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头苦笑道,“看来您对人类世界还真了解呢。”

    其实小白跟风如初此刻的心情差不多,本以为这个法力高强的荆棘女王会知道风如初父亲的死因,以为她知道当时禁锢他的人是谁,结果这只是她的一句玩笑话而已。

    也是,整整三百年,她都住在法术里,法术之外的人类世界,她又怎么可能了解呢?

    “蓝发少年,你为什么要把这个美丽的少女封在真气屏障里?”荆棘女王像是才注意到封在人形水滴中的麝月公主,不经意地问道。

    梁景胤冷哼一声,也只有梁景胤才明白,荆棘女王此时发问,并不是因为关心被封在真气屏障中的可怜少女,而是因为她太无聊了。

    这就跟她爆掉他的身体,仅留下他的脑袋陪她聊天一样,只是因为无聊。

    梁景胤曾经恶狠狠地想,究竟三百年时间能让一个孤独的生物变得有多无聊,看看荆棘女王就知道了。

    对于这一点,风如初哪里了解,于是他咳咳两声,“这个只是为了好玩而已。”

    风如初不经意的回答却引起了荆棘女王浓厚的兴趣。

    你知道,一个无聊到极点的家伙只要听见“好玩”两个字会立刻兴奋地不能自已。

    “这样……真的很好玩吗,嗯?就是这样把美丽的女子封在真气屏障里。”

    荆棘女王说着,立起自己的身体,把自己升到跟麝月公主水平的位置,眯起血红色的凤眼,仔细打量着封在人形水滴中的麝月公主。

    当然,聪明的读者朋友们都知道,麝月公主一直被封在人形水滴中,而人形水滴是像一只气球一样悬在半空的。

    那么近距离地跟荆棘女王面对面,清晰地看见她猩红的舌头和尖锐的獠牙,以及那双满是笑意的妩媚血红色凤眼。

    麝月公主吓得浑身发抖,不由地惊叫一声。

    即使是荆棘女王,看见麝月公主惊为天人的容颜,依然惊呆了。

    “没想到,三百年后,世界上居然有这样完美的人类女子呢。”她发出惊叹。

    梁景胤似乎已经预感到某种不祥,这只寂寞了三百年的无聊怪物死盯着麝月公主,显然不会有什么好事。

    荆棘女王露出甜美的笑容,依旧痴迷地欣赏麝月公主的美,“你看她的脸蛋柔美精致得像盛开的铁线莲,她的形体美的赛过任何形状优雅的茑萝。”

    梁景胤冷哼一声,心说了,真是一株愚蠢的植物,就算是成了精,形容起人的模样来,还是首先想起它那些该死的藤蔓植物。他在心里诅咒所有的藤蔓植物,他已经烦透了那些缠绕在一起的藤蔓,尤其是肉色的藤蔓。

    荆棘女王忽然举起一只触手伸向麝月公主俊美娟秀的脸。

    看她脸上痴迷的表情像是由于迷恋上公主的美,而情不自禁地把触手伸向她。就如同人类看见美丽可爱的人或者动物会情不自禁地伸手抚摸一样。

    这一切都毫无征兆

    而且荆棘女王脸上的表情也没显示出任何的攻击性,这应该是一种亲昵示好的举动。

    对于麝月公主来说,看见一个妖怪把触手朝着她伸过来,以为是要抓她。

    麝月公主吓得直往后躲,可是由于她是被封在人形水滴里,所以她一动,人形水滴立刻在空中飘来飘去。

    荆棘女王为了更好地欣赏公主,不得不跟着人形水滴的飘动而挪动身体并且朝她伸出触手,她的声音也变得极其温柔,“你别乱动,可爱的少女,让我好好地欣赏下你的美丽。”

    梁景胤忽然感觉不妙,大喊一声,“荆棘女王,你这从别人脖子上长出来的妖怪,不要拿你该死的触手去碰麝月公主高贵的脸。”

    荆棘女王不悦地停下,血红色的凤眼射出一丝残忍的笑意。

    “梁景胤,把你刚才说的话再重复一遍。然后高声告诉我,在这里,谁才是最高贵的?”

    梁景胤自知刚才说错了话,只得低声道,“荆棘女王在上,梁景胤怎敢造次,在这里,最高贵的当然是您。”

    荆棘女王把脸拉长道,“大声一点,我听不见。”

    梁景胤只好高声道,“在这里,最高贵的当然是您,荆棘女王。”

    荆棘女王得意地哈哈大笑,口水流了一地。

    风如初道,“梁景胤,其实你多虑了,隔着我的真气屏障,荆棘女王的触手是碰不到麝月公主的。”

    正在大笑的荆棘女王听见风如初的话,血红色的凤眼里再次盛满了笑意。

    “是吗?蓝发少年,你认为你设的真气屏障,我破不了吗?”

    骷髅头低声道,“主人,你不该乱说话的。”

    风如初结结巴巴道,“荆棘女王,您误会我了。”

    荆棘女王血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柔声道,“梁景胤,蓝发少年说我破不了他的真气屏障,你说我要破给他看吗?”

    梁景胤看看风如初,再看看不怀好意的荆棘女王,低声道,“也好。”

    其实荆棘女王这么说就代表着她会打破真气屏障,无论梁景胤赞同还是反对。所以在这里,梁景胤干脆顺水推舟地回答也好。

    不过之前,梁景胤费了半天的劲,都没能解开那个真气屏障,此刻的他对于荆棘女王如何解开那个诡异的人形水滴也抱有几分好奇。

    荆棘女王微笑着把触手再次伸向真气屏障,就在她的触手快要碰到人形水滴时,诡异的状况再次发生了。

    那个人形水滴向后飘了几公分,这情形就跟梁景胤当初遇见的一模一样。

    荆棘女王稍有不悦,再次伸出触手朝着人形水滴抓去,结果人形水滴又往边上飘了几公分。

    接下来,无论荆棘女王伸出触手怎么抓,人形水滴总是能飘到一边躲开。

    折腾了半天,荆棘女王累得气喘如牛,结果总也抓不住人形水滴。

    看荆棘女王气得脸色发紫,梁景胤想笑又不敢笑,只好憋着。

    风如初则抱着看戏的态度,心说了这荆棘女王不是说自己能把屏障给解了吗?干嘛还用这么原始的方式来抓真气屏障呢?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