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悉悉索索的声音挺大,只要不是聋子都能听见。

    三人的谈话立刻停了下来,望向那边。

    就在这时,那片发出怪声的草丛忽然剧烈地晃动起来,草丛里不知藏着什么动物,似乎个头还不小。

    胆小的麝月公主吓得尖叫一声,手指发出怪声的草丛,哆哆嗦嗦道,“那……边草丛里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说来也怪,麝月公主喊完之后,那悉悉索索的怪声一下子消失了,就连刚才晃动的草丛也恢复了安静。

    风如初揉揉眼睛,再望向那边,还是一片安静,只有崖顶的寒风拂过青草树叶时发出的沙沙声。

    “我说麝月大姐,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别动不动尖叫,拜托了。”风如初不耐烦地道。

    麝月公主结结巴巴道,“可是……我刚才明明听见那草丛里有奇怪的声音,还看见有东西在草丛里晃动。”

    骷髅头道,“我也听见了。”

    风如初不好意思地笑笑,“看来不是幻觉,其实我也听见了。”

    可擦

    一只肉色触手自崖边的杂草丛中伸出,那触手的形状跟人手很像,也有五个手指,不同的是,人手的五个手指长短不一,而那触手的五个手指长短粗细都一样,并且有着尖锐的长指甲。

    那只触手张开直径得有脸盆大小,此刻那只触手像是一只巨掌张开支在崖边。

    啪嚓

    巨掌拍在崖边一块大石头上,石头承受不住巨掌的重击,登时碎成无数块。

    一时间,碎石乱飞,惊起崖边飞鸟蝇蝶无数。

    “那是什么?”麝月公主惊道。

    骷髅头道,“应该是荆棘女王的触手,她的触手都长这么大了,看样子她已经把梁景胤吃光了。”

    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之后,那只拍在崖顶的肉色巨掌忽然发力。

    巨掌深深陷入岩石中,尖锐的长指甲抠进岩石的缝隙。

    可擦

    岩石龟裂,裂纹像蜘蛛网一样迅速蔓延。

    风如初、小白和麝月公主正惊魂未定间。

    “就是我,你说的没错。”

    崖边的杂草分开,一张妖媚的面孔出现在他们眼前。

    那是一张妖娆女子的面孔,有着狭长的血红色凤眼和尖尖的耳朵,满是獠牙的嘴里一条猩红的长舌头正在往下淌口水。

    她的眉毛和头发由无数细如发丝的肉色铁蒺藜组成。

    “荆棘女王?”麝月公主失声尖叫。

    “是的,是我。”荆棘女王凤眼微眯,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

    风如初压低嗓门道,“小白,现在怎么办啊?”

    骷髅头低声道,“当然是赶紧想办法逃跑啊,我的主人。”

    这时,杂草从再度分开,梁景胤的脑袋露了出来。

    “麝月公主,你们赶紧跑啊!还在这里磨蹭什么,跑啊!跑!明白吗?”

    梁景胤显然很为麝月公主的安全着急,这一通话说下来,主题就一个字跑。他边说边朝麝月公主使眼色,示意她不要再搭理荆棘女王。他几乎在动用所有的面部肌肉哀求她赶紧离开。

    麝月公主看见梁景胤当然是又惊又喜,喜的是他居然还活着,惊的是他的脸色太难看了。他的肤色怎么跟荆棘女王是一样的,就是那种令人作呕的肉色铁蒺藜的颜色,那种泛绿的肉色。

    眼前的这个梁景胤看上去实在太过古怪,简直像个长了一张梁景胤脸的肉色铁蒺藜。

    而且他说的话也很奇怪,“你们赶紧跑啊!”

    难道他不打算跟他们一起跑吗?

    还是他打算留下来拖住荆棘女王,让他们先逃吗?

    一个贴身侍卫,到现在这种情况,依然忠心耿耿地想着保护自己,让自己先逃。善良的公主瞬间就被感动得眼眶湿润了。

    麝月公主大喊道,“不,我们不会抛下你逃走的,事实上,我们是回来救你的。”

    麝月公主的回答吓了风如初一大跳,气得风如初想揍她。

    擦,这大姐不是疯了吧,现在是自顾不暇,还说什么救人,她是真的看不出眼前是个什么状况,他和小白正绞尽脑汁地琢磨怎么逃走呢。

    更何况梁景胤是个黄土已经埋到眉毛的家伙,豁出性命救这种大半个身子都在鬼门关的家伙有意义吗?

    回来救人?说的真好听,这大姐一点本事都没,救人还不是得指着我。

    就会感情用事地瞎说,她这样说,不是明摆着向荆棘女王宣战吗?

    擦,没事闭嘴待着不好,拉什么仇恨值啊。

    风如初真想给她跪了。

    这边正想怎么躲呢,她倒好,玩命往上刷。

    骷髅头低声道,“主人,你有没有觉得这个梁景胤很怪,看上去跟以前不一样了。”

    风如初低声道,“嗯,发现了,他这个脑袋怎么跟个大铁蒺藜疙瘩似的。”

    荆棘女王血红色的凤眼眯成一条线,张大嘴巴,哈哈大笑。

    “他为什么不跟你们一起跑?真是笑死人了。”

    荆棘女王像是从未听过比这更好笑的笑话,笑得口水流了一大滩。

    “你们要不要看看他现在的样子先?”

    梁景胤脸上立刻现出痛苦的表情,哀求道,“不要,荆棘女王,我从来没求过任何人,不要给他们看现在的我。”

    荆棘女王似乎被扫了兴致,面色一沉道,“梁景胤,你有资格来跟我提要求吗,嗯?”

    梁景胤的声音近乎低三下四,“荆棘女王,算我求你了。”

    梁景胤古怪的言行立刻引起了风如初和小白的注意。

    风如初压低嗓门道,“梁景胤怎么了,为什么这么下贱地求荆棘女王,男子汉大丈夫,死就死了,有必要这么贱格地求人吗?”

    骷髅头低声道,“你没注意听他们说话,梁景胤似乎是很怕被咱们看见他现在的样子。”

    风如初道,“他到底怎么了?他的样子为什么不愿意给咱们看?擦,我跟他一起光屁股长大,他哪里我没见过,还怕被我看吗?”

    荆棘女王冷笑一声,“梁景胤,你觉得我是那种被人一求或者几滴眼泪就能打动的傻瓜吗?”

    荆棘女王说罢,扭动着蟒蛇的身体,撩开了梁景胤头颅下的草丛。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