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如初闻言惊道,“梁景胤,这薄片真的是黑水潭里鼍龙的龙鳞吗?你可看仔细了。”

    梁景胤道,“千真万确。那鼍龙自西洋海趁大潮而来,盘踞于此处,至今已有十多年了,这妖怪一向作威作福,涂炭生灵,只是苦于无人能收服它。荆棘女王,我看咱们还是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提起那条鼍龙,风如初也是一头冷汗,那黑水潭原名碧波潭,早先潭水甘甜爽口、清澈见底,滋养百姓万物。潭边附近原本物饶民丰,人口稠密,人人勤于耕作,百姓家家富足,安居乐业。

    自那鼍龙驻扎潭底之后,动辄上岸侵扰百姓、猎捕牲畜为食,百姓们不得安生,遂四处求方士除之不得,只得纷纷搬离碧波潭。那鼍龙便纠集水族中的虾蟹鱼精,自立为王。从此变本加厉,随时率领虾兵蟹将、鱼精水怪们上岸袭击民宅,不光抓牲畜,连人类也难逃它们的魔掌。

    渐渐的,碧波潭附近民不聊生,潭水不再清澈,变得浑浊,最后,变为一潭黑水。

    百姓们也就把碧波潭改名为黑水潭了。

    荆棘女王仰头哈哈大笑,“管他是什么怪,我正无聊的紧,梁景胤,你带路,咱们去会会那个妖怪。”

    梁景胤心里直叫苦,心说这荆棘女王是有多无聊,常人听见黑水潭鼍龙这五个字吓得恨不能立刻捂住耳朵,她倒好,还要去找那妖怪。果然是植物的思维方式,无法理解。

    叫苦归叫苦,梁景胤又不敢不从,只得点头。

    风如初见状,急忙卖乖,“荆棘女王打算降妖除魔、为民除害,这可是大快人心的好事,做成了也是你修行的功德一件,至于我,又帮不上忙,去了只能添乱,我就不跟着去了。”

    傻子都能听出来,这风如初是打算借机溜号。

    梁景胤鄙夷不屑地白了风如初一眼,暗道,这厮搅出一滩浑水,就打算扔下他和公主跑路了。

    荆棘女王不动声色地看了风如初一眼,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蓝发少年,你也一起去。从现在起,谁也不准离开。”

    “你知道,我想抓住你,容易得很。”荆棘女王说着,朝风如初举起一只触手。

    风如初不满地冷哼一声。

    梁景胤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

    接下来,梁景胤指路,风如初和荆棘女王掠起身形,不一会儿工夫,就到了黑水潭边。

    果然看见潭水漆黑,浊浪滔天,潭边寸草不生,放眼望去,四下里尽是累累白骨,说不出的凄凉。

    梁景胤和风如初只在心里叫苦,这鬼地方阴风阵阵,遍地尸骸,荆棘女王非到这里来找晦气,不是没事不自在吗?她的本事真的强到能跟那鼍龙一较高下了吗?她找鼍龙挑战只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可倒霉的是他们,还得跟着当垫背的。赢了还好,输了他们也跟着一起死。

    荆棘女王倒是心情大好,她在岸边扭动着庞大的身躯,拿黑漆漆的潭水当镜子,梳理自己由细若发丝的肉色铁蒺藜组成的头发,时不时地对着潭水呲獠牙、露出甜美的笑容。

    “现在,我准备好了。蓝发少年,你去叫阵。”

    荆棘女王显然已经把自己当成众人的首领,她的话就是命令。

    风如初只得朗声道,“那潭水中的妖孽听好了,听闻你一向为害乡里,荼毒生灵,今你荆棘奶奶特来捉拿你,替天行道,识相的赶紧出来负荆请罪,荆棘奶奶饶你不死。莫要做缩头乌龟。”

    风如初话音刚落,就听见那潭中黑水咕咚咕咚冒出俩大水泡。

    水泡中露出俩黑呼呼的小脑袋,那俩脑袋一水儿的大嘴小眼扁腮,一看就是俩黑鱼精。

    一个小声道,“什么奶奶,依我看,又是来送死的。”

    另一个小声道,“哪里有什么奶奶?我只看见一托着骷髅头的蓝毛怪。”

    “奶奶在真气屏障里封着呢,看上面,你瞎啊。”

    “别说那奶奶倒是个绝色美人呢。”

    “这美人要拿大王,不是肉包子打狗吗?”

    “美人哭得梨花带雨还真让人心疼呢。”

    两个黑鱼精睁大眼睛瞅着花形水滴中的麝月公主,馋的直流口水。

    “别瞎惦记了,奶奶肯定是大王的。咱们赶紧去通报。”最先说话的那个提醒道。

    于是俩黑鱼精齐声道,“诸位且稍等片刻,等小的们去禀告大王。”

    俩黑鱼精说完,潜入水中,不见了,估摸着是送信去了。

    看着俩黑鱼精潜入水中,风如初低声道,“荆棘女王,那鼍龙可不是好惹的,趁着他还没出来,咱们还来得及逃走。”

    荆棘女王摇摇头,“不,我就喜欢厉害的对手。”

    风如初暗骂,这不是神经病嘛,自己找死还带着大家。

    骷髅头低声道,“主人,先别急,静观其变吧。”

    风如初点头,压低嗓门道,“也只能如此了。小白,你觉得荆棘女王能打过那鼍龙吗?”

    骷髅头道,“不知道啊。希望能打过吧。要是她输了,咱们落在鼍龙手里更麻烦。”

    不一会儿,但见黑水分开,一个身披铁甲、头戴金盔的黑脸虬髯汉子手持钢鞭跳将出来,汉子身后跟着一群虾兵蟹将、鱼精水怪。

    虾兵蟹将、鱼精水怪跟在黑脸汉子后面敲锣打鼓、呐喊助威,好不威风。

    “什么人在我门前啰唣?”黑脸汉子怒道。

    那俩报信的黑鱼精用叉子指指风如初道,“就是他。”

    荆棘女王正在岸边欣赏封在花形水滴中的麝月公主,此时公主满脸泪痕,恨求死不能,只能木然静观事态发展。

    风如初和梁景胤又脱不得身,也只能跟着一起耗时间。

    那黑脸汉子用钢鞭一指风如初道,“哦,就是你这个蓝毛怪啊,你有何德何能,敢到我门上叫板,待我一会儿活捉了你,拔去蓝毛,蒸熟了,给兄弟们下酒喝。”

    黑水中的一众虾兵蟹将、鱼精水怪哈哈大笑,纷纷举着叉子钳子大喊,“大王威武!大王威武!”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