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接着,嘭地一声,小盒子打开了。

    小盒子里面空空如也。

    尽管是一只空盒子,可是那些火刀、火箭、火矛、火剑却像是找到家似的,全部飞了进去,一个不落。

    待那些通体燃烧的利器全部飞进去之后,小盒子砰地一声合上了。

    这么多的火刀、火箭、火矛、火剑居然悉数被小盒子关了进去。

    风如初见状大惊,低声道,“这火刀、火箭、火矛、火剑刚才明明不是朝着荆棘女王飞射而去的吗?缘何又半道改了方向,朝着小盒子飞去了呢?”

    骷髅头笑道,“这是因为那只叫做荆棘百宝箱的小盒子上有一块干扰水晶,那水晶可以干扰利器的射程方向,荆棘女王再暗施法术,于是乎,那些火刀、火箭、火矛、火剑就把小盒子当家,一起飞进去了。”

    风如初点头,“这干扰水晶居然这么强大。”

    黑脸汉子见状,气得直跳脚,“那植物,你又使诈,把我们的火刀、火箭、火矛、火剑都还了来。”

    荆棘女王得意地哈哈大笑,“我说你那乌鸦的招式老套,你偏偏不信,这下子又出洋相了吧。”

    黑脸汉子一肚子的火无处发泄,只得怒斥火魔,“你这蠢货,怎么让那植物把利器给敛了去,赶紧把利器收回来。真是个没用的废物。”

    火魔呱呱两声,表示无奈。

    荆棘女王笑道,“你那利器找不到家了,全都把我的荆棘百宝箱当家了。”

    这会子,不光是荆棘女王,就连封在花形水滴里的麝月公主和仅剩下一颗脑袋的梁景胤也乐得合不拢嘴。当然,躲在树后的风如初也在笑,只是他不敢乐出声来。

    荆棘女王乐的是又把黑脸汉子和火魔摆布了一道,麝月公主和梁景胤则是庆幸再次脱险,尽管此次还是有惊无险,倒也把他俩吓得感觉是又从鬼门关前捡了命回来。

    黑脸汉子哪里受得了这般嘲讽,愈发恼羞成怒。好歹他也是盘踞黑水潭一带十几年的山大王,就这么被一株来历不明的藤蔓植物又摆了一道。即使心里放得下,脸上也放不下。

    “赶紧把利器收回来,蠢货!”

    火魔被主人骂,心里委屈,也只得呱呱几声抱怨。抱怨归抱怨,火魔仍旧念咒发功,打算把利器从那古怪的小盒子里弄出来。

    众人见火魔念咒,再度安静下来,每个人都紧张地盯着火魔那张尖尖的乌鸦嘴,脸上的表情却不尽相同。

    荆棘女王自然还是一副鄙夷不屑的表情,她眯着血红色的凤眼,斜乜着站在黑脸汉子拼命念咒的火魔,她显然并不认为那只看上去像乌鸦的蠢鸟能顺利地把那些火刀、火箭、火矛、火剑给收回去。她跟它交手三次了,至少它的那些火马火鼠火龙让她觉得可笑至极。当然这次的火刀、火箭、火矛、火剑仍旧让她觉得很可笑。

    刚刚绽放笑容的麝月公主和梁景胤则是再度把心悬了起来,尽管荆棘女王法力强大,但是他们对于她能否最终战胜黑脸汉子和火魔仍旧持怀疑态度。她一旦失败,也许就意味着他们会跟着成为她的陪葬品。所以他们不得不为自己的命运担忧。

    风如初当然希望荆棘女王获胜,因为如果她输了,那么麝月公主和梁景胤将会落入黑脸汉子的手里。就目前来说,堂堂金象国的神女麝月公主给荆棘女王当宠物的确是件很丢脸的事情,不过总也好过给黑脸汉子做压寨夫人吧,两害相较取其轻,前者的话,麝月公主最起码还能留个清白身。

    当然最紧张的还是火魔,它知道如果这次不能成功把利器收回来,还得挨骂。

    随着火魔的吱吱呱呱的奇怪咒语声响起,那悬在半空的小盒子也开始有了动静。

    嘭嘭嘭

    小盒子里传来奇怪的声音,那声音起初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往外顶,一下下的,声音并不十分响亮,而且声音间隔的频率也不算短。那嘭嘭的怪声音只是有一下没一下的响着。不仔细听的话,甚至觉察不到那怪声。

    渐渐的,随着火魔所念咒语频率的加快,盒子里的动静也变大了,那嘭嘭声逐渐变得响亮刺耳,而且盒子里的东西往外顶的力度也加大了许多。

    有好几次,盒盖居然被顶了起来。

    从盒盖开启处,看得见是一把把火刀、一条条火矛、一支支火箭、一柄柄火剑交替着朝上用力戳刺,打算把盒盖顶开。

    说来也怪,尽管那些火刀、火箭、火矛、火剑看上去锋利无比、寒光闪闪,可是不管它们奋力向上戳刺,那盒盖就跟铁打的一般,不曾戳出一个窟窿眼。

    黑脸汉子看的心急,不住地跺脚大骂,“你这个蠢货,继续加大力度。”

    火魔挨骂,只得把咒语念得更快了。

    咳咳

    火魔哇地喷出一口鲜血。

    火魔在喷出鲜血的同时,它身上的羽毛也变了颜色,先是它的头部变成血红色,接着是它的****、翅膀、脚爪,全都变成了血红色。

    它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燃烧的火鸟,全身是血一样红的羽毛,它身上的每一根羽毛似乎都是一团羽毛形状的火焰。

    正当众人担心火魔会不会因为体力衰竭、吐血身亡的时候,却听见一声异响。

    刺啦

    这是利器刺在金属上所发出的刺耳声音。

    再看那盒盖居然被一条火矛顶出一个尖儿来了。

    这个盒盖上凸出的尖儿显然是火魔加大力度所致。

    黑脸汉子见状,兴奋地大喊,“火魔,你早就该念血咒,血咒的力度会大的多。再使点劲,你已经把盒盖刺出一个尖儿了,努努力,就对准那个尖儿使劲刺,准保可以戳穿这个破盒子,把利器都收回来。”

    受到主人赞许的火魔舔了下嘴角流下的鲜血,呱呱两声,像是表示自己会努力的。

    接下来,火魔继续念咒,不顾嘴角在不断地滴血。

    那些火刀、火箭、火矛、火剑也像是找到了突破口,它们全都瞄准盒盖上刺出的那个尖儿,一下下地刺出去。

    那小盒子像是终于吃不住劲了,五彩的异光瞬间幻灭,而且那盒子甚至还发出类似小婴儿的嘤嘤啜泣声。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