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麝月公主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跳塔的。

    她盘算好了,这塔足够高,要是摔下去,必死无疑。

    想想自己的遭遇,她就觉得心如死灰,先是被风如初用人形水滴劫持,现在是被荆棘女王用花形水滴劫持,她倒是招谁惹谁了,凭什么先是被一个疯子缠着求婚,然后再被一个从侍卫脖子上长出来的妖怪抓住当成宠物。

    她可是堂堂金象国的神女,一向高高在上,就连身为国王的父亲对她也是奉若神明,她何曾受过这些耻辱?

    如今,横竖是脱不了那妖怪的控制了,与其被妖怪捉住当成宠物把玩,不如一死了之。

    她一想起那妖怪恶心触手的抚摸和妖怪身上触手上散发出的臭哄哄的气息,以及妖怪死盯着她时所发出的那种人类看着宠物时的眼神,她就浑身颤抖。

    满满的全是屈辱!

    不!够了!

    这一切该结束了。

    她再也无法忍受这一切。

    而结束这一切最好的方法就是死亡。

    只要她死了,就再也不用承受这些。

    在她从塔顶迅速坠落的时候,老父亲满脸的皱纹和鬓边的白发频频在眼前闪现。

    对不起了,父王。女儿先走一步了,原谅女儿的娇弱无能,无法承受这些折磨侮辱。

    她在心里默默向父亲道歉。

    她暗自庆幸,好歹还留了清白身子。

    就在麝月公主双目紧闭,期待着血溅塔底、香消命殒的时候,忽然听见噗地一声,紧接着,感到有什么软乎乎的东西轻轻地撞在身上,跟着感觉身上一凉,立刻大呼不妙。

    公主睁眼一看,原来自己整个人已经被封如花形水滴中了。

    然后那花形水滴轻盈地飘起,悬在半空。

    公主自知求死不成,在花形水滴中又踢又踹,绝望地大哭起来。

    正当公主在花形水滴中大肆折腾,哭闹不休的时候,却见杂草丛分开,两个模样古怪的人钻了出来。

    走在前面的是个身材不高的矮胖子,矮胖子长着一双罗圈腿,一走起路来两条小短腿在地上像画圈似的一拐一拐的,矮胖子长着红头发和红色络腮胡,手里拎着红色的大钳子,跟在他身后的是个驼背,那驼背行动缓慢,矮胖子不停地转过身催他快点。

    “大王派我跟你一起出门办事,我可倒了血霉了,你走得这么慢,咱们什么时候能赶回去?”矮胖子一边擦汗,一边不满地抱怨。

    驼背冷哼一声,“我走的是慢,可你也不见得比我快多少,就你的小短腿,走两步恨不能退一步,跟你说实话吧,大王把咱俩安排做一组是因为咱俩都慢,没人愿意跟咱俩一起出门。”

    矮胖子还要抱怨,一抬头,看见悬在半空的花形水滴,立刻大喜。

    “驼背,看见那个真气屏障没?里面还封着一个美人呢。”

    驼背伸长脖子一看,立刻惊道,“是真的,那美人可不是金象国的神女麝月公主吗?”

    “你确定吗?”

    “千真万确。”

    矮胖子坏笑道,“如果真的是那个绝世美人麝月公主,把她抓住献给大王的话,咱俩可就立大功了。”

    驼背点头,“对啊。大好机会就在眼前,平时这麝月公主的行宫都有侍卫们重重把守,难得今天一人在这荒郊野外,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矮胖子和驼背说着,掠起身形,朝着塔顶飞去。

    为什么要往塔顶飞呢?

    是因为这花形水滴把公主封住之后,再度飘回塔顶,停在了那里。

    矮胖子和驼背飞上塔顶之后,大踏步地朝着花形水滴跑去。

    矮胖子道,“这真是瞌睡时候来了枕头,真愁没办法立功呢。”

    驼背道,“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两个古怪丑陋的家伙一唱一和,一起朝着花形水滴扑去。

    被封在花形水滴里的麝月公主自然是没听见两个怪人的对话,看见他们朝着自己跑来,本想大喊提醒他们不要过来。可是她发现这俩怪人不仅容貌丑陋怪异而且还不怀好意,看他们奸笑着朝自己扑过来,也看出他们不像好人。既然他们不是好人,就让他们碰碰花形水滴的钉子好了。公主冷哼一声,站在花形水滴里开启了看戏模式。

    就在他们要碰到花形水滴的时候,花形水滴猛然让开,两个怪人吃不住力,差点从塔上掉下去。他们以为是自己眼花看错距离了,于是嘟囔几句,又朝着花形水滴扑去,结果再次落空,他们开始变得有点抓狂,于是继续扑过去抓它,可惜次次落空。几番折腾下来,依旧是没抓到,两个怪人累得瘫倒在塔顶。

    矮胖子道,“这真气屏障怎么自己会跑?”

    驼背道,“是啊,日了狗了,法师不在跟前,它自己就能跑,活见鬼。”

    矮胖子道,“这真气屏障这么古怪,咱们还抓公主吗?”

    驼背道,“抓!千载难逢的机会。旁边又没有侍卫,凭着咱俩的本事,还能斗不过一个真气屏障吗?”

    两个怪人话音刚落,麝月公主就听见一阵唧唧叫声,她知道是那只浅血红色的小鸟发出的叫声,听它声音应该是愤怒了,因为那叫声很凶。她知道这两个怪人恐怕要倒大霉了。

    果然,花形水滴上忽然冒出一只拳头大小的嘴巴,嘴里满是尖锐的獠牙。

    那嘴巴里忽然喷出一股血红色的雾,那雾像是长了眼睛似的迅速朝着两个怪人飘去。

    两个怪人想要逃跑,可是已经晚了。

    血红色的雾似乎有毒,他们一被雾气沾到,立刻浑身瘫软,伏在地上。

    少顷,血雾散尽,地上伏着一只三尺来长的大螃蟹和一只百来斤的大乌龟,螃蟹和乌龟全都奄奄一息。

    麝月公主看了自咋舌,心说难怪这俩怪人长得这么丑,感情是俩妖怪。既然这俩小妖没安好心,就让这可恨的真气屏障去对付它们吧。

    这时,花形水滴上的嘴巴再度发力,它似乎做了个吸气的动作。

    原本伏在地上的螃蟹和乌龟居然顺着嘴巴所吸的气流的方向被吸了进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