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大家觉得荆棘女王肯定打不破人形水滴的时候,她停了下来。

    荆棘女王把她那对由无数细如发丝的肉色铁蒺藜组成的眉毛皱了起来,她看上去有几分不悦,血红色的凤眼眨也不眨地死盯着那个诡异的人形水滴。

    再看那人形水滴,在微风的吹拂下,得意地在空中飘来飘去。它似乎在对荆棘女王说,怎么样?即使是你也打不开我吧?

    梁景胤禁不止有几分得意,心说这风如初鼓捣的真气屏障可真给力,连荆棘女王都打不开。在他来说,当然不希望真气屏障被打开,尽管麝月公主一直被风如初用人形水滴囚禁,可是眼下,这人形水滴倒也能起到保护膜的作用。

    真气屏障的打开,也就意味着麝月公主将会被荆棘女王那恶心的触手抚摸到,这是梁景胤作为一个贴身侍卫最不希望看见的。麝月公主是金象国尊贵的神女,怎么可以被妖怪的触手碰到。

    如果是那样的话,不光梁景胤,恐怕全金象国的百姓都无法容忍。

    风如初就更得意了,心说这修炼了千年的藤蔓植物居然连他的真气屏障都解不开,那不是说明他现在的法术很了不得了啊。自己是不是把这个叫做荆棘女王的妖怪看得太高了点。

    风如初压低嗓门道,“小白,你是不是把荆棘女王看得太高了,我看她的本事也不过如此,她连我的真气屏障都解不开。”

    骷髅头道,“以荆棘女王的法力,这点小法术应该是难不倒她的。”

    荆棘女王的眉头忽然舒展开来,她用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那双妩媚的血红色凤眼又重新盛满了笑意。

    紧接着,她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大笑。

    “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在作怪呢?不过,蓝发少年,我是有办法打开这个真气屏障的。你是个聪明孩子,你给这个人形真气屏障加了自我意识。

    这样的话,即使你不在场,这个真气屏障也会帮你把囚禁在屏障内的人锁住,不会让外来的人把这个屏障抢走。很少有法师会想到像你这样来设置真气屏障,你还真是个难得一见的聪明法师呢。”

    荆棘女王沉寂了半天才发言,她一张嘴自然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受了荆棘女王的一通夸耀,风如初不免有点沾沾自喜,不过开心之余还是有点懊恼,毕竟这妖怪明确表示可以破他的真气屏障。

    最紧张的莫过于麝月公主,一想到这个恶心的妖怪即将打开屏障触碰到她娇嫩的容颜,她就浑身发抖。

    骷髅头低声道,“你看,我说吧,她一定有办法打开的。”

    风如初点点头。

    荆棘女王的触手再度朝着人形水滴中美丽的公主伸去。

    梁景胤急得大喊,“荆棘女王,拜托你了。千万不要伤害麝月公主。”

    荆棘女王露出甜美的微笑,“这么美丽的女子,我怎么舍得伤害她呢?我只不过是想试试这屏障我能否打开罢了。”

    “不要!你不要过来!”麝月公主惊恐地在人形水滴中晃动,人形水滴自带的意识也帮助她往一边飘去。

    荆棘女王的触手再度抓了空,这次她并没有生气,而是哈哈大笑。

    “还真是个不听话的人形水滴呢,又跑了。可爱的小水滴,你还真是淘气呢,不过我可没时间陪你躲猫猫。”

    荆棘女王一边训斥人形水滴,一边默念咒语。

    只听见嘭地一声,人形水滴破裂,大量蓝色真气溢出,消失在空气中不见了。

    失去了真气屏障的麝月公主自然就裸露在空气中了,众所周知,人类是无法停留在半空的其实不光是人类,任何动物和物体都如是,当然有翅膀除外,如各种鸟类、昆虫、飞机等等。,因为地心引力的作用,待在半空的人或者物体会做自由落体运动,即自己摔下去。

    于是在场所有人看见的结果是,麝月公主尖叫一声,直接往地面摔去。

    此刻这人形水滴离着地面少说也有十米左右的样子,摔到地上,不死也半残。

    梁景胤吓得惊呼一声,“麝月公主!”心说这公主怎么这么倒霉,总不会就这么活活摔死了吧?

    乒

    随着人形水滴破裂,一枚亮晶晶的东西掉了出来。

    那东西在阳光的照耀下居然散发出七彩的光芒,十分醒目。

    荆棘女王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立刻伸出触手接住那枚亮晶晶的东西。

    风如初看见荆棘女王接住那亮晶晶的东西,立刻恨道,“那个东西还是被她发现了。”

    骷髅头道,“主人,这都是意料中的事。我已经说过,凭她的法力,这些小道具对于她来说,拿不上台面。”

    梁景胤担心公主的安全,他看了眼呆立在一旁的风如初骂道,“风如初,你这闯祸的家伙,还不赶紧救公主,要是公主摔死了,我跟你没完。”

    风如初冷哼一声,“梁景胤,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对我发号施令了?有本事你亲自去救她啊。你不是她的贴身侍卫嘛,摔死的话,是因为你没保护好。她又不是我娘子,我好像没有保护她的义务吧。”

    梁景胤被风如初一番抢白,自是无话可说,目前的他连手都没有,如何救人呢?那些长在他头颅下的肉色铁蒺藜根本不会听他的指挥。

    梁景胤眼睁睁地看公主马上就要摔到地上,他却无能为力,气得他牙齿咬得咯咯响。此刻的他再被风如初一通噎,心里更恨他了。暗骂道,如果不是这个混蛋非要抢公主,事情能闹到这个地步吗?最可恨的是,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这混蛋居然袖手旁观。

    骷髅头看梁景胤脸色难看,于是低声道,“主人,不管怎么说,还是大局为重,先救公主吧。”

    风如初冷哼一声,随即掠起身形,朝着麝月公主飞去,以风如初的身手,接住公主应该不是问题。

    就在风如初的手马上就要碰到麝月公主的时候,一只肉色的触手抢在他前面接住了公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