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如初正自诧异间,就见凭空出现一个花形水滴,那花形水滴渐渐变大,变为一朵直径为两米的透明花朵,那花有着许多花瓣,不知是朵什么花。

    那花形水滴在半空飘来飘去,像只气球一样。

    风如初当然知道这花形水滴是荆棘女王设的真气屏障,就跟他的人形水滴一样。

    荆棘女王此时弄出个真气屏障,又说要欣赏美人,还说受了他的启发?

    这荆棘女王该不会是想把公主……

    风如初忽然意识到荆棘女王会怎么做了,可是目前,也只能屏住呼吸,继续看下去。

    反应不够快的梁景胤和麝月公主显然还没意识到荆棘女王的打算,不过即便如此,他们看见那朵花形水滴就已经联想到了人形水滴。

    看着花形水滴成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荆棘女王觉得非常开心,她眯起血红色的凤眼,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

    “梁景胤,你知道那花形水滴是什么花的形状?”她忽然点名问道。

    梁景胤正在琢磨荆棘女王整出这个花形水滴打算干嘛,猛然被她问问题,立刻怔住,“这花形有着许多花瓣,可是这种花瓣很多的花太多了,一时半会,我还真看不出是什么花。”

    “蓝发少年,你说这是什么花的形状?”荆棘女王又点名问道。

    风如初摇头道,“我对花卉一向很少关注,所以这是什么花的形状,我真不知道。”

    “那么美人,你说呢?”荆棘女王明显有点不悦,不过她还是转向麝月公主,执着地问下去。

    麝月公主看出荆棘女王脸色不对,可也只能说实话,于是咳咳两声道,“尽管父王知道我喜欢赏花,我的行宫里也不乏奇珍异草,可是这个花形,倒是从未见过。”

    听了大家的回答,荆棘女王那对由细如发丝的肉色铁蒺藜组成的眉毛瞬间皱了起来。

    “居然就没有人认出它来,如此美丽的花朵,它就是铁线莲啊。”

    既然没人知道,她也只好公布答案,她看上去很扫兴。

    梁景胤依旧一脸懵逼,“铁线莲是什么?”

    其实不光是梁景胤,就连风如初和麝月公主也懵了。

    荆棘女王用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不耐烦地道,“你们居然连铁线莲都不知道,铁线莲可是藤蔓植物里最美丽的花了。”

    显然身为藤蔓植物的她很为铁线莲抱不平,这些可恶浅薄的人类竟然连这么美的花都不知道,简直是太过分了。

    梁景胤、麝月公主和风如初尴尬地相视一笑,尽管对于荆棘女王来说,铁线莲是藤蔓植物的花中王者,可是对于人类来说,一提到美丽的花卉,恐怕想到的会是富贵的牡丹、淡雅的菊花、高贵圣洁的百合、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和热情如火的玫瑰。那么铁线莲与以上这些名花相比,自然是太微不足道了。

    只是真话往往很伤人,再说又有谁敢当着荆棘女王说出这些真话呢。

    梁景胤看着荆棘女王,甚至有几分同情,心说了可怜这厮修炼了千年,一切思维方式还是藤蔓植物的。

    尽管这些愚蠢的人类不认识铁线莲,暂时破坏了荆棘女王的好心情,不过,她还是调整情绪,眯起血红色的凤眼,再度露出甜美的笑容。

    “现在,就让咱们把这个花形水滴再完善一下。必须要让它拥有我的自我意识,这样的话,就要用到我的意识晶片了。”

    荆棘女王说的是“我的意识晶片”,她说的很自然,仿佛那意识晶片从来都是她的东西,就像是她一直都是它的主人。

    风如初不满地冷哼一声,心说这妖怪真厚颜无耻,强行把别人的宝贝据为己有,再大言不惭地宣称是自己的,这脸皮是有多厚。

    荆棘女王举起一只触手,那枚变成血红色半透明薄片的意识晶片就躺在她的掌心,七彩光芒环绕着它。

    荆棘女王默念咒语,那枚血红色半透明薄片立刻在她掌心直立起来,并且开始慢慢朝着顺时针方向旋转,在它旋转的时候,那些环绕着它的七彩光芒也跟着它缓缓朝着顺时针方向旋转,它看上去,就像是来自仙界的什么宝物般的璀璨夺目。

    不知它转了几圈之后,停了下来,静静地直立在她的掌心。

    荆棘女王朝着它吹了一口气,它立刻幻化为一只红色昆虫。

    那昆虫有着血红色的头部眼睛和身体,以及浅血红色的翅膀和深血红色的爪子,它的头部就像是荆棘女王刚从梁景胤脖子上的伤口钻出来时的形态一样,有着两只肉色触角,那两只肉色触角相互碰撞,就像是两只昆虫在激烈地交谈。

    大概一分钟以后,那只奇怪的红色昆虫振翅而起,朝着飘在半空的花形水滴飞去。它忽扇着小小的翅膀,飞行的速度非常快。

    肉眼看去,几乎只能看见一团血红色的影子一闪而过。

    噗

    红色昆虫撞到花形水滴时,发出轻微的闷响。

    奇怪的是,那虫子一撞到花形水滴,它的身体就像是被黏在了花形水滴上,它奋力挣扎,可是花形水滴把它越黏越紧,最后它筋疲力尽,一动不动地黏在花形水滴的外壁上。

    这时候,花形水滴的外壁上似乎出现了一个很小的嘴巴,嘴里满是锋利的獠牙,那小嘴巴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迅速张开把虫子慢慢吞下去,先是它的头部,然后是它的躯干、翅膀和爪子。

    此时,如果竖起耳朵,应该能听见獠牙咀嚼虫子躯体发出的可擦可擦声和虫子死前最后的呻吟,以及小嘴巴发出的贪婪的吞咽声。

    当虫子被小嘴巴整个吞噬之后,小嘴巴立刻消失了。

    花形水滴上那个吞噬了昆虫的部位鼓起一个血红色的包,随着时间推移,那个血红色的包慢慢变小,颜色也越来越浅,那鼓包上的血红色也渐渐朝着整个花形水滴蔓延而去。

    最后,那个鼓包完全消失。

    而此时的花形水滴,颜色也变为非常浅的血红色。

    当然,花形水滴仍旧是透明的。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