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魔呱呱两声,表示知道了。

    呼呼隆隆

    火魔再次喷出一个大火球。

    火球还是大约篮球大小,火焰鲜红,焰心是黄色的。

    这次火球没滚到地上,也没飞到天上去,而是悬在半空。

    荆棘女王望着那火球哈哈大笑,“黑脸鼍龙,你真是笑煞我也,你这火魔半天就只会喷火球,还有点别的能耐吗?这喷出的火球变过火马火鼠火龙,这次又打算变个什么劳什子?”

    黑脸汉子怒吼,“那植物,你不要嚣张,这次我让火魔放绝招,管叫你变成一堆铁蒺藜柴火,烧你个一堆灰,也替我那帮虾兵蟹将、鱼精水怪报仇雪恨。”

    火魔也呱呱叫几声帮腔。

    荆棘女王咳咳两声,“报仇雪恨?你真是笑煞我也。关于那帮虾兵蟹将、鱼精水怪的死,我可要申明,害死你那帮虾兵蟹将、鱼精水怪的人是你自己,并不是我,是你亲自指使火魔把它们烧死的,与我无关。你如果真的拿它们当亲信部下,那就无论它们变成任何古怪的样子都接受它们,而不是烧死它们。”

    黑脸汉子呆住,扪心自问,自己的确做不到荆棘女王说的那样,无论它们变成什么怪模样都接受它们。

    难道说命令火魔烧死它们是自己的心魔在作怪吗?

    不管怎样,一想到昔日听话懂事的部下全都变成长着肉色铁蒺藜身体的怪物,他就止不住地想吐。

    现在即使让那些长着肉色铁蒺藜身体的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复活,然后他重新选择,他还是会毫不犹豫地下令让火魔烧死它们,一个不留。

    他绝不能容忍那些有着肉色躯体的怪物在他面前爬来爬去。

    荆棘女王眯起血红色的凤眼,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露出甜美的笑容。

    “来吧,你这只愚蠢的乌鸦,让我看看这次你的火球会变成什么比你更蠢的东西,然后我再决定是撒点种子填饱它们咕咕直叫的肚子还是把它们当坐骑。”

    火魔呱呱两声,表示抗议。

    火魔显然对于荆棘女王把它称为乌鸦很反感,这一次,它的叫声尖锐急促刺耳,可见,此刻的它不但愤怒,而且烦躁不安。

    黑脸汉子奸笑道,“那植物,这次有的你好受了。”

    噗噗噗

    火魔接连又喷出三个火球。

    这三个火球还是大约篮球大小,火焰鲜红,焰心是黄色的。

    这三个火球也是没滚到地上,也没飞到天上去,而是悬在半空。

    四个火球呼呼燃烧,在空中飞来飞去,烤的周遭的空气噼啪作响,它们不知在天上转了多少圈,最后停了下来。

    它们停在荆棘女王头部上方,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各一个。

    四个火球燃烧得如此炽烈,烤的荆棘女王身上的皮肤都皱了起来,花形水滴再次发出唧唧的叫声预警,梁景胤把自己的脑袋藏在一根粗大的肉色铁蒺藜后面,谨防火球炙热的高温烤爆自己的眼睛。

    荆棘女王若无其事地看看四个火球,哈哈大笑,“愚蠢的乌鸦,你这是派四个火球给你荆棘奶奶做四大护法吗?”

    嘭

    最先爆裂的是东面的火球,随着火球爆开,一把把火刀从火球中飞射而出,火刀通体燃烧,刀锋寒光刺目,如果被火刀碰到,不被砍伤也会被烧伤。

    这无数把火刀如雨点般密集,一起砍将过来,哪里还有命还?

    正当众人目光集中在东面火球飞射而出的无数把火刀身上、为荆棘女王捏把汗的时候,更令人心焦的状况发生了。

    嘭嘭嘭

    原来是西面、南面、北面的三个火球同时爆裂。

    西面火球爆开处,一支支火箭****而出,火箭嗖嗖带响,箭身通体冒火。再看南面火球爆开处,一条条火矛硬挺挺刺出。北面火球爆开处,飞出的则是一把把火剑。

    一时间,火刀、火箭、火矛、火剑全都呼啸着朝着荆棘女王飞射而去。

    梁景胤见状,直呼吾命休矣,麝月公主早就把眼睛捂住,心说这次是真的完了,就算荆棘女王触手再多,一只触手能抓一把火刀,可是眼下这火刀、火箭、火矛、火剑铺天盖地而来,就算她全身是触手都抓不完。

    荆棘女王笑道,“怎么?我的美人,你又害怕了吗?”

    麝月公主哭笑不得,“这火刀、火箭、火矛、火剑密若飞雨,咱们还能有命在啊。”

    荆棘女王冷哼一声,“美人,莫怕,万事有我。”

    “怎么?那植物,死到临头,还有工夫在美人面前夸海口吗?”黑脸汉子高声问道。

    荆棘女王哈哈大笑,朗声道,“我当是什么了不得的招数呢,依旧是旧瓶装新酒的老套路,这些破烂家什也值当的拿出来现眼。”

    火魔听见荆棘女王说它的招式老套,不满地呱呱两声。

    黑脸汉子得意地大喊,“那植物,好歹你先接了这招,别又在那里大放厥词。”

    荆棘女王笑道,“好,咱就破了这招给您瞧瞧。”说罢,默念咒语道荆棘百宝箱。

    荆棘女王伸出一只触手,一只编织精巧的铁蒺藜小盒子出现在她的触手中。

    那小盒子颜色漆黑,也就粉盒大小,在她的巨掌中,小的不值一提。

    荆棘女王咒语声刚毕,小盒子噗地腾身而起,悬在荆棘女王的头顶上方。

    说时迟,那时快,火刀、火箭、火矛、火剑眨眼间全部射到,眼见着这些利器就要把荆棘女王庞大的身躯射出无数个透明窟窿。

    就在这个时候,小盒子发出五彩的异光,照得漆黑的潭水都泛出五彩的光芒。

    本来应该朝着荆棘女王射去的火刀、火箭、火矛、火剑一被那盒子射出的异光照到,瞬间改变了方向,它们如同在某一光点上发生了折射般的,转而朝着小盒子飞去了。

    确切的说,那些火刀、火箭、火矛、火剑像是被馨香的花蜜吸引的蜂蝶,又像是被明亮烛光吸引的飞蛾,它们就这样、用常理无法解释地改变射程转而朝着小盒子飞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