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女王挪动着触手,尽量让自己姿态优雅地盘踞在岸边,潭中的黑水映出她妩媚娇艳的脸庞,她伸出一只触手,不紧不慢地梳理着自己由细若发丝的铁蒺藜组成的头发,露出甜美的笑容。

    潭水变得粘稠、空气变得焦臭不堪,可这一切,并没有妨碍她对着潭水梳头的兴致。

    即使是在刚才,那么多的虾兵蟹将、鱼精水怪在临死前哭泣挣扎呻吟,都没有让她皱下眉毛。

    黑脸汉子恶狠狠地剜了荆棘女王一眼,心说这妖物把我的领地搅成这样,居然像个没事人一样对着潭水梳头,

    黑脸汉子上前几步,咳咳两声,“我说,植物,现在该咱俩好好清算一下了。”

    荆棘女王依旧面对着潭水,甚至连脖子都没扭动一下。

    黑脸汉子气得大吼,“别再对着潭水装模作样地梳头了,我在跟你说话呢。我知道你听见了。就你那鬼样子,再梳还是那么丑!”

    火魔像是为了给主人帮腔,也跟着呱呱大叫起来。

    黑脸汉子的这句话,似乎戳到了荆棘女王的痛处,她停下来,收起触手,缓缓地把脸转过去,对准他。

    她只是鄙夷不屑地看了他一眼,立刻把脸又转了回去。

    荆棘女王看着漆黑如墨的潭水,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冷笑道,“我说这黑水潭的水怎么这么黑呢,原来都是这只乌鸦烧了死尸之后把骨灰撒在里面所致呀。”

    此刻的火魔心情大好,吸食了这么多虾兵蟹将、鱼精水怪的精魄,它的能力又增强了不少。

    火魔听见荆棘女王称它为乌鸦,显然很不开心,呱呱呱呱地叫了半天。

    黑脸汉子咳咳两声,“那植物,别乱说话,这是我宝贝,它叫做火魔,不是乌鸦。”

    荆棘女王眯着血红色的凤眼,仔细地打量着站在黑脸汉子左肩上的火魔,忽然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我记得人类有句话,叫做无毒不丈夫,黑脸鼍龙,这话用在你身上,还真贴切呢,那些虾兵蟹将、鱼精水怪跟了你那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就这么一把火都给烧成灰了?你还真下得去手。”

    黑脸汉子闻言,用钢鞭指着荆棘女王,怒道,“这一切还不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把它们变成跟你一样长着肉色铁蒺藜身体的怪物,我又怎么舍得烧死跟着我出生入死的老部下呢?全都是因为你!对于它们的死,你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荆棘女王冷笑道,“关于那些虾兵蟹将、鱼精水怪的死,我只能说是活该,我记得我好像说过要给它们这些多嘴多舌的家伙们一点教训,这就是它们应得的教训。不过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最终杀死它们的是它们平生最敬爱最信赖的人。它们死在自己的首领手里,应该算是死得其所了吧。”

    黑脸汉子气得脸色发白,怒道,“俗话说,最毒妇人心,果然一点不假。你就是故意设计借我的手杀死它们,对不对?”

    荆棘女王眯起血红色的凤眼,露出甜美的笑容。

    “不,你说的不对,我的确是故意把它们变成不伦不类的怪物,但是,你能舍得杀死它们大出我的意料之外。说实话,对于你刚才的暴行,我表示震惊。”

    黑脸汉子冷笑道,“不管怎么说,是你这植物害得我丢了部下,我现在成了光杆司令。这笔账必须得好好算算。”

    黑脸汉子说罢,打了个响哨。

    刚才还停在黑脸汉子左肩上的火魔立刻飞到荆棘女王头顶,绕着她转了三圈。

    火魔边飞边喷出黑色火线,这些黑色火线纵横交错,相互黏在一起,结成了一张火网。

    一张由黑色火焰织成的火网朝着荆棘女王罩了下去。

    那火网织得密密麻麻,每个网眼也就碗口大小。

    黑色火焰的威力,不用多说,顷刻间把那么多的虾兵蟹将、鱼精水怪烧成灰烬的就是明证。

    这一网要是罩下去,荆棘女王显然是凶多吉少。

    火魔做完这一切之后,又飞回黑脸汉子的左肩,仍旧停在那里。

    一直躲在树后的风如初见状,大惊,“糟了,这火魔的黑色火焰这么厉害,刚把那么多的虾兵蟹将烧成灰烬,这下子荆棘女王有的好受了。”

    骷髅头道,“怎么?主人,您不是打算救她吧?”

    风如初叹口气,“我救她干嘛?我是担心麝月公主和梁景胤,他俩一个被荆棘女王封在真气屏障里攥在手心,一个就长在荆棘女王身上,荆棘女王要是烧死了,他俩就是俩陪葬的。”

    骷髅头道,“那您现在也不能出手,以咱俩目前的实力,根本不是荆棘女王的对手,鼍龙尽管还没出手,可是光那火魔已经很难应付。这种关键时刻,您要是贸然杀进去,不但救不了人,还可能把自己搭进去。主人,我建议您还是继续观望。”

    风如初无奈地点点头。

    麝月公主在花形水滴里眼见着那火网就要罩下来,立刻惊叫道,“该死的妖怪,你赶紧想办法,我可不想跟你一起烧死。”

    荆棘女王哈哈大笑,“放心吧,美人,这破网一个人都烧不死。”然后她大声对黑脸汉子道,“这种小把戏你也敢拿出来在我面前显摆,是不是太可笑点了。”

    黑脸汉子冷笑,“那植物,你真是大言不惭,你先接过这招再说。”

    荆棘女王冷笑一声,默念咒语道钢铁荆棘。

    嘭刺啦啦嘭刺啦啦

    只见平地生出许多铁蒺藜,这些铁蒺藜从地底冒出,绕着荆棘女王周身长出一圈,这些铁蒺藜根根似钢铁般的坚硬,也如钢铁般的耐火,然后,这些铁蒺藜不断地长高虬结在一起形成一个方形保护笼。

    这保护笼正好把荆棘女王罩在其中。

    那张黑色火网兜头罩下,正好罩在荆棘铁笼上。

    噗嗤噗嗤噗嗤

    说来也怪,那黑色火网一碰到荆棘铁笼,立刻架在铁笼上,落不下去了,然后任那黑色火焰把铁笼烧的通红,可就是落不下去。

    荆棘女王在笼中安然无恙。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