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脸汉子看火龙把荆棘女王逼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立刻得意地大喊,“那植物,这次你死定了,我的火龙早晚会把你烧死的,你现在已经躲不动了。不过,你现在可以求我放了你,或者是主动要求给我当奴隶,对,就留着你给我当奴隶,你刚害死了我这么多的虾兵蟹将,就由你来当奴隶补偿。”

    “当奴隶?”荆棘女王冷笑道,“这想法不错,不过就凭你,给我当奴隶还差不多。”

    黑脸汉子冷笑,“死到临头还嘴硬。火魔,让火龙加大攻击力度。”

    火魔呱呱叫了两声。

    于是,火龙每次攻击间隔的时间更短了。

    现在荆棘女王至多只能躲一次,火龙下一轮喷火的时候,肯定会喷到她。

    这下子,连花形水滴都被火龙喷出的火焰烤的唧唧直叫唤。

    麝月公主被火龙的火焰烤的满头大汗,加上花形水滴不透气,闷得她苦不堪言。一想到自己马上就会不明不白地烧死,公主哭了起来,她感到这次真的完蛋了,自己和梁景胤真的要成为荆棘女王的陪葬品了。

    荆棘女王看见公主哭,急忙安慰道,“美人,别担心,咱们死不了的。”

    梁景胤当然理解公主的感受,于是他大着胆子道,“荆棘女王,你反正马上就要被火龙烧死了,不如你现在放了公主,让花形水滴把她带到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去。你放心,就算你被烧死,还有我陪着你呢。至于公主,你没必要再拉着她陪你一起烧死。”

    荆棘女王哈哈大笑,“梁景胤,你在说什么傻话,没有人会被火龙烧死,我已经想出对付火龙的方法了。你和麝月美人真是多虑了。”

    梁景胤看看荆棘女王身上被烧出的多处伤口,想说什么还是闭了嘴。尽管荆棘女王说的像是很有把握样子,他觉得形势没那么乐观。

    荆棘女王默念咒语,收了荆棘铁笼。

    风如初见状,大惊,暗骂这荆棘女王不是找死嘛,黑脸汉子一直不能拿她怎么样,就因为有荆棘铁笼挡着,这倒好,撤了笼子,看来是打算等死了。对于这厮修炼了千年,仍旧还是植物性思维,表示很无语。风如初此刻只为麝月公主担心,可惜这么个绝世美人,就这样陪着一株愚蠢的植物烧死了。

    黑脸汉子哈哈大笑,“火魔,干得漂亮,看样子那植物已经被你的火龙给烧糊涂了,居然主动把笼子给撤了,那干脆让火龙把她烧死算了,别再浪费时间了。”

    火魔呱呱两声,表示同意。

    至于麝月公主和梁景胤看见荆棘女王撤了笼子,心都凉透了,公主哭得更伤心了,梁景胤已经做好了被烧死的准备。

    再看那火龙仰天长啸,在空中辗转腾挪,好不威风,龙嘴一张,又是一口火要喷过来。

    荆棘女王见状,急忙掠起身形,飞到半空,躲开了这次攻击。

    火龙身躯庞大,顾着喷火,身子一时拧不过来。

    荆棘女王默念咒语,一张铁蒺藜织成的巨大蒲团落在了火龙背上。

    然后,荆棘女王飞过去,端坐在蒲团之上。

    火龙哪肯给她坐骑,只见它拼命地扭动身子,想把荆棘女王摔下来。可是那蒲团就跟强力胶一样牢牢黏在它的后背上,它怎么甩都甩不掉。

    被荆棘女王坐在背上,火龙又羞又恼,它愤怒地把头拧过来,大嘴一张,又要喷火。

    麝月公主在龙背上看的清楚,见那火龙张大嘴,立刻惊叫一声,“荆棘女王,它要喷火了!”

    荆棘女王笑道,“美人,莫怕,万事有我。”

    荆棘女王不慌不忙地抽出一根铁蒺藜,默念咒语,道声荆棘缠缚。

    那跟铁蒺藜就跟长了翅膀似的,嗖嗖飞到龙头那里,嘁哩喀喳,把龙的上下颌缠在一起,然后铁蒺藜一圈圈地缠绕下去,把个龙嘴捆了个结结实实。

    那龙张不开嘴,自然无法喷火,气得它又在空中翻腾起来。

    可是又甩不掉荆棘女王,最后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荆棘女王又抽出一根铁蒺藜,把它勒在龙嘴里当缰绳,再抽出一根铁蒺藜当鞭子,她一手抓牢缰绳,一手用鞭子打龙屁股,那火龙嘴被捆着,脑袋被缰绳勒着,无法转过来喷火,又被她一鞭子一鞭子地猛抽,疼不过,只得带着她在空中飞来飞去。

    荆棘女王开心地哈哈大笑,“我活了一千年,第一次骑着龙在天上飞,还是条火龙,这当真的是惊险刺激啊。”

    麝月公主见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火龙,此刻竟然成了他们的坐骑,禁不住破涕为笑。

    荆棘女王笑道,“美人,我没骗你吧,这条龙就是个纸老虎。”

    风如初见状,也哈哈大笑,心说这荆棘女王有点邪的,居然想到用这歪招来对付火龙,火龙纵然凶猛,可是一旦把它嘴巴捆上,它就废了。

    黑脸汉子则气得双手乱挥,双脚乱蹦,“这条愚蠢的火龙,赶紧让它停下,收了它!”

    眼前的情景,当然是火魔始料不及的,几乎就在前几秒钟还满以为会赢的。眼下见主人发火,火魔只好赶紧收了火龙。

    火龙被收,荆棘女王从空中缓缓降落,优雅地停在黑水潭边,在她身下,铺着那张铁蒺藜织成的蒲团。

    荆棘女王面对着漆黑的潭水,梳理着自己由细若发丝的肉色铁蒺藜组成的头发。此刻的她看上去娴静从容,一副大家闺秀的气派。

    “你这个诡计多端的植物!”黑脸汉子怒不可遏地走过来吼道。

    荆棘女王眯着血红色的凤眼,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露出甜美的笑容。

    “黑脸鼍龙,看来你对自己所养帮凶的秉性一点也不了解,比方说这条火龙吧,这条火龙本性温和驯服,它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给别人当坐骑,对于这条火龙来说,带着别人遨游太空比喷火伤人要快乐的多。不信的话,你可以亲自问问它,看我说的对不对。”

    “一派胡言!你简直一派胡言!”黑脸汉子气得浑身发抖。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