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如初尴尬地笑笑,既然人家荆棘女王把这意识晶片的作用解释得比他还明白,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风如初低声道,“小白,为什么荆棘女王会懂得这么多又很聪明呢?”

    骷髅头道,“主人,如果您活了一千年之久,您也会像她那样聪明,而且事事都很懂。”

    风如初点头,“有道理。”

    那边厢,梁景胤恍然大悟,“我说这个人形水滴这么难对付,怎么都抓不住它,原来是这个意识晶片在作怪。”

    荆棘女王把那枚意识晶片举得高高的,继续仔细打量它,她似乎完全被它散发出的七彩光芒吸引住了。

    七彩光芒环绕着它如同给它裹上了一层美丽的面纱,诱惑得她舍不得挪开自己的目光。

    那枚晶片安静地躺在她肉色的巨掌中,看上去无限神秘。当然这神秘也许只是针对她而言。

    荆棘女王死盯着那个亮晶晶的小玩意,目光中流露出强烈的渴望和贪婪,她直勾勾地盯着它,似乎连獠牙上不断滴下的口水都忘记舔了,于是刺溜刺溜声不断,眨眼功夫,荆棘女王面前的岩石上积了好大一滩口水。

    “蓝发少年,你是怎样得到这个小玩意的?这种晶片几百年才会出一块,它可是很多法师穷其一生、梦寐以求的宝贝。”

    荆棘女王严肃地观察了那个小晶片之后,脸上再次露出甜美的笑容。

    “这一次,我想听真话。蓝发少年,请不要在我面前撒谎。要知道,我的智商不比你们人类差多少。”

    风如初看了骷髅头一眼。

    骷髅头道,“告诉她真话吧。”

    风如初点点头,咳咳两声,“这块晶片是我父亲的遗物。”

    荆棘女王似乎对这个答案还算满意,于是她下意识地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陷入了沉思。

    骷髅头低声道,“主人,赶紧把您父亲的宝贝要回来啊。我看她死抱着不撒手,估计是想据为己有。”

    风如初低声道,“可是小白,我觉得已经没希望拿回来了。”

    骷髅头道,“那也得试试啊,那可是你父亲留下来的宝贝。”

    风如初和小白的窃窃私语,荆棘女王显然没有听见,她此刻的注意力全在那枚闪着七彩光芒的小晶片上呢。

    “这么个小小的玩意,真的能把法师本人的意识储存进去吗?”荆棘女王说着,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

    风如初咳咳两声,“当然是可以的,刚才人形水滴被我储存进去的意识操控,您已经看见并且感受到了。”

    “是的,我感受到了。想要抓住它不是件容易事。”荆棘女王想起之前自己被它折腾半天,不由地苦笑一下。

    “那么,您现在能把那个晶片还给我吗?”风如初终于结结巴巴地开了口。

    尽管他知道把晶片要回来的可能性很小,他还是用恳求的语气继续说下去,“荆棘女王,我想请您把晶片还给我,因为那是我父亲的遗物。”

    “遗物?你想把这个宝贝从我手里要回去的理由就是它是你父亲的遗物吗?”荆棘女王眯起血红色的凤眼,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她所有的反应和表现就如同风如初刚才说的是一个很好笑的笑话。

    风如初挺起胸膛,点点头,尽量表现得不卑不亢,“是的,荆棘女王,就因为它是我父亲的遗物。父亲去世的时候,我没能守在他身边,这是人世间最大的悲哀。”

    荆棘女王忽然收住笑,冷哼一声,“不要跟我提你们那些愚蠢的人类之间的感情。我记得告诉过你们,我不是那种被人一求或者几滴眼泪就能打动的傻瓜。”

    她伸出黏糊糊的触手抚摸了下麝月公主明艳的脸庞,公主不敢躲避,只得任由她抚摸。

    然后她咳咳两下,朗声道“这枚小晶片的确是你父亲的遗物,可是它现在属于我,它现在是我的宝贝,明白吗?”

    风如初冷哼一声,敢怒不敢言。心说了,这妖怪这么说不是明摆着要耍赖吗?可是又打不过她,只好把这话憋着。

    荆棘女王再度把那枚意识晶片举得高高的,眯起血红色的凤眼,露出甜美的笑容。

    “现在,我就来试验下这个宝贝的功能,看看它能否把我的意识储存进去。”

    梁景胤当然明白,荆棘女王此时的反应只不过是她的无聊症又迸发了,这个小晶片对于风如初来说是很重要的父亲的遗物,而对于荆棘女王来说,只是找到了打发时间的乐子,仅此而已。所以她会做出把晶片据为已有的举动不是因为晶片的珍贵而是因为她太无聊了。

    一个无聊到极点的家伙,好奇心是普通人的几百倍。事实表明,无聊家伙对一般事物的好奇和执着要远远高于普通人。因为时间多到无法打发。荆棘女王便是如此,一个寂寞孤独了几百年的家伙,虚度了如此多光阴的她,还会再选择虚度吗?显然不会。

    现在让这样无聊的家伙发现意识晶片这么有趣的东西,她肯定不会轻易放过。

    “那么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让我们来找点事情做吧。梁景胤?”

    听到荆棘女王喊自己,梁景胤只好应声,“在。”

    荆棘女王扭动肉色铁蒺藜的身体,移动触手,把身体固定在崖顶的最高处,以便于自己能够更清楚地研究这个亮晶晶的小玩意。

    “这个晶片以前的主人是蓝发少年,现在它的主人换成了我,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把自己的意识储存进去?”

    梁景胤幸灾乐祸地看了眼风如初,“是的,荆棘女王,既然晶片的主人换成了您,您就该把自己的意识储存进去。”

    风如初气得直跺脚,可是毫无办法,他根本不敢出手去把晶片抢回来,因为他觉得跟荆棘女王交手,根本没有胜算。

    荆棘女王得意地哈哈大笑,“梁景胤,你说的太好了,现在咱们要做的是清除原先储存在晶片上的蓝发少年的意识。”

    荆棘女王说完,默念咒语。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