞出之后,小盒子就一直处于盒盖打开的状态。

    而这半天,那些火矛火箭火剑如同听话的孩子一般,乖乖地躺在小盒子里,一动不动。

    尽管刚才它们的好伙伴火刀一直惊天动地地追杀它们可怜的主人火魔,它们也无动于衷地静止不动。

    此刻,荆棘女王的咒语声响起,原先一直待在盒子里的火矛火箭火剑立刻有了动静,它们在小盒子里躁动不安地跳来跳去,可是它们活动的范围仅限于盒子内部,没有一条火矛、一支火箭或者一柄火剑跳出盒子,尽管小盒子处于盒盖打开的状态。

    噌

    似乎天地间忽然有一道五彩的光柱射到小盒子上。

    那光柱也就碗口粗细,正好把小盒子罩在其中。

    当然,火矛火箭火剑也被五彩异光沐浴其中。

    擦擦擦

    那些被五彩光柱照到的火矛火箭火剑像是被烈火淬炼般的发出刺耳的金属炼化声,同时,火矛的尖、火箭的箭头和火剑的双面刃发出耀眼的寒光,刺的人头皮发麻。

    咔咔咔

    小盒子瞬间发出五彩的异光。

    嗖嗖嗖

    一条条火矛、一支支火箭、一柄柄火剑瞬间立了起来,它们直立在盒子里,矛头箭头剑尖朝上,森然排列,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吱嘎吱嘎吱嘎

    火矛火箭火剑立在盒子里,开始缓慢地沿顺时针方向旋转,然后渐次从盒子里飞射而出。

    最先飞出的是火矛,随后是火箭和火剑。

    这些被烈焰裹挟着的利器离远了看,像是一大团红色火焰在半空急速飞行。

    黑脸汉子看着那些火矛火箭火剑渐次从小盒子飞射而出,不由地暗暗叫苦。

    毕竟,那些攻势凌厉的火刀与一大团被烈焰裹挟的火矛火箭火剑相比,是如此的单薄。

    荆棘女王得意地哈哈大笑,“我这招就叫做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现在大家就一起看看是你们的火刀厉害,还是你们的火矛火箭火剑更厉害。”

    这些被熊熊火焰裹挟的利器烧的周遭的空气劈啪作响,它们在空中拉了个优美的红色弧线,朝着呼啸而来的火刀飞去了。

    那些火刀似乎无惧数量庞杂的火矛火箭火剑,朝着它们勇敢地迎了上去。

    火矛火箭火剑和火刀在半空中相遇,一场恶战开始了。

    那些气势汹汹的火刀被同样裹挟着烈焰的火矛火箭火剑团团围住,于是乎,刀来剑挡,箭来刀砍,矛刺刀格,一时间,杀得火星四溅、昏天黑地。

    尽管之前,火矛火箭火剑和火刀同是火魔的法器,可是此刻受不同咒语的控制兵戎相见,它们相互击杀起来,也绝不含糊。

    如果火刀会说话,恐怕此时不免要吟唱七步诗了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利器相击的声音刺的人耳膜生疼,空气中弥漫着利器相搏的铁腥味。

    尽管这场厮杀没有流血牺牲,依然让人看的惊心动魄。

    麝月公主、梁景胤和风如初只敢在指缝里偷偷观看整场厮杀。

    火矛火箭火剑紧追着火刀,从地上杀到天上,再从天上杀到地下,没有丝毫的懈怠,火刀则因为数量不敌,有点招架不住。

    火刀们挤作一团,拼命抵抗,火矛火箭火剑则围成一个圈,把火刀包围在中间。火刀渐渐被砍钝,刀口上出现缺口,甚至还有几把火刀被火剑砍断,火刀看上去优势殆尽、岌岌可危。

    其实,局势最后能到这样,是不言而喻的,毕竟火矛火箭火剑在数量上就占了绝对优势。

    火矛火箭火剑和火刀几乎是三打一的局面,想要不赢也难。

    黑脸汉子见状,立刻大吼,“愚蠢的火魔,念咒!念咒!那些火矛火箭火剑也是你的法器,你是它们的主人,你难道忘记了吗?”

    火魔呱呱两声,表示知道了。

    可是这一次,荆棘女王的反应很快,火魔还没来得及念咒,她已经开始念咒了。

    于是乎,那些原本正在攻击火刀的火矛火箭火剑立刻停了下来,它们转而集结在一起,朝着站在树梢的火魔飞去了。

    火矛火箭火剑速度如电,转瞬间已经到了火魔跟前。

    火魔见状,立刻呱地发出一声惨叫,掉头拼命往前飞。

    尽管火魔休息了好一会儿,可是它的身体还是很虚弱,这半天,它还是一直不停地在流血。

    它那受了重伤的翅膀,使得它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方向,有时甚至会飞两米退一米,总之,此刻火魔的处境很危险。

    火矛火箭火剑则速度如电,追得很紧。

    而那些刚才被包围,此刻解了围的火刀则腾身而起,朝着火矛火箭火剑追了过去。

    这下子可热闹了,火矛火箭火剑紧追着火魔不放,而火刀则紧紧追在它们身后。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