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一起朝荆棘女王吐口水,“该死的畜生,把我们变成你的鬼样子,你很开心吗?”

    荆棘女王用触手擦去口水,呲着獠牙,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它们知道,她是故意这样做的,既然它们嘲笑她的样子,觉得她丑陋恶心,那么就让它们也变成这样吧。

    她一定是这样想的。

    她是一个多么用心险恶的家伙。

    “把你那恶心的法术解开,你这丑八怪。”它们愤怒地吼叫。

    荆棘女王冷笑道,“我记得我好想说过要给你们这些多嘴多舌的家伙们一点教训,对吧?对了,我说的是杀掉你们,我本来是打算杀掉你们的,可是后来我改变主意了。请原谅即使是我,偶尔也会有圣母情结,现在我饶你们不死,你们应该感谢我才对。”

    “感谢你个屁!你这个丑八怪,我们宁可死去也不要变成你的丑样子!给我们解开法术!”

    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愤怒的心情可想而知,毕竟任谁也不愿意变成荆棘女王的样子,尽管她自己认为那样子很美。

    荆棘女王干脆看都不看它们,她扭动着身体,把自己庞大的身躯挪到黑水潭边上,用潭水当镜子梳理自己那由细若发丝的肉色铁蒺藜组成的头发去了。

    梁景胤看那帮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闹得太凶,只好咳咳两声,“你们这些没见识的小妖怪啊,谁叫你们没事主动招惹她,她要是肯随随便便替人解开法术,那我还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吗?”

    风如初冷笑,“我看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碰了钉子,自然再次一起转向黑脸汉子,“大王,救救我们啊!您一向英明神武,您一定有办法救我们的。”

    然而它们的哀求得到回应再次让它们感到心寒。

    “你们别过来!别过来!”黑脸汉子用钢鞭指着它们,发疯似的吼道。

    他还是像刚才那样,边说边往后退,就像它们是携带着强烈传染型病毒的病原体。

    看他样子就像是从来不认识它们,可是他是它们的首领啊,就在黑鱼精汇报潭边有人捣乱之前,它们还在潭底的水晶宫里唱歌跳舞供他欣赏、演练兵法供他检阅,一切都跟从前的每一天一样,快乐和谐。

    即使是黑鱼精汇报有人捣乱之后,它们还敲锣打鼓地跟着他上岸去给他呐喊助威,他甚至还说要抢了美人请它们喝喜酒。

    可是现在,它们和他之间的关系居然会变成这样!

    他明明是它们最信任的人,最值得依赖的人。

    自从他来了黑水潭之后,它们在他的领导下,一起洗劫民宅,一起捕猎百姓们的牲畜,然后带着战利品回到水晶宫,一起享用捕获的猎物。

    它们跟他一起,度过了很多美好的时光。

    可是现在,他像看着陌生人那样看着它们。

    他那冷冰冰的目光像锋利的刀子刺在它们心上。

    当然造成这一切悲哀结果的就是那个可恶的荆棘女王,那个正在对着潭水搔首弄姿、剔牙的妖怪。

    他拿钢鞭指着它们,不许它们靠近,难道他就这样不要它们了吗?

    它们是被抛弃了吗?

    被自己所崇拜的、一直视若神明的鼍龙给抛弃了吗?

    “大王,我们都是您的部下,一直以来,我们以您的马首是瞻,跟着您冲锋陷阱、出生入死。即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就这样抛弃我们了吗?”

    说出这番话的是黑鱼精,就是在潭边担任传令兵中的一个。

    黑鱼精的话,说出了大家的心声,所有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齐刷刷把目光聚焦在黑脸汉子身上。

    黑脸汉子似乎无法承受这许多满含着期待的热辣辣的目光,他低下了头。

    看得出,他应该是忆起昔日情分,心生恻隐。

    这时候,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大王,不要抛弃我们。”

    接着,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不知是谁先带的头,它们挥动着触手,一起朝着黑脸汉子爬去。

    黑脸汉子见状,脸色大变,他从嘴里吐出一个黑球放在掌心。

    那黑球也就鸽子蛋大小,颜色漆黑,闪着暗金的光泽。

    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一见那黑球,立刻吓得朝后缩去。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黑脸汉子对着黑球吹了一口气,那黑球忽然幻化为一团黑色火焰,火焰又变成一条长直的黑色火线朝着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烧了过去。

    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不及躲避,全都被黑色火线团团围住,就此熊熊燃烧起来。

    当然它们避不开黑色火线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它们的肉色铁蒺藜身子太过庞大,行动起来极为缓慢。而且那些肉色铁蒺藜全都纠结缠绕在一起,想要快速逃跑,一下子连散都散不开。

    那黑球它们当然认得,黑球是鼍龙收服的火魔,平日里,鼍龙就把火魔藏在舌根底下,到用时再把它吐出来。

    鼍龙待火魔就如同亲儿子一般,一直用真气滋养着它,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不到万不得已,鼍龙也绝不会把火魔吐出来帮忙。

    看来这次,他是真的害怕了。

    它们只是一群舍命追随他的部下,如今,居然被他如临大敌般的对待。

    难道它们现在真的成了他必须烧死的可怕怪物了吗?

    它们在黑色火焰的灼烧下,痛苦地乱滚乱爬,惨叫连连。

    它们知道火魔的威力,不用几分钟的工夫,它们就会化为灰烬,如果他肯发发善心,再加上他的真气助力,烧成灰的时间会缩得更短,它们也就能免受一点痛苦。

    对于它们来说,横竖是死,少受些折磨更好。

    可是此刻的它们觉得,即使是被火魔烧成灰的痛苦也难抵它们被他这样抛弃的心理上的痛。

    它们在临死前,隔着黑色火焰和浓烟,仔细盯着鼍龙那张黑呼呼的脸,令它们失望的是,它们并没有看见所期待的怜悯和悲伤。

    隔着熊熊的火光,它们只看见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十多年来,它们一直为这张脸的主人卖命,竭尽全力地讨好他。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