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女王得意地哈哈大笑,刺溜刺溜,口水又流了一大滩。

    “很好,完成得很顺利。我已经把意识晶片安装在花形水滴当中,这样花形水滴就成为拥有我的自我意识的真气屏障了。就跟你们之前看见的人形水滴一模一样。”

    梁景胤偷偷看了风如初一眼,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反倒有点同情他了,尽管之前他对于荆棘女王夺走风如初的意识晶片持幸灾乐祸的态度。

    麝月公主像是已经麻木了,她木然看着荆棘女王,像雕塑一样立在那里,关于她的站姿,当然也不能说是立,因为她的腰部一直被一只强有力的触手死死捏着。她的下半身一直被一根粗大的肉色铁蒺藜缠绕着。

    在比他们强大的多的荆棘女王面前,梁景胤失去了身体,风如初失去了父亲留下的宝贝,麝月公主失去了自由,也许他们还会失去更多。因为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反抗这一切。

    荆棘女王因为意识晶片的顺利安装而感到欣喜若狂,再次在崖顶扭动她庞大的身体,看着梁景胤和风如初为了躲避由她的触手抓碎而四处飞溅的石块、不断地腾挪身体,她感到开心极了。

    她甚至把庞大的身体挪到悬崖边缘,以便于能亲眼看到巨石跌到崖底时撞击到崖底的树木和小动物身上时的情景,她喜欢看见连根拔起的青草树木和四散奔逃的野兽们,她喜欢看见青草树木变成草渣木屑,更喜欢聆听野兽们痛苦的呻吟声和逃命时踩在岩石灌木上发出的啪啪声。

    对于她来说,那些颤抖的四肢和充满恐惧的眼神是多么的美妙。

    把崖顶再次搞得乌烟瘴气之后,她才满意地停了下来。

    荆棘女王喘着粗气,舒展开由细若发丝的肉色铁蒺藜组成的眉毛,露出甜美的笑容。

    “现在,我已经把花形水滴设置为储存着我的自我意识的真气屏障。那么,接下里,咱们的余兴节目是什么呢?大家都有什么好建议吗?”

    荆棘女王说着,扭动着庞大的身躯,岩石被她压得四分五裂,在她身下咯咯作响,似乎随时都可能碾作齑粉。

    风如初和梁景胤面面相觑,他们看着荆棘女王不怀好意的笑容,就知道他们当中马上就会有一个人要遭殃。

    风如初看了麝月公主一眼,他本能地感觉到荆棘女王寻开心的对象将会是她。

    麝月公主对于风如初的眼神暗示毫无反应,她美丽的长睫毛上挂着泪珠,呆滞的目光中满是绝望,此刻的她秀发散开、衣衫凌乱,脸上身上满是臭哄哄的粘液。

    好端端的美人被蹂躏成这样,任何人看了都会心疼。然而荆棘女王却认为,灰头土脸、满身污渍、神态恍惚的麝月公主倒具一种凌乱的美,是这些愚蠢的人类所欣赏不了的独特的美。

    荆棘女王停止扭动,咳咳两声,“既然大家都没有更好的建议,那就由我来制定游戏规则。咱们就一起来检验下花形水滴在无人操控的情况下如何利用我储存的自我意识捕获猎物,如何?”

    果然是没憋好屁,风如初担心地看了麝月公主一眼,公主依旧木然直视前方某处,睫毛上不时有泪珠滴落。

    “梁景胤,你愿意牺牲自己配合这个试验吗?也就是作为试验的猎物。”

    荆棘女王显然是故意这样说,其实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梁景胤哪里知道她的心思,一时呆在那里。

    风如初冷哼一声,他知道这妖怪假意先说拿梁景胤当猎物,不显得她欺负弱女子。

    果然,荆棘女王马上又露出甜美的笑容。

    “看我这记性,梁景胤连腿都没有,如何当猎物呢?”于是她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像是十分自然地想到麝月公主,柔声道,“既然梁景胤没有腿,猎物的话只好麻烦下美人了。”

    麝月公主听到这里,才像是猛然从噩梦中惊醒般地尖叫起来,“不要,我不要做猎物!”她拼命挣扎,想要摆脱那只恶心触手的控制,显然根本是徒劳。

    荆棘女王把她妖娆的面孔凑近公主的美颜,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亲切。

    “美人,听我说,你先不要乱动,等下我自然会放开你的,我一放开你,你就跑,使劲跑,别回头,尽你最大速度去跑,听见没?我想看看我的真气屏障要花多长时间捕获到你。”

    荆棘女王自认为很具亲和力的表现却遭到了公主的激烈反对。

    麝月公主使劲摇头,“不!别想用我来做你那愚蠢的试验,你这个恶心的妖怪,我绝不会跑,一步都不会跑的,我发誓。就让你和那该死的真气屏障见鬼去吧。”

    公主愤怒地骂完,啐了口唾沫在荆棘女王的脸上。

    麝月公主的这一举动,使得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风如初呆住。

    梁景胤呆住。

    小白呆住。

    荆棘女王呆住。

    麝月公主能做出这一举动,显然是对荆棘女王的所作所为已经忍无可忍所致。

    这半天,公主一直忍受着她恶心触手的抚摸和她身上触手上散发出的臭哄哄的气息,以及她死盯着她时所发出的那种人类看着宠物时的眼神。这一切,她全都忍了。

    最可悲的是,即使公主竭尽所能地容忍了这一切,还不够,她居然得寸进尺,厚颜无耻地要求她在她的愚蠢试验中作为猎物。

    试验中的猎物?

    还能再悲催点吗?

    她可是堂堂金象国的公主、神女,竟然被一个从侍卫脖子上长出来的妖怪要求做猎物!

    刹那间,公主的自尊心觉醒了,一向高高在上、万人敬仰的她绝不能容忍这个妖怪对她的继续侮辱。

    于是,她爆发了。

    麝月公主的举动吓坏了梁景胤和风如初,他们完全没想到柔柔弱弱的麝月公主会在这种时候奋起反抗,当然任何人的忍耐都有个限度,他们也能理解。

    他们不由地为公主担心,是因为他们知道这种反抗对于荆棘女王来说不啻于螳臂当车。

    以他们的观察,荆棘女王捉到麝月公主之后,一直拿她当宠物看待,话说要是谁家养的猫狗对着主人吠叫反抗会有什么意义呢?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