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梁景胤头颅下的身体,麝月公主立刻尖叫一声。

    是的,她看见他的头部居然长在一根粗大的肉色铁蒺藜上面。

    让人不能接受的是,他的头长在那里就像是生来就该长在那里般的自然。

    他的头部看上去已经没有了人类头部的感觉。

    他的头部跟那根粗大的肉色铁蒺藜浑然一体,铁蒺藜的底部跟荆棘女王头颅下的铁蒺藜连在一起。

    他的头颅和荆棘女王的头颅人立于一蓬蓬的肉色铁蒺藜之上,不仔细看,两颗头颅倒像是一株庞大的肉色藤蔓植物上盛开的两朵肉色怪花。

    看见人类的头部这样诡异地生长在肉色铁蒺藜上,让人说不出的恶心。

    处于礼貌,麝月公主才强忍住,没吐出来。

    荆棘女王血红色的凤眼眯成一条线,再次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你们说,这样的梁景胤,怎么跟你们一起走呢?”

    梁景胤脸上则是一副难过得几乎要哭出来的表情,“麝月公主,求您了,您赶紧走啊。我本来是想跳崖跟荆棘女王同归于尽的,没想到居然会弄成这样,我真是太没用了。麝月公主,对不起,作为一个贴身侍卫,没能把您保护好,让您失望了。”

    麝月公主道,“梁景胤,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你不用再自责了。”

    梁景胤又转向风如初道,“风如初,拜托你们不要再看我了,现在的我是个妖不妖人不人的怪物。之前,我一直阻挠你,担心你把麝月公主抢走,现在,我求你,算我求你,带上公主赶紧跑,快啊!”

    这番话,梁景胤几乎是扯着喉咙说完的,由于语速过快过急,以至于最后那个“快啊”两个字几乎成了爆破音。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此刻的梁景胤虽然还活着,可境况比死也强不了多少。

    梁景胤能说出这番肺腑之言,不是因为他对于风如初之前强抢麝月公主的无礼行为原谅或者释怀,而是因为现在的麝月公主即使被风如初带走玷污,也总好过被荆棘女王整成像他这样人不人妖不妖的怪物。

    在没被荆棘女王从脖子上长出来之前,梁景胤以为死亡对于一个人来说应该是最糟糕的结局了。

    可是现在,他才发现,人最可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变成一个人不人妖不妖的怪物,即使变成这样,保留着人类意识和记忆的他,还活着。

    还有比这更可悲的吗?

    风如初又何尝不想逃走,可是现在还能逃得掉吗?

    崖边的草丛里又有悉悉索索的声音想起,这次不是一片草丛而是多处草丛同时出现怪声。

    可擦可擦可擦

    无数只肉色触手几乎同时从崖边的杂草丛中伸出。

    啪嚓啪嚓啪嚓

    无数只巨掌几乎同时拍在悬崖上。

    轰隆隆

    一阵类似爆炸的声音响起,震得人耳朵都快聋了。

    顷刻间,飞沙走石,悬崖塌陷。

    扎根于崖顶的青草树木悉数被连根拔了出来,青草树木的残骸和着碎石乒乒乓乓地朝着崖底坠去。

    骷髅头道,“主人,快,趁着这个机会,咱们赶紧走啊。”

    风如初颔首,攥紧了人形水滴,掠起身形,准备朝远处飞去。

    几乎就在同时,一只肉色的触手拦住了他的去路。

    那五根一般粗细长短的手指如同五根柱子在他面前一字排开,直立在地面上,似乎在嘲笑他的愚蠢。

    刺溜

    一串熟悉的口水淌在他眼前,接着,出现在他视野中的是猩红的舌头和尖锐的獠牙,那双妩媚的血红色凤眼满是笑意。

    那熟悉的、毛骨悚然的笑声在耳边响起。

    “蓝发小子,你打算去哪里?”

    风如初只好尴尬地挤出笑容,嗨了一声跟她打招呼。

    “手托骷髅的少年,你是个骷髅师,对吗?”

    风如初点头。

    荆棘女王得意地用猩红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凑近风如初左手托的骷髅头仔细看了看。

    “骷髅奴?你是一只骷髅奴,对不对?我知道你可以说话的,说话呀。”

    被荆棘女王点名,骷髅头只好应声,“是的,荆棘女王,很荣幸见到您。”

    荆棘女王紧皱那对由细若发丝的肉色铁蒺藜堆成的眉毛,似乎陷入了沉思,“我记得三百年前,你们人类中有一些专门练骷髅秘籍的法师,被称为骷髅师,每一个骷髅师必须带着一个骷髅奴修炼法术.

    一个极品骷髅奴会对骷髅师忠心耿耿,看样子你对你的主人很体贴,你们像是有很多年的默契度了,可是这个蓝发少年看上去很年轻啊。”

    骷髅头道,“那是因为我之前是他父亲的骷髅奴。”

    荆棘女王妖媚的脸上现出诧异的神色,“那么,每一个骷髅奴必须跟自己的主人相伴终生,你为什么会摒弃原来的主人,跟他的儿子在一起?”

    “那是因为他的父亲已经不在人世了。”骷髅头的声音居然有几分哽咽。

    听着骷髅头声音哽咽,风如初也不禁眼圈发红,他忽然想起素未谋面的父亲只剩下一堆枯骨孤零零地躺在洞穴里面。

    荆棘女王血红色的凤眼一眯,冷笑道,“他父亲是被人杀死的,对吗?”

    风如初惊道,“你怎么知道?他是被什么人害死的?我要为父亲报仇。”

    这个奇怪的荆棘女王居然知道父亲被害的真相吗?风如初感到震惊。要知道,父亲的死因困扰着他已经长达两年之久。

    荆棘女王发出一阵令人毛悚然的笑声,獠牙上滴下的口水流了一大滩。

    “我说蓝发少年,你问我这些问题,是不是找错人了?我已经整整三百年没有出现在人类世界了。又怎么可能知道是谁杀死你的父亲呢?”

    风如初呆住,本以为终于遇见知道真相的人。

    尼玛,这不是大喘气吗?

    荆棘女王血红色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柔声道,“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你们人类那些可笑的小说里都是这样无聊的情节,父亲被杀死,儿子长大为父亲报仇。简直一点新意都没有!”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