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那个悬在半空的小盒子上,看见那小盒子上的五彩异光幻灭,风如初感到自己的心也猛地下沉。然而那小盒子发出类似小婴儿的嘤嘤啜泣声也更令人感到小刀割肉般的难受。

    那个小盒子真的要被火魔摧毁了吗?

    风如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忽然冒出这个念头。

    居然会为那个小盒子担心?

    那个小盒子是荆棘女王的,难道说他风如初居然会为荆棘女王担心吗?

    小盒子毁不毁的,跟他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

    令风如初感到惊讶的是,自己的确是在为荆棘女王担心,其实他也只不过是被那个肉色妖怪胁迫的人质而已。能为她担心多少是因为麝月公主和梁景胤吧,他这样为自己开脱。

    可是那小盒子看上去的确是支持不住了,那些火刀、火箭、火矛、火剑疯狂地瞄准盒盖上刺出的尖儿猛刺,看样子,要不了几分钟,那些燃烧着的利器将会把那个尖儿捅穿,然后那些那些火刀、火箭、火矛、火剑将会像是流星雨一样从那个捅出来的窟窿里****而出,最后鱼贯地回到火魔的肚子里去。

    尽管想象力不是很丰富,风如初也能想到那盒盖被戳穿之后的场景。

    虽然到目前为止,荆棘女王成功搞败了火马火鼠火龙,一直都是在赢,可是这次如果被火魔毁了荆棘百宝箱,再顺利地收回那些火刀、火箭、火矛、火剑的话,那就不得不说,这一局赢的是火魔。

    此刻的火魔身上血红色的羽毛如钢针般的根根直立,它看上如同浴火重生的神鸟般的光芒四射。它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也闪出如电的光芒,似乎连周遭的空气都能被它强有力的目光电的劈啪作响。

    不过令人心悸的是,火魔嘴角滴下来的鲜血不光是染红了黑脸汉子的衣服,现在黑脸汉子的脚下,已经积了一大滩血水。

    看着地上那一大滩血水,风如初不由地担心,一只鸟要是流出这么多血是不是已经达到极限了呢?就算它是一只外形像乌鸦的火魔又有多少血可以流呢?这只火魔血流干净之后,会不会像一只正常的鸟儿那样就此倒地身亡呢?

    尽管此刻的火魔给人一种无法直视的天神的感觉,可是总感觉它的这种状态是暂时的,是强努出来的,这种看似强势的状态似乎随时都可能终止。

    风如初偷偷看了眼荆棘女王,他发现她那张妩媚妖艳的脸上不再是嘲讽鄙视的表情,而是变得很严肃,她那对由细若发丝的肉色铁蒺藜组成的眉毛紧紧地皱在一起。

    她的神态看上去完全不像之前那么轻松了。

    难道说她意识到自己这一回合要输给火魔了吗?

    即使是她输,也是活该,风如初恶狠狠地想,是她非要喊着来黑水潭找鼍龙的。

    风如初低声道,“小白,你觉得荆棘女王的小盒子会被火魔毁了吗?”

    骷髅头道,“不好说。”

    风如初惊道,“为什么这样说,我看那小盒子明明已经支持不住了。随时都会被毁掉的样子。”

    骷髅头道,“这次火魔显然是拼上老命在跟荆棘女王斗呢,你看地上,它已经流了好大一滩血了,我觉得它应该支持不了多久了。再说荆棘女王也不可能坐视火魔把自己的盒子给毁了吧?”

    “你意思说,荆棘女王的盒子不会被毁掉?”

    骷髅头笑道,“这我可没说,不到最后一刻,谁能说得清结果呢?至于结果,您马上就会看到了,急什么?”

    风如初点点头。

    黑脸汉子得意地哈哈大笑,“火魔,干得漂亮,这小破盒子已经开始像个奶娃娃般的哭泣了,它在求饶,求你不要破坏它,可是咱们没必要怜悯它,它私自收敛了咱们的利器。必须打破它,把咱们的利器拿回来。相信我,你马上就要成功了。继续使劲,毁了那盒子,让那个肉色的丑植物和她的蠢盒子都见鬼去吧。”

    火魔呱呱两声,表示赞同,同时继续狂念咒语,鲜血顺着它的嘴角汩汩流下。

    啪嚓

    盒盖被戳出一个大窟窿。

    火魔的努力似乎没有白费。

    几乎在同时,嗖嗖嗖那些火刀、火箭、火矛、火剑像流星雨般的喷射而出。

    荆棘女王眯着血红色的凤眼,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露出甜美的笑容。

    然后她默念咒语道荆棘修补。

    一张巨大的由铁蒺藜织成的铁毯兜头罩下,正好盖在小盒子上方。

    这张铁毯竟然把刚才从盒盖窟窿眼里飞射出去的火刀、火箭、火矛、火剑全部拦下,然后那张铁毯的上方就如同有一只无形的巨手在把铁毯往下压,最后把铁毯死死压在盒盖表面。

    擦擦擦

    仿佛有一根看不见的针把铁毯牢牢地缝在盒盖上。

    随着铁毯被密密麻麻地缝在盒盖上,那些火刀、火箭、火矛、火剑也再度回到了盒子里。

    嘭嘭嘭

    盒子里依旧传来刺耳的撞击声,不过这次声音也小的多。

    再看那火魔已是虚弱不堪,它几乎是强撑着站在黑脸汉子的左肩上,尽管这样,它还是在努力念咒。

    黑脸汉子见状,着急地大吼,“火魔,你这个笨蛋,就差一点就成功了,居然又让她把盒盖再度给缝死了。这下子完蛋了,彻底没希望了。”

    “我说黑脸鼍龙,你们是不是很想把这些火刀、火箭、火矛、火剑给拿回去呢?”荆棘女王忽然咳咳两声,扯开喉咙问道。

    黑脸汉子显然不明白荆棘女王的意思,他立刻虎着脸朗声道,“那植物,你别得意的太早了。至于这些利器,我会有办法拿回去的。”

    其实不光是黑脸汉子,就连风如初、麝月公主和梁景胤也不明白荆棘女王为什么会这么问,不过他们觉得,荆棘女王一直在捉弄火魔和黑脸汉子,她之所以这么问,应该说想到什么新的捉弄他们的办法了。

    此刻的荆棘女王一脸坏笑,那么她又想到什么新法子来捉弄已经筋疲力尽的火魔和暴跳如雷的黑脸鼍龙呢?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