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脸汉子仔细打量了下风如初和荆棘女王,冷笑道,“黑鱼精,不就是一个蓝毛怪带着一株植物嘛,看你俩叽歪个啥。没事大惊小怪的。”

    那俩报信的黑鱼精用叉子指指真气屏障中的麝月公主道,“大王,还有个美人呢。”

    “一个美人,一个绝世美人。我们也看见了。”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一起喊道。

    黑脸汉子眼睛一亮,“是的,一个绝世美人,尽管她满脸满身都是伤痕,可我看得出她仍旧美得令人心碎。”

    黑脸汉子都没拿正眼看荆棘女王,而是径直走到花形水滴旁,当他发现囚禁其中的人是麝月公主之后,立刻又惊又喜。

    “哎呀呀,这女子不是金象国的神女麝月公主吗?真是百闻不如一见,麝月公主果然是美艳不可方物啊。蓝毛小子,你可真贴心,知道本王一向空虚寂寞冷,特送来绝色美人与我做压寨夫人,哇呀呀,喜煞我也。小的们,等我拿下蓝毛小子,抱得美人归,摆喜宴庆祝,喝足三天三夜。”

    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齐声道,“好呀。大王威武!小的们要喝喜酒!小的们要喝喜酒!”

    黑脸汉子靠近花形水滴,伸手想去抚摸麝月公主的金莲,花形水滴哪里会让他摸到,不满地唧唧叫着,躲开了。

    黑脸汉子摸了个空,尴尬地哈哈大笑,“这东西会跑的,不过等下,你就哪里都跑不了了,我的小美人。”

    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也跟着哈哈大笑。

    荆棘女王见状,气得脸色发紫,“放开你的脏手,不要拿你的脏手碰我的美人。”

    由于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数量众多,声音太过嘈杂,以至于黑脸汉子没听清荆棘女王说了什么,于是他高声问道,“那个植物,你刚才说了什么?”

    荆棘女王咳咳两声道,“黑脸鼍龙,找你的人不是蓝发小子,是我!”

    “你?”

    黑脸汉子冷眼打量了荆棘女王一番,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你?不就是一株修炼成精的藤蔓植物吗?”

    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也在七嘴八舌地帮腔。

    “她的样子真丑陋,皮肤是发绿的肉色。”

    “她的触手难看死了,还臭哄哄的。”

    “就凭她,也敢来找大王。”

    “她的身体庞大而丑陋。”

    “可是在她的身体上还长着另一个人类的脑袋。”

    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对荆棘女王群起攻之,一点也不奇怪,毕竟黑水潭这块地方被它们占领了,现在它们是主人,对于外来的家伙,它们绝不会仁慈。

    荆棘女王先是被气得浑身发抖,估计她活了千年之久,从未受过如此多的侮辱,对语言暴力、唾沫星子砸人还没有过深刻体会。

    风如初冷哼一声,暗骂活该,谁让她自己非要跑来,没事过来找骂呢。完了又哀叹被迫给她当垫背的自己。

    不过,很快,荆棘女王就镇定下来,恢复了常态。

    她眯着血红色的凤眼,伸出猩红的舌头舔去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忽然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她摊开触手道,“给你看看这个。”

    她把触手举得很高,几乎要伸到黑脸汉子的鼻子底下。

    那枚黑色薄片静静躺在她的掌心。

    “我的龙鳞?”黑脸汉子终于止住笑,满脸诧异,“你从哪里得到的?”

    黑脸汉子接过那枚黑色薄片仔细打量半天,忽然意识到什么,“这是我发给龟前锋和蟹前锋的龙鳞,今早派他俩出去办事,到现在还没回来,这龙鳞怎么会在你手里?”

    荆棘女王得意地哈哈大笑,“不就是一只大红螃蟹和一只蠢乌龟嘛,他们已经被我杀了。”

    黑脸汉子气得拿钢鞭一指荆棘女王,“我以为他们到现在没回来是因为行动缓慢,原来是被你杀了。既然敢动我的人,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出招吧!”

    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听见同僚被杀,也一起敲锣打鼓地大喊,“杀了她!杀了她!”

    风如初见状,暗骂蠢货,这不是存心激化矛盾嘛。看来这回真被这植物脑袋的家伙坑死了。

    此时,黑脸汉子满脸怒气、眼眶充血,拿着钢鞭的手微微发抖,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也是喊杀声震天,锣鼓敲得咚咚响,一副打算把荆棘女王杀之而后快的阵势。

    荆棘女王哈哈大笑,“想杀我?就凭你们这些成天在水里蹦跶的家伙能杀的了我吗?依我看,你们还是准备受死吧!”

    “说大话!说大话!植物说大话!”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一起喊道。

    荆棘女王冷笑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对于你们这群多嘴多舌的笨蛋,让你们闭嘴的最好方法就是杀了你们。”遂默念咒语道荆棘播种。

    荆棘女王的无数只触手忽然张开,并且抛出数不清的种子,这些种子密密麻麻,如同长了翅膀一般,朝着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飞去。

    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看出不妙,想要躲开,可是这些种子就跟长了眼睛似的,紧跟着它们,落在它们身上。

    它们紧张地在地上打滚或者在岸边岩石上蹭,可是那些种子就跟有强力胶似的,牢牢黏在它们身上,怎么甩都甩不掉。

    这时候,荆棘女王眯起血红色的凤眼,露出甜美的笑容。

    “我亲爱的种子,春天来了,生根吧!发芽吧!”

    噗噗噗噗

    那些落在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身上的种子迅速钻进它们的身体里,而且这些种子迅速在它们体内生根发芽。

    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疼得吱哇乱叫,纷纷滚进黑水潭,直搅得黑浪滔天,惨叫声传至十里开外。

    可是那些在它们体内发芽的种子并未打算就此放过它们,而是继续疯狂生长。

    荆棘女王又念道,“我亲爱的种子,夏天来了,生长吧!开花吧!”

    嘭嘭嘭嘭

    几乎是在同时,所有被播种的虾兵蟹将、鱼精水怪的脖子上都冒出一根肉色铁蒺藜,嫩生生的肉色铁蒺藜使劲伸展触手,继续长大,并且开出肉色花朵。

    它们以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的身体为养分疯狂生长。

    “大王救命啊!荆棘奶奶饶命啊!”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疼得直乱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