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团黑色火焰像是个顽皮的孩子,又像是有史以来最残忍冷酷的杀手。

    火魔放出手段来尽情折磨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看着它们在火焰的灼烧下哭泣惨叫求救打滚,火魔感到开心极了。

    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折磨别人更能得到快感了。火魔常常这样想。

    对于火魔来说,那些在火焰中翻滚惨叫的躯体是最美好的画面,听见它们在火焰中哭泣诅咒,它从不捂住耳朵,而是带着微笑去聆听,它们临死前最后的呻吟是它们对生命的最好诠释。此时此刻,它宁愿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倾听它们在世间的最后一次呻吟。

    火魔不时地调整火焰的温度,继而改变火焰的形状,那些笼罩在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身上的火焰,一会儿是水滴形的,一会儿是菱形的,一会儿是方形的,再一会儿又变作圆形的。它把火焰的温度调得时高时低,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的惨叫声也变得高一阵低一阵。

    它喜欢倾听被灼烧者发出的惨叫声和火焰烧灼皮肤时发出的脆响,它降低火焰的温度,是不希望烧的太快,它只是想多欣赏一会儿它们烧焦的身体在火焰中翻腾打滚的惨状。

    火魔依旧化作黑色小圆球在火焰堆里跳来跳去,不时地呱呱叫几声。

    那些被黑色火焰灼烧的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渐渐冒出一团团的绿气。无数长尾巴大脑袋的东西从绿气中钻出来,围绕着黑色火焰飞来飞去,那些像虫子一样的东西约一尺来长,呈扁圆形,身体是半透明的青灰色。这些东西,都是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的精魄。

    当灼烧进行到一定阶段之后,精魄就会出现。

    精魄大概是最敏感的东西,它们对于死亡的嗅觉是如此敏感,哪怕只有一丁点死亡的气息,它们也能立刻感受到。比方说,人类在临死前,总会有种种征兆,因为精魄会最先感受到死亡,如果它们感受到死亡,它们便会对人类的大脑或者身体预警,这时候将死的人就会做噩梦或者遇见一些怪事。这些噩梦和怪事其实就是在提醒他们,死亡即将到来,精魄即将离开,请做好准备。

    精魄大概也是最不安分的东西。每当它们栖息的身体死亡或者接近死亡,也许哪怕只是些微的接近死亡,它们立刻会从所栖息的身体里钻出来,飘向地府。就如同地府那边有一只巨大的摇魂铃在勾引着它们前去报道。

    也许对于精魄们来说,前往地府报道的吸引力永远比栖息在一具身体中大的多。

    聪明的精怪和术士们往往会在这个时候把精魄们拦住,阻止它们前往地府的脚步,截住它们,或吸食或控制,留作己用。

    很显然,火魔便是这样的精怪之一。

    火魔跳来跳去,忙着把一缕缕的精魄吸进肚子里。

    这些精魄便是它最好的食物。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很久没有这么多好吃的东西了。

    如此饕餮盛宴,惹得它敞开肚皮,大快朵颐。

    “火魔,别玩了,差不多就收了吧。”即使是铁石心肠、见惯了杀戮场面的鼍龙,也有点看不下去了,低声吩咐道。

    那些被灼烧得满水潭打滚的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终于让他看不下去了吗?

    抑或他也是有怜悯心,也是重情重义的?

    可是以上这两点,从鼍龙黑呼呼、面无表情的脸上一点也看不出来。

    鼍龙的那张黑脸依旧冷的像寒冰,没人指望这张黑脸的主人会有圣母心。

    至少,那些正在呻吟的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不用再期待了。

    呱呱

    火魔不满地低声抗议。

    它正玩的开心,显然不想这么快就终止灼烧的乐趣。

    平时的主人并不是这样的,火魔太了解自己的主人鼍龙了。

    鼍龙比它更喜欢血腥杀戮,如果不是这样,鼍龙又怎么可能千方百计地收服它为自己作恶呢?每当它疯狂烧灼折磨对手的时候,鼍龙就袖着手在旁边观看,它知道鼍龙就喜欢观看那些在烈火中扭动呻吟的躯体,它们的喜好完全一致。

    可是今天,鼍龙到底怎么了?

    火魔的玩兴才刚刚开始。

    不过,火魔终究还是个听话的奴才,它立刻把火焰的温度调至最高。

    一阵世界上最凄惨的群体惨叫呻吟声响起。

    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的尸体瞬间化为灰烬。

    它们的尸体化为一层黑色灰烬,迅速融进黑水潭中,潭水的颜色立刻变得像墨汁般的黑。尽管之前,潭水已经够黑够浑浊,此时的潭水则变得更加漆黑粘稠。

    空气中满是烧焦尸体的臭气,火魔知道,这臭味会持续很久都散不尽。毕竟这么多的尸体,保守的估计,半年之后,应该就散的差不多了。

    火魔在把最后一缕精魄吸进肚子之后,化为一只巴掌大小、形似乌鸦的黑色小鸟,停在黑脸汉子的左肩。

    吃的过饱的火魔此时连动都懒得动,它其实更想立刻钻进黑脸汉子的嘴里,伏在他的舌根底下,好好睡一觉,一下子吸食这么多精魄,它太需要好好消化一下了。

    可是,鼍龙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张开嘴巴示意它飞进去,它只好飞到他的肩膀上,停在那里,休息一下。

    也是在这时,火魔才注意到,漆黑粘稠的潭水边,还盘踞着另外一个身躯庞大的怪物。

    那怪物有着类似藤蔓植物那样的身体,可是那身体确是泛绿的肉色,那怪物还有着一颗类似人类女性的头部,而且更令人惊讶的是,这样一株奇怪的藤蔓植物上还长着一颗人类男性的头部。

    尽管那颗男性头部的整体色彩跟那肉色藤蔓植物一样是泛绿的肉色,可还是能分辨出那的确是一颗人类的头部。

    火魔当然记得,刚才它烧死的那些尸体,都有着肉色藤蔓植物的身体。

    那些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为什么会变成有着肉色藤蔓植物身体的怪物呢?也许正因为它们变成怪物,主人才命令自己烧死它们的吧?

    呱呱

    火魔看着盘踞在黑水潭边的肉色怪物,无奈地叫了两声。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