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如初凑过去一瞅,果然发现那花形水滴上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黑点,因为那黑点位置比较靠上,而花形水滴一直悬在半空,离地面又高,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

    风如初当然明白,这花形水滴就是由荆棘女王的真气设置而成,根本不应该有任何黑点才对。

    可惜的是,本不该有黑点的东西上面偏偏就有个黑点。

    这黑点的存在确实有点古怪。

    荆棘女王皱着眉,歪着脑袋,像是陷入了沉思。也许是她的思考过于投入,居然忘记舔去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于是刺溜刺溜,她面前的岩石上又多了一大滩口水。

    麝月公主紧盯着那个黑点,也感到很吃惊。心说这半天,一直被这个讨厌的真气屏障跟踪劫持,又被它封在里面,怎么就没发现这黑点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呢?

    此刻,她努力回忆刚才发生的每一件事。可以肯定的是,在花形水滴把她封在里面之前,这个黑点还是不存在的,这黑点挺大个,在透明的真气屏障上相当抢眼。如果黑点在那之前就存在,她不可能没注意到。她忽然想起真气屏障在把她封进去之后,还吞噬了螃蟹和乌龟,难不成是那螃蟹和乌龟有什么古怪?不知怎的,她忽然想起螃蟹和乌龟死时的种种惨状,不由地头皮发麻,打了个寒战。

    空气再度陷入凝结状态,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在思考。

    一瞬间,安静的似乎连风把落叶吹倒崖顶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就在这时,那花形水滴忽然唧唧叫了两声。

    这唧唧叫声还不小,至少,大家的注意力立刻被它吸引过去了。

    然后,那花形水滴像是在回答问题似的,唧唧唧唧地直叫唤,兴奋地唧唧叫了半天。

    荆棘女王皱着眉头听完冗长单调的唧唧声之后,满意地点点头,“干得漂亮,你把两个企图偷走美人的家伙给杀了。这两个家伙真是狗胆包天,我荆棘女王的东西他们都敢碰!该杀!该杀呀!”

    受到表扬的花形水滴又是唧唧几声,似乎还在继续汇报。

    “看样子,即使是我不在场的情况下,你也能处理得很漂亮。记住,下次就这么办,只要有入侵者敢打美人的主意,你就杀死他们,然后把他们的身躯吞噬吸收,你吞噬吸收的尸体越多,你就会变得越厚越强大,所以,杀死他们,吞噬他们,不要犹豫!”

    说到最后几句话的时候,荆棘女王特意加重语气,血红色的凤眼中射出残忍冷酷的光芒。她的话既像是鼓励又像是命令,无论是哪一种,都有着令人胆寒的杀意。

    花形水滴唧唧两声,像是回答知道了。

    荆棘女王显然对花形水滴的所作所为很满意,一高兴,再次在崖顶扭动自己庞大的身躯,又惹起沙尘无数。

    关于花形水滴自己能唧唧叫唤着说话这件事,麝月公主当然早就见怪不怪了,听见它唧唧叫过几回,现在对它说话的内容也能猜个大概。

    而风如初和梁景胤就不同了,梁景胤自然是听得一头雾水,风如初不但听不明白还极其郁闷,心说自己的人形水滴还没给开发出语言功能呢,这真气屏障的语言功能设置倒被女妖给抢了先。

    其实令风如初佩服的不光是花形水滴的语言功能设置,从荆棘女王的回答就可以反推出花形水滴汇报的内容,刚才很明显是两个倒霉鬼贪婪公主的美色,见四下无人,想把美人抢走,结果反而被真气屏障所杀。这也说明,荆棘女王设置的真气屏障不但可以起到保护防卫的功能,关键时刻还可以杀死入侵者。这一点,又强于人形水滴。

    尽管花形水滴在功能设计上严重模仿了风如初的人形水滴,却是在人形水滴的基础上有了很大的提高,功能也更加强大。

    风如初不得不承认,尽管这女妖总是用植物的思维方式考虑问题,可她终究还是智商不低,不容小觑。她的花形水滴的确是棋高一着。

    “没人能抢走我的美人,没人!”荆棘女王得意地大吼。

    梁景胤冷哼一声,心说这是谁这么不长眼,分明就是自讨苦吃。没事琢磨她的东西,那不是自己往枪口上撞吗?

    “现在,就让我把小黑点拿下来仔细研究下。看上去,这小黑点也是个很有趣的东西呢。”

    荆棘女王说罢,对着花形水滴上的那个黑点吹了一口气。

    叮

    一枚黑色小薄片从花形水滴的表面弹出,小薄片在空中划了一个优美的弧线之后,落在她的触手中。

    荆棘女王把它举得高高的,对着阳光,仔细观察这个小薄片。

    那是一枚指甲盖大小的半透明薄片,大头厚小头薄,大头到小头是厚度逐渐变薄,颜色逐渐由黑色半透明变为透明。

    “这是什么?它显然不是一块晶片,晶片应该是薄厚均匀的。”荆棘女王仔细打量这个小玩意,再度皱起了眉头。

    梁景胤见了那小薄片却大吃一惊,“糟了,荆棘女王,你惹上大麻烦了。”

    “大麻烦?”荆棘女王像是听见什么很好玩的笑话般地哈哈大笑,“我还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大麻烦,不过,要是真有大麻烦的话,那就太好了,接下来的时间,总算不会那么无聊了。”

    风如初看梁景胤吓得脸色发白,大为不解,“梁景胤,你别大惊小怪了吧,我看那东西就是一块鱼鳞而已。”

    骷髅头咳咳两声,“主人,不要乱说话。”

    梁景胤苦笑道,“那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鱼鳞,这薄片是鼍龙脖子上鳞片。这附近有个黑水潭,潭里住着一条鼍龙,凡是鼍龙手下的亲信都赐有龙鳞一片。荆棘女王,今番你的真气屏障杀了它的亲信,看来有的麻烦了。要知道那鼍龙不是好惹的,他要是知道亲信被杀,一定会来寻仇的。”

    荆棘女王冷哼一声,“管他什么鼍龙怪的亲信,想抢我的美人就是不行,就是鼍龙本人来抢也不行!”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