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麝月公主在崎岖的山路上狂奔,此刻的她满脸灰尘油汗,秀美的脸蛋上除了干涸的泪痕之外,还有好几处擦伤,诱人的樱唇正在往下滴血,缀满宝石的白纱裙早被灌木丛刮成了破布条,胡乱地挂在身上。

    她边跑边往后看,如同一只被饿狼追赶的小白兔。

    她完全没有了昔日金象国神女的高贵仪态,此刻的她跟任何一个处于这种情况下的普通少女一样的惶恐无助。

    她的惨呼和求救声惊得原本在山里嬉戏的小动物们四散奔逃。

    由于公主越跑越远,梁景胤只能看见公主的身影在山路和树丛里闪过,尽管他很担心公主的安全,可是没有脚的他又如何去救人。他越想越恨,忍不住又剜了风如初一眼。是的,他认为这一切灾祸的始作俑者就是风如初。

    骷髅头当然知道梁景胤又打算挤兑风如初救人,立刻低声道,“主人,不要去。”

    风如初点头,“知道。”

    尽管坐视荆棘女王折磨麝月公主很缺乏男子气概,可是眼下,只能这么办了,因为她太强大了。

    荆棘女王眯起血红色的凤眼,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满意地笑了。

    “美人绝对是我做真气屏障试验的最佳猎物。你们看看,她在山路上惊慌逃跑的样子有多美,现在,咱们就一起来检验下花形水滴在无人操控的情况下如何利用我储存的自我意识捕获猎物。美人已经表演了半天,该咱们的主角花形水滴登场了。”

    荆棘女王话音刚落,那悬在半空的花形水滴立刻就有了动静。

    浅血红色的花形水滴先是渐渐缩小,由原先直径为两米的大花缩成直径为半米的小花。然后小花又缩成一个篮球大小的浅血红色小球。

    浅血红色小球几乎在肉眼还没看清的情况下,幻化成一只浅血红色小鸟。

    小鸟有着浅血红色羽毛和血红色眼睛,以及深血红色的锋利爪子和喙。

    这只浅血红色小鸟忽扇着翅膀在空中盘旋片刻之后,就一猛子扎进密林,朝着正在山路上狂奔的麝月公主飞去。

    刚才花形水滴在半空中的变化,麝月公主当然是没看见,她光顾着逃命,眼睛只盯着脚下的山路,哪有工夫往天上看。

    当那只小鸟朝她飞过来时,她自然是毫无反应。

    本来她根本没注意到它,一个忙着逃命的人哪有工夫去注意一只天上飞的鸟呢?

    古怪的是,这只小鸟一直跟着她。

    她往前跑,它就往前飞。她拐弯,它也拐弯。她累得停下休息,它就停在她头顶的树枝上歪着脑袋看着她。

    她终于觉出它有什么不对。

    从小长这么大,她只见过黏人的小猫小狗,追着人飞的小鸟还真是没见过,非但是没见过,简直连听都没听说过。

    山上密林里有的是野兔、黄大仙、松鼠等小动物,它谁都不跟,偏偏跟着她?她兜里又没糖。

    它为什么总跟她?

    最终,那小鸟的颜色还是让她联想到了什么,尽管羽毛鲜艳夺目的鸟类比比皆是,可是浅血红色羽毛的鸟类似乎还从未听说过。

    什么鸟类的羽毛会是浅血红色呢?色彩鲜艳的鹦鹉有这颜色的吗?她在大脑中迅速搜寻答案。

    她绞尽脑汁搜寻了一通,实在想不出这古怪的浅血红色羽毛会长在什么鸟类的身上。

    可是为什么这种血红色的色彩这么眼熟呢?

    难道是她最近看过的什么颜色吗?

    最近看过的什么东西是血红色的呢?

    她一边狂奔一边思考。

    一不留神,被脚下的枯树根绊了一跤。

    这一跤,似乎把她摔得清醒了点。

    她猛然想起,最近见过血红色的东西还真不少,荆棘女王的眼睛不就是血红色的吗?

    一想到荆棘女王那双充满邪恶的血红色凤眼,她就浑身颤抖。

    那么荆棘女王在强占风如初的意识晶片之后把晶片上原本属于风如初的自我意识清除,再把她自己的自我意识储存进去,然后那块意识晶片就变成了浅血红色的薄片。

    对!她想起来了。

    这个浅血红色就是储存了荆棘女王自我意识之后的意识晶片的颜色!

    她记得那浅血红色的晶片还一度变成一只红色虫子。

    那么这只小鸟会不会就是……

    正在这时,崖顶那边传来梁景胤的喊声。

    “公主,快跑,千万别让那只红色小鸟靠近你,那小鸟是荆棘女王的真气屏障幻化而成的。”

    啊啊啊!

    果然真的就是这样。

    麝月公主一抬头,正好看见那只小鸟停在她头顶的树枝上歪着脑袋看着她,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睁得溜圆。

    然后,它唧唧叫了起来,边叫边忽扇翅膀。

    尽管不懂鸟类语言,麝月公主还是能看出,它应该是在笑,是在疯狂地大笑。

    很显然,它的嘲讽对象就是她。

    因为这里除了她,没有别人。

    它那双血红色眼睛和它邪恶的唧唧声,令她想起了那个令人头皮发麻的女妖荆棘女王。

    她实在无法忍受继续跟它目光对视的感觉,于是咒骂一句,捡起路边的一块石头朝着它扔了过去。

    没打中,被它忽扇着翅膀躲开了。

    这是意料中的事。

    它似乎被公主的举动激怒了,唧唧狂叫一通之后,朝着她飞了过来。

    它锋利如刀的脚爪和喙在明媚阳光的映照下闪着寒光,她深知被它们抓住啄到的感觉是什么。

    于是她尖叫一声,噌地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沿着山路狂奔。

    她已经使出吃奶的力气在跑了,可还是被它轻松追到了。

    它挑衅似的飞到她面前的树枝上停下,她看出势头不妙,转身要逃。

    它唧唧叫着,忽扇着翅膀,朝她俯冲而来。

    这一次,她离它很近,注定是逃不掉的。

    她等待它用锋利的爪子挠她或是用锋利的喙啄她,可是没有。

    它只是飞到她的身体上方,用它的脚爪抓住她衣裳的后襟。

    她就觉得后背一紧,整个人都被小鸟抓了起来,带到了半空。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