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鼍龙自然是一脸紧张,火魔已经快支撑不下去了,他心里非常清楚。

    因为火魔的血咒非常消耗体力,正常情况下,它也轻易不会使出这招。

    之所以使出血咒,一方面是因为它被荆棘女王逼急了,另一方面也因为主子鼍龙的一再督促唾骂。

    所幸火魔刚才吞噬了大量虾兵蟹将、鱼精水怪的精魄,体力上勉强还跟得上,如果不是体内大量精魄的支撑,现在的火魔恐怕早就倒地不起了。

    风如初抱着坐山观虎斗的心态继续看这出好戏,一边是逐渐失去自信、节节败退的鼍龙,另一边则是得意洋洋、满脸坏笑的荆棘女王。当然,还有个战战兢兢、大势已去的火魔。

    “那植物,你还有招就尽管使出来吧,火魔的血咒无人能敌,不信的话,你就尽管试试看。”

    黑脸汉子喊完这句话,他左肩上的火魔旋即哆嗦了两下,哇地喷出一口鲜血,差点从他肩上摔下去。

    火魔早就体力不支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只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咳血,显然不太明智。

    这边厢黑脸汉子刚虚张声势地吆喝完,那边厢火魔就适时地哆嗦咳血,风如初看了不由地噗嗤一乐,心说这火魔也难怪总被主子骂,一点也不懂得给主子长脸,主子这边打肿脸充胖子吹牛皮,那边您就是再难受忍不住也该把那口血给憋回肚里而不是咳出来。

    黑脸汉子果然不悦地拿眼角瞥了下站在他左肩的火魔。

    荆棘女王眯着血红色的凤眼,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露出甜美的笑容。

    “既然你们那么想把那些火刀、火箭、火矛、火剑给拿回去,还用那么费事地使出叫什么血咒的绝招,看那只乌鸦被血咒所累,马上就要一命呜呼了吧?”

    “那植物,你不要太得意了。”再次被对手嘲讽,黑脸汉子当然脸上挂不住。

    火魔不满地呱呱两声。

    “我说不还你们了吗?还用大张旗鼓地来拿?”荆棘女王哈哈大笑。

    黑脸汉子冷哼一声,“既然你没说不还,那就赶紧还给我们。别再继续废话了。”

    “那我可就还给你们了,话说在头里,要是受不起这一还,可别怪我。”

    荆棘女王说完这话,她血红色的凤眼中射出的光芒也由鄙夷不屑变为残忍冷酷。

    看着荆棘女王恶狠狠的眼神,黑脸汉子忽然感觉不妙,即使是自立为王的他也不由地打了个寒战。

    荆棘女王冷笑道,“我说还就还。”遂默念咒语。

    那个小巧玲珑的荆棘百宝箱经过铁毯的修补,焕然一新,新缝上去的铁毯早就跟小盒子融为一体,仍旧悬在半空。

    荆棘女王的咒语声一起,小盒子立刻发出轻微的响声。

    咔

    这轻的几乎听不见的响声刚落,小盒子再度发出五彩的异光。

    这次的异光比之前的更耀眼些。

    风如初低声道,“小白,这盒子为什么比之前还要亮了呢?”

    骷髅头道,“大概是因为盒子里有装了太多火魔的利器所致吧,要不就是因为荆棘女王的那个荆棘修补功能给它来了个以旧换新吧。”

    “看来这次你也不懂。”

    “我并不是事事都懂,主人。”

    发出五彩异光的小盒子开始在空中沿顺时针方向缓慢旋转。

    在小盒子旋转的过程中,盒内依旧有嘭嘭声不断传出。

    那嘭嘭声显然是盒内的火刀、火箭、火矛、火剑依旧在努力刺盒盖所发出的,因为火魔尽管体力不济,还是在狂念咒语。

    不知小盒子转到第几圈的时候,荆棘女王的咒语声忽然停了下来。

    随着荆棘女王咒语声的停止,小盒子也停止了转动,静止在空中,一动不动。

    随即,小盒子发出的五彩异光也消失了。

    盒子虽然不转了,可是盒内的嘭嘭声依旧继续。

    因为火魔一直在卖力地念咒。

    黑脸汉子见状,大喜,“怎么?那植物,戏唱不下去了吗?”

    荆棘女王冷哼一声,再次默念咒语。

    咔

    小盒子再度发出轻微的响声,发出五彩的异光。

    啪嚓

    盒盖猛地弹开。

    最先飞出来的是火刀,那一把把闪着寒光的火刀裹挟着火焰带着刺耳的尖啸朝着虚弱不堪的火魔飞射而去。

    再看那火魔看见一把把火刀冲着自己飞来,惊得呱呱两声,振翅飞到空中。

    原本就体力衰竭的火魔想来也不可能飞得多快,相较之下,那火刀倒是速度飞快。

    眼见着火魔跟火刀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火魔随时会被火刀追上。

    就看见空中,火魔刚呱呱叫着飞过,一把把火刀就嗖嗖带着风声和火焰呼啸而过。

    黑脸汉子见状,急得大吼,“你这蠢货,自己的利器,念咒收了就好,你跑什么?”

    火魔边飞边呱呱叫,那声音听上去很无奈。

    风如初也感到纳闷,低声道,“鼍龙说的是啊,这火刀不是火魔自己的利器嘛,它为什么不收了它们,反而满世界的躲来躲去。它没有理由连自己的法器也躲啊。”

    骷髅头道,“荆棘女王显然已经对它的火刀做了手脚,此时的火刀应该已经不把火魔当主人了吧。”

    风如初点头,“现在的火魔简直就是火刀的攻击目标了呢。这荆棘女王果然够狠。”

    火魔无处可躲,仓皇之下,只好藏在一个古树的树杈中间。

    那古树树干粗伟,枝繁叶茂,火魔钻进去,正好藏身。

    谁知,火魔刚一钻进树杈,那一把把火刀也随之赶了过来。

    火刀不仅锋利无比而且还燃着腾腾的火苗子,一把把火刀嗖嗖射进古树树杈里。

    嘭嘭轰隆隆

    好端端一棵古树登时炸成两截,爆炸的中心点就是火魔藏身的那个树杈。

    怎么会这样呢?

    原来这无数把火刀本来就聚集了极高的温度,而且这无数火刀统统朝着树杈这一点射去。这无数把高温火刀瞬间扎在同一个树杈上,光是摩擦的温度就得多高,再别提火刀本身的温度了,瞬间高温达到一定程度就会发生爆炸,把古树炸成了两截也没啥稀奇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