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正惊魂未定间,却听见荆棘女王又念,“我亲爱的种子,秋天来了,结果吧!收获吧!”

    噗噗噗噗

    那些从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脖子上长出来的肉色铁蒺藜上开出的肉色花朵瞬间变成了拳头大小的肉色果实。

    那果实的形状像梨,只是颜色是泛绿的肉色,让人看了直起鸡皮疙瘩。

    好歹这次变化倒没有更疼,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暗自庆幸。

    可是它们很快就不这么安逸了。

    荆棘女王又念了起来,“我亲爱的种子,冬天来了,孕育吧!冬眠吧!”

    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正在担心这次会有什么变化,却感到肚子疼了起来,似有万把钢刀在肚子里搅动,疼得它们在黑水里窜上跳下。

    几秒种后,它们发现,它们将要承受的折磨不光是疼痛这么简单,它们肚子渐渐地鼓了起来,而且越鼓越大,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它们的肚子里渐渐长大。

    随着肚子越来越大,它们感到自己的身体只不过是那东西的容器,它们几乎能听见那可怕的东西一边继续以它们的内脏血肉为营养滋养长大,一边发出猥琐得意的笑声。

    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纷纷仰躺在黑水之上,它们惊恐地注视着自己的肚皮,绝望地看着那在它们肚子里不断长大的东西把它们的肚子撑得青筋暴露、血管崩裂。

    渐渐的,它们的肚皮被撑得很薄很薄,变成了半透明,进而变成了透明。

    它们看见了肚皮里蠕动的东西!

    那是一根根新生的肉色铁蒺藜,它们宛如新生的婴儿般的在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的肚子里肆意蠕动。

    可对于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来说,这些有着泛绿的肉色铁蒺藜比毒蛇还要可怕。

    可怜的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命运,它们一起狂喊,“大王救命啊!荆棘奶奶饶命啊!”

    可是一切已经太迟。

    嘭嘭嘭嘭

    几乎是在同时,所有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胀大得如同车轮般的肚子爆炸了。

    噗唧唧噗唧唧噗唧唧

    黑水潭里无数肉屑残肢和内脏的碎片四处飞溅,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惨叫声不绝于耳。

    眼前惨烈的场景吓得麝月公主惊叫连连,捂住眼睛不敢观看,风如初也惊得躲在岸边一棵大槐树后面,省得被血淋淋的碎片溅到身上。

    荆棘女王贪婪地伸出猩红的舌头舔去从黑水潭中溅到她身上的肉渣和内脏碎片,露出甜美的笑容。

    梁景胤就比较倒霉了,荆棘女王顾着伸舌头去接飞溅的内脏碎片,连带给他也溅了一头一脸,最恶心的是黏在脸上腥哄哄的肠子碎片他也没办法擦去,那些血糊糊的黏东西便一股股地流到他的眼睛和嘴巴里。

    令人头皮发麻的恐怕还不止这样,那些被爆掉身体的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就跟现在的梁景胤一样,它们光剩下头部,而头部以下是一根粗大的肉色铁蒺藜。

    于是一群有着虾兵蟹将、鱼精水怪脑袋的肉色铁蒺藜在黑水潭里惊恐地游来游去,它们显然对自己的新身体还不习惯。

    那些有着虾兵蟹将、鱼精水怪脑袋的肉色铁蒺藜生长得十分迅速和旺盛,不大的功夫,黑水潭的表面便满是泛绿的肉色铁蒺藜在扭动。

    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尽管已经变成有着肉色铁蒺藜身体的怪物,可是它们的头脑还很清醒,它们在黑水潭中惊恐地游了片刻之后,发现自己的身体还在不断生长,不断地变粗变长,即使是黑水潭这样深的潭也会很快容不下它们不断变得庞大的身体。

    一想到,昔日温馨的家园黑水潭将会盛不下它们庞大的身体,它们就游得更加疯狂了,漆黑的潭水溅得岸边几米开外都是湿漉漉的,潭水不时地掀起一股股巨浪。

    这些长着肉色铁蒺藜身体的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像是约好了似的,忽然争先恐后地朝岸上爬去,它们用肉色铁蒺藜上的触手抓住岸边的岩石,惊慌地朝着它们的大王鼍龙爬去。

    当它们灵活地使用那些恶心的触手抓牢岩石往上爬的时候,连它们自己都惊讶,这些从它们肚子里新长出来的触手居然跟它们已经失去的爪子和钳子一样灵活。

    那一刻,它们甚至产生了错觉,仿佛它们生来就从来没有过爪子和钳子,这些触手就如同是与生俱来的那么自然灵活。

    “大王,救救我们,我们不想死啊。”

    它们哭喊着,争先恐后地爬向黑脸汉子。

    在这里,他是主宰,他一准有办法救它们的。

    至少它们是这样认为。

    以前,这些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不管有任何困难,都会求助于鼍龙,而那个黑脸汉子也从未让它们失望过。他从未拒绝它们,总是无私地帮助黑水潭中的每一个水族成员,所以他赢得了它们的尊敬,拥他为王。

    可是这一次,它们的要求并未得到热烈的回应。

    黑脸汉子紧盯着它们,像是看着一群天下最可怕的怪物。

    它们发现,他的脸上满是胆怯,他在往后退,嘴里不断地喊着别过来,别过来啊。

    最糟糕的是,他在死盯着它们的同时,还不时地用眼角瞟一下那个可怕的荆棘女王。

    很明显,他是在拿它们跟她做比较。

    做什么比较?

    它们瞬间懵逼了。

    天哪!它们终于发现鼍龙为什么害怕它们了,也知道他在拿它们跟她比较什么了。

    因为它们现在已经变成了荆棘女王的样子,它们看看那个长在荆棘女王身上的另一个人类的头部,忽然集体发出悲鸣,也明白那颗人类的头部为什么会突兀地长在一株庞大的肉色铁蒺藜上。

    那个人类一定也经历过它们所经历的一切。

    它们忽然为自己的样子感到可悲,就在不久前,它们还集体嘲讽荆棘女王的样子,认为她长得恶心至极、丑陋无比,她的泛绿的肉色肌肤和她庞大的身躯,以及难看的触手,还有她身上散发出臭哄哄味道的黏液,都让它们感到恶心。

    可是现在,它们居然变成了她的样子!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