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

    那个浅蓝色半透明的小晶片发出一声轻微的爆破音。

    随即,晶片上原先的浅蓝色一点点褪去。

    最后,小晶片变成了无色半透明的薄片,环绕着它的七彩光芒仍旧不变。

    荆棘女王满意地点点头,“很好,蓝发少年的意识已经完全清除了。接下来,我把自己的意识储存进去。”

    荆棘女王再度默念咒语。

    叮

    那个已经变成无色半透明的小晶片再度发出一声轻微的爆破音。

    随即,一滴浓郁的血红色如同墨汁般地滴在无色半透明晶片上,并且像墨汁滴在清水中般的渐渐稀释开来。

    最后,小晶片变成了血红色半透明的薄片,依旧有七彩的光芒环绕着它。

    梁景胤惊讶地看着小晶片的色彩变化,不由地问道,“荆棘女王,为什么你把自己的意识储存进晶片之后,它会由原先的浅蓝色变成现在的血红色呢?”

    荆棘女王得意地哈哈大笑,“梁景胤,你真是什么都不懂,意识晶片本身是无色的。晶片之所以有颜色是因为被法师输入了自我意识,晶片上显示的颜色就是该法师自我意识的颜色。

    每个人自我意识的色彩都是不同的,比方说蓝发少年的自我意识是浅蓝色,而我的自我意识恰好是血红色,而你的自我意识又会是其他的颜色。明白了吗?”

    梁景胤尴尬地笑笑,倒也佩服荆棘女王的见识,心说这妖怪懂的还真多。

    看着自己的宝贝被替换成了别人的颜色,风如初的脸色很难看。

    接下来,空气陷入了沉滞状态。

    梁景胤在发呆。

    风如初虎着脸,看着荆棘女王满脸欢喜地把玩自己的晶片生闷气。

    荆棘女王安静片刻之后,忽然兴奋地在崖顶扭来扭去,她庞大的身躯本来就让悬崖不堪重负,她身上的无数只触手把崖边的巨石一一抓碎,搞得崖顶砂尘乱飞,碎石四溅,一片乌烟瘴气。尽管这样,她还是不肯停下来。

    风如初只好不停地左躲右闪,以免被那些飞溅的碎石砂尘击中。

    梁景胤就比较倒霉了,没有腿脚可以逃跑,又没有手可以捂脸,只好不停地扭动那肉色铁蒺藜的身体躲避砂石。结果还是不断地被砂石击中,搞得脸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身上的伤他不在意,因为那是荆棘女王的身体。可是,被石块砸掉门牙、丝丝漏风的嘴巴和被碎石打中眼睑、导致视线模糊不清的右眼让他很是伤心。

    对于这一切,荆棘女王显然视而不见,她像个疯子般的继续在崖顶激动地扭来扭去。

    终于让她找到好玩的意识晶片,不用再无聊下去了,人类世界果然要比孤独地关在法术里要有趣的多。她要尽情地扭动,让人类世界里的一切活物感受到她的存在,感受到她的强大。这些讨厌的人类,让他们哭泣吧,让他们颤抖吧,让他们去死吧。

    话说她这么胡乱折腾,哭泣颤抖的又何止人类呢。就连坚固的悬崖都被她折腾得开裂松动,不时有巨型石块脱离悬崖,朝着深不见底的崖底滚落。

    漫天飞舞的砂石对于她来说就像是可爱的毛毛雨,飞溅到她庞大身躯上的石块如同按摩器,似乎这种黄沙满天的气氛才是最适合她的,晴朗的天气、干净舒适的空气反倒让她觉得单调乏味。

    “现在这个晶片已经完全属于我了,晶片上已经储存了我的意识。有了这个意识晶片,接下来要怎么玩呢?”

    “要怎么玩,才好呢?”

    荆棘女王一边在崖顶兴奋地扭动一边疯狂思考。

    不知她扭了多久,才终于感到累了,停了下来。

    然而关于晶片的具体玩法,还是没有头绪。

    荆棘女王眯起血红色凤眼,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再度陷入沉思。

    一时间,飞扬的砂石纷纷落地,空气再度恢复干爽舒适,青草树叶们也停止了呻吟,飞鸟和蝇蝶们战战兢兢地从青草石缝间飞出来,重新聒噪起来。

    风如初扭着发酸的脖子双腿和伤痕累累的梁景胤相视苦笑。

    沉默了半晌的荆棘女王,忽然咳咳两声。

    “那么梁景胤,我现在问你,如果你拥有一个绝世美人,该如何欣赏她呢?比如说眼前这个美人。”

    荆棘女王说着,忍不住又伸出触手抚摸麝月公主妩媚的脸蛋。

    想来麝月公主对于那些恶心触手分泌出的臭哄哄的粘液早已习惯,竟自躲也不躲,任由其触摸。

    当然,荆棘女王无数触手中的一只一直紧紧握住公主的柳腰,以防公主逃跑或者乱动。

    梁景胤虽然很心疼公主,可是嘴上又不敢说,只得敷衍道,“梁某只是个身份低微的下人,欣赏美人这种事想都没想过。”

    其实,抛开梁景胤是公主贴身侍卫的身份不谈,以麝月公主的神女身份,别说是梁景胤这个小侍卫,就是全金象国的百姓外加老国王,都一直把她奉若神明。现在就算她身陷囹圄,也不是他这种下人可以谈论的。这梁景胤哪敢乱说话,可是不说又不行,只得嘴上应付下。

    荆棘女王转向风如初,笑道,“蓝发少年,如果你拥有一个绝世美人,你会如何欣赏她呢?”

    风如初不知她这问题用意何在,又想起她霸占自己晶片的可恶,不由地面色一沉,“在下福薄命浅,本是市井布衣,哪里懂欣赏美人?”

    荆棘女王凤眼微眯,用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蓝发少年,你又撒谎,你明明很懂欣赏美人的嘛。”

    风如初被她笑懵了,不由错愕道,“我?懂欣赏美人?荆棘女王,你又拿我开心呢。”

    没想到,荆棘女王止住笑,一脸严肃道,“是的,我刚想到欣赏美人的正确方法,就是受了你的启发。”

    “我的启发?”

    这下风如初更懵了,心说我什么时候启发这妖怪了。她不是刚才在崖顶扭了半天,还没折腾够,现在继续撒癔症吧。

    荆棘女王呲着獠牙,诡异地一笑,然后默念咒语。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