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树上吵得正欢的麝月公主忽然发出一声尖叫。

    “又怎么了,麝月大姐,拜托你不要动不动尖叫,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喊这么大声是打算把荆棘女王给招过来吗?”风如初不耐烦地道。

    “看那边!他们好像打起来了。”麝月公主手指远处树林里的梁景胤。

    麝月公主刚才显然是看见荆棘女王的第一次攻击,也就是她张开血盆大口奋力咬向梁景胤的那一次。

    麝月公主尽管一直在跟风如初和小白吵架,可是她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傻站在树丛里的梁景胤。

    几乎就在前一秒钟,她还看见梁景胤在跟支在他脖子上的脑袋激烈地争吵。结果,转眼间,荆棘女王张口就咬。

    梁景胤到底跟荆棘女王说了什么,导致一言不合,就开咬。

    之前他俩不是很平和的在聊天吗?尽管他俩的争执很激烈,毕竟荆棘女王还没出现攻击行为。

    因为荆棘女王猛然发动攻击,树林里的氛围再度紧张起来。

    尽管隔着这么远,他们依然能看清梁景胤由于惊恐到极点而睁大的双眼,那是一个正常人看见可怕未知生物时出现的特有眼神。

    “还好,没咬到。”麝月公主擦了把冷汗。

    骷髅头道,“可是她不会就这么罢休的,荆棘女王一旦成年,就会立刻吃光她宿主的身体,这一点是肯定的。”

    “啊,那梁景胤现在不是很危险,咱们该怎么办?风如初,你们赶紧想想办法。”麝月公主惊道。

    “我表示无能为力。”风如初据实相告。

    骷髅头道,“其实现在救不救梁景胤都没什么区别,因为梁景胤的身体应该已经被荆棘女王完全侵蚀了,我们目前看见的只是一个壳子,一个形似梁景胤的外壳而已。”

    “可怜的梁景胤。”麝月公主哀叹道。

    “其实我一直很奇怪,按照荆棘女王的成长速度,她应该早就会把梁景胤吃光了,怎么会等到现在才攻击他。”

    骷髅头刚说完自己的疑惑,麝月公主又是一声惊叫。

    他们望向那边,正好看见梁景胤弯腰捡起一根小腿粗细的枯树枝,然后荆棘女王张口再咬,咬碎了枯树枝。

    枯枝的碎屑还未散尽,梁景胤立刻拔足狂奔。

    骷髅头喃喃道,“目前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梁景胤的大脑还有自我意识,按照荆棘女王的进食习惯来说,她应该首先侵蚀宿主的脑部,使宿主失去自我意识之后,再吞噬宿主的内脏,等她发育完全之后,进而吞噬整个身体。这一次,荆棘女王显然做了有悖常理的选择,居然保留了宿主的自我意识。”

    三人之中,常识还算丰富的小白,哪里会想到,这一次荆棘女王保留宿主的自我意识到最后,仅仅是为了排遣寂寞,找个跟她聊天的人而已。

    已经整整三百年没有一个人跟她聊天了。

    这三百年对于荆棘女王来说,是多么漫长寂寞的时间。

    远处,梁景胤的身影在灌木丛里穿行,那团恶心的肉色铁蒺藜像是黏着血的肠子血淋淋拖在地上,又像是他难看的尾巴形影不离地跟着他。

    那个有着妖娆面孔的诡异脑袋依然人立在他的脖子上,由于梁景胤奔跑的方向正好背对着他们,所以他们看不见此刻的梁景胤会是什么表情。

    很显然,梁景胤的狂奔行为是由于荆棘女王的攻击而引发的。

    而狂奔的举动显然不是受荆棘女王的指令所为,因为就在刚才她扑过来咬他时,他还懂得捡起枯枝格挡,这就说明他的自我意识还在。此刻的奔跑应该是他的自主行为。

    “他打算跑去哪里?”风如初疑惑道。

    “大概是想甩掉脖子上那个可怕的脑袋吧。”麝月公主说出自己的看法。

    骷髅头道,“可是他根本无法甩掉荆棘女王啊,因为现在荆棘女王的身体已经跟他的融为一体了。既然现在他还能用自我意识控制自己的身体,咱们就看看接下来他会怎么办吧。”

    此刻,荆棘女王凤眼微眯,发出得意的狂笑。

    看着她的宿主惊慌失措地逃跑,如同看着一只可怜的小羊羔被饿狼追击时所作的最后狂奔。

    因为小羊羔再怎么跑也躲不开饿狼的铁爪,被吃掉是早晚的事,至于饿狼打算追的快一点还是慢一点,完全看饿狼的兴致了。

    她的宿主也是一样,她就寄生在他的体内,他无论怎么跑,都得带着她。

    他根本没法摆脱她。

    一想到这里,她笑得更开心了。

    口水顺着她尖锐的獠牙和猩红的舌头滴了一路,像是给他逃跑的轨迹做着记号。

    她也完全没有注意到他跑的方向居然是朝着悬崖而去的。

    此刻的她仍旧保留他的自我意识,目的还是为了取乐。

    她很想知道,这只可怜的小羊羔在被她吃光以前,会做怎样的最后挣扎。

    熬过三百年的寂寞时光,她实在是太无聊了。

    此刻的梁景胤又是作何打算呢?

    尽管对自己身体目前的状况不是很清楚,梁景胤依然知道自己不可能活下去了。

    这个从他脖子上长出来的怪物不会让他活着。

    他的生命随时会被她终结,他似乎已经听见丧钟倒计时的滴答声。

    恍惚间,身前有两个模糊的黑影闪过。

    一个穿着白衣,一个穿着黑衣,他们手里拿着烧得通红的地府锁链,随时准备套在他的脖子上。

    “黑白无常吗?”望着突兀出现在眼前的两团身影,他吓得瑟瑟发抖。

    两个黑影点点头,手里的铁链相互撞击,发出的响声,仓朗朗地刺耳。

    “你们先不要来,请允许我……”他哀求道。

    白无常道,“你马上就要死了。”

    黑无常道,“兄弟,请节哀,我们只是例行公事而已。”

    “再给我几分钟。”他再次哀求。

    荆棘女王见状,发出得意地大笑,“黑白无常,那就再给他几分钟,我是个好奇宝宝,很想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些什么?”

    黑白无常对视,交换了下眼色,一起道,“别让我们等得太久,我们还有别处的魂魄要去锁去地府。”

    梁景胤早就听说,人死后,阴差会赶来用烧红的铁链把人的魂魄带走。

    原来是真的。

    可是这一次,他们也来得太早了点。

    他还活着。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