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只剩下一个脑袋,也绝不能被这妖怪看扁了。

    梁景胤抱定这样的想法,冷哼一声,“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荆棘女王冷笑,“用我点出来吗?你打算跳崖自尽。”

    梁景胤装作无奈地笑笑,“任何法师被你这样厉害的幕后高人从脖子上长出来,有自杀的想法又有什么稀奇。”

    荆棘女王得意地用猩红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你这是在夸我吗?”

    “算是吧。”梁景胤点头。

    荆棘女王血红色的凤眼一眯,忽然爆发出一阵毛骨悚然的笑声。

    “别装了,你打算自杀实际上是想跟我同归于尽,你那点小九九,我一看就知道。所以在你跳崖的那一刻,我就瞬间吸干你身体的所有养分,借着这些养分,我的身体一下子又长大了好几倍。”

    荆棘女王说着,像是无意中扭动了下身体,无数肉屑骨渣从她身上滑落,露出她变得更粗更长的身体。

    梁景胤看着她沾满鲜血的身体像条巨蟒一样盘在他面前,不免感到头皮发麻。

    荆棘女王把她那张妖媚的脸凑近梁景胤,他明显感到她嘴里的血腥气,想打喷嚏又不敢,只好近距离地直视着她血红色的凤眼。

    “你知道我的身体在你的体内瞬间膨胀长大的结果吗?”

    梁景胤茫然地摇摇头。

    她再次发出神经质的笑声。

    “你知道的,你不是已经感受到了吗,嗯?”

    等她笑够了,清清喉咙继续道,“我的身体在你的体内瞬间膨胀长大的结果就是,嘭地一声把你的身体撑爆了,你的肉体碎成了无数肉屑,就像爆竹一样散落得到处都是。多好玩呀。”

    “你的一切恶行就是为了好玩,不会有罪恶感吗?”

    她眨眨血红色的凤眼,居然有几分落寞,“如果你在长达三百年之久待在枯燥乏味的法术里,没有一个可以聊天的人,你也会变成这样的。”

    梁景胤摇摇头,“不,即使是那样,我也绝不会变成你这样的。”

    她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下獠牙上滴下的口水,露出甜美的笑容。

    “你知道现在的你是什么样吗?你的躯干、四肢全都没有了,你的头部会长在什么地方呢,嗯?”

    ……

    梁景胤呆住。

    荆棘女王扭动像蛇一般的身体,抖去梁景胤头部下面的肉屑,拂去血沫。

    “想知道的话,自己看吧。”

    不看还好,看了之后,梁景胤彻底绝望了。

    他发现自己的头部居然长在一根粗大的肉色铁蒺藜上面。

    现在的他跟她从外形上来说,区别不大。

    都是一个脑袋长在一根肉色铁蒺藜上。

    他低头看着连着他头部的那根碗口粗的肉色铁蒺藜,吓得一头冷汗,他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身体。

    连接他头部的那根肉色铁蒺藜是从她身上长出的无数分支上的一个。

    他一直喊她妖怪,并在心里诅咒了她好几万次。

    现在,讽刺的是,他居然变成她的样子。

    “你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我的意思是把我完全毁灭,不要留下头部,最好连渣都不剩。”他恶狠狠道。

    荆棘女王得意地笑笑,“不,我留下你的脑袋,每天陪我聊天,这样我就不寂寞了。”

    梁景胤哭笑不得,这家伙是有多无聊,把他整成这样,就为了让他陪她聊天。

    “好了,咱们现在该去看看你的朋友了。”

    荆棘女王说着,默念咒语,她的身体上立刻长出无数触手,这些触手敏捷地抓牢岩石往崖顶爬去。

    眨眼的工夫,触手就带着他们攀到了崖顶。

    再说这边,风如初、小白和麝月公主一直紧盯着悬崖的方向,梁景胤跳崖之后,那边就一直没动静。

    半晌,麝月公主才结结巴巴道,“难道他们全都摔死了吗?”

    风如初道,“很有可能,那悬崖很高的。”然后他转向骷髅头道,“小白,你怎么看?”

    骷髅头略一沉思,“尽管悬崖很高,可是我还是认为荆棘女王不会那么轻易地就被摔死。”

    “不如咱们去看看,万一妖怪摔死,而梁景胤还活着,不就皆大欢喜吗?”麝月公主道。

    骷髅头笑道,“这种情况绝对不可能出现。”

    风如初表示赞同,“说梁景胤摔死,我信,说妖怪摔死,梁景胤还活着,打死我都不信。”

    风如初不等小白同意,就攥紧了人形水滴,掠起身形朝着悬崖飞去,几个起落之后,人已经轻盈地在崖边站定。

    此时虽然正值气候宜人季节,可是站在崖顶却感到遍体生凉、寒气迫人。

    这崖顶跟边上的山野树林居然像是两个季节。

    风如初蹲下身子,察看崖底,顺便看看这里离崖底还有多远,如果真像麝月公主想得这么好,妖怪摔死,梁景胤还活着,他就果断爬下山崖救人。

    崖边杂草丛生,遮挡了视线,他只好用土法子,捡起崖边一块碎石朝崖底扔去。

    果然,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碎石坠落崖底的声音。

    “这悬崖可真高。”风如初咋舌。

    麝月公主急得在人形水滴里晃来晃去,骨朵着嘴道,“风如初,你该把我放出来了吧。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已经闹出人命了,你再囚着我,于情于理也说不过去。”

    风如初冷哼一声,“我风如初办事,从来不考虑什么情理。好容易到手的美人,你说放人就放人,麝月大姐,你的脸还真大呢。”

    麝月公主气得直跺脚,“简直不讲理。”

    风如初不搭理她,转而问骷髅头,“小白,你觉得我该下到崖底去察看一番吗?”

    麝月公主没好气地插嘴道,“我觉得你该下去看看,梁景胤搞成现在这样,全是因为你。”

    风如初嘘了一声,“没问你,男人说话,女人不要插嘴。”

    骷髅头道,“主人,这个我也说不好。其实我不太建议您下去。因为梁景胤在跳崖之前,身体已经几乎全被侵蚀了,可以说已经是个死人了,救不救的都没太大意义。如果荆棘女王还活着,您可就脱不了身了。”

    三人正说得热闹,冷不丁从崖边的草丛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